蘋論:政府水災裡的南北意識   2009年08月12日蘋果日報

馬總統和劉揆以及中央政府為什麼在這次水災中反應遲鈍?跟身處台北並且以台北意識為意識有關。老實說,台北的居民覺得這次颱風和風細雨,除了倒了幾棵樹,沒什麼災情,也以為全台灣皆如此。等到看到電視上南部的災情,覺得好像是別的國家,才驚訝地合不攏嘴。

這裡出現的一個問題就是南北的意識差距。北台灣的人容易拿自己的處境去想像南台灣人的處境;反之亦然。換句話說,如果這次是北台灣大水災,而南台灣和風細雨,南台灣的人也會很驚訝。

選舉擴大南北差距
台灣作為一個地理區塊,不像美、俄、中、澳洲那樣因面積巨大而出現明顯的氣候和自然地理的分界線。台灣出現南北差異主要是表現在人文地理上,特別是政治、現代性、生活方式,包括時尚、語言、對事物的反應上。

從空間和地方的理論來看,北部人只把南台灣當作空間,而沒當作地方,反之亦然。也就是如果要把對方看成我的一部分,必須經過一個把對方空間地方化的過程。可惜的是,由於選舉的政治操作,南北的意識差距越來越遠,雙方把對方空間化,而非地方化;亦即刻意忽視雙方相同的部分,卻擴大相異的部分。

台北長期以來是全台的首都,政治權力的優勢衍生出文化優勢,出現台北人輕視南部人的現象。此前經濟部製作的宣導片裡無知的一哥就是台南人。在地方系譜的概念裡,地方其實是一種觀看的方式。南北台灣都以自我的眼光觀看對方,並把對方當作他者。

但因為北部人處於優勢的戰略位置,弱勢的南部人於是變成被觀看的對象。這種差異性一再被南部人提出來作為抗議的標的。從這次水災,馬、劉到中央政府起先都忽視南部的災情,又可以再度佐證北部本位主義意識的強大。
撇開偏見凝聚力量

台灣很小,無論南北應該具有相同的記憶、想像與認同。可是由於政治因素,南北差異被人為擴大。這些差異潛入潛意識底層,會在關鍵時刻表現出來。

心理學家和宗教認為任何事都不是偶然,馬、劉及中央政府先前忽視南部災情的心理,就是潛意識的外顯,是某種必然,而非偶然。台灣需要更深刻的認同濡染和意識層面對潛意識偏見的警惕,才可能凝聚命運共同體。88水災的警示還不清楚嗎?


政客腐敗 人民何辜【聯合報╱黃石城/前行政院政務委員(台北市)】
   
2009.08.12 02:55 am
莫拉克颱風帶來嚴重水患,造成無數同胞生命財產的損失,遍野哀鴻,吾民何辜?老天無眼,罪魁禍首是那些長期享受權力傲慢的政客,為何不找那些天天吃香喝辣的政客,偏偏要找無辜善良的弱勢老百姓算帳呢?太不公道了。

台灣數十年來在幫派式政黨統治下,對國家整體建設計劃從不著墨,而政府高官大部是酬庸或金主利害關係始能充任,數十年死豬占墊的虛耗空轉,才導致今日大自然的反撲,亦即天公來驗收政黨和政客的腐敗和責任。這次大災難與其說是天災,不如說是人禍。

造成這次天災,主要是政黨和政客無誠意未用心建設台灣,只是嘴巴建設,騙選票而已,均是炒短線的點綴建設:

一、無整體規劃、系統建設:中央政府對台灣迄無整體規劃、系統建設計劃,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零碎的建設,造成地方政府各自為政,無銜接、無連貫,沒有系統建設,自難發揮防治災害功能。

二、分贓建設:既無整體規劃系統建設,才有分贓的機會,如中央排水經費撥下地方,地方官員和民代虎視眈眈,難得有塊肥肉怎可輕易放棄?因此他們分贓解決,如分贓不均,工程就無法發包,如此不是工程拖延發包,便是偷工減料,工程品質出問題。今數不盡的蚊子館,也是分贓建設而來的。

三、選票建設:政黨或政客為討好某地區的選民或爭取該區選票的建設,此種建設無法與整體建設配合,一逢水災,問題無窮。

四、人情建設:面子建設、特權建設,完全與整體建設無法銜接,是一種破壞建設。

五、還有抵銷建設,山地濫墾濫伐,不法砂石場的存在,政府公權力全破功,這些大部是特權和民代把持控制,官員不敢得罪。斷橋、崩山與不法砂石場掏空河床有相當關係。

上述五點重要缺失,政府如無法解決,災害將陸續而來,甚至比莫拉克更大的災害降臨,非高層空口嚼舌的口水所能防堵的。

其次,高層官員勘災,應有本事針對災害問題當場解決,不是只有去握握手、做做秀或觀光災區而來。高層官員如無本事當場解決問題,最好別去,災民已學聰明了,隨時會惡言相嗆,會很難看的。

【2009/08/12 聯合報】

全球磁變 災難不斷(林中斌)2009年08月12日蘋果日報

八八水災慘狀前所未見:降雨三公尺(50年前八七水災只降雨一公尺),斷橋20座(超過九二一地震)。之後颱風還肆掠閩浙日本!這提醒我們至少四件事:天體運行是深層原因;地球磁變已成趨勢;政策必須準備;個人要靜心修持。

地球繞太陽運行一圈需一年。太陽系繞銀河系宇宙運行,一圈約2億6000萬年。太陽系繞銀河系運行,一上一下,成波浪狀前進,每一波浪循環為2萬6000 年。2012年為太陽系波浪狀運行周期的交接點,舊周期結束,而新周期開始。也就是說,2012年前後,太陽系橢圓盤狀的赤道和銀河系的赤道大致對齊。

地震火山爆發增加
可能是地球磁場持續變弱,全球災變屢屢的深層原因。地球是個大磁鐵,它的磁北極有別於對準北極星的地理北極。180年來,地球磁北極加速由加拿大北部向西伯利亞移動。根據美國NASA(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美國航太總署)去年底所說,像大肥皂泡在地球周圍保護地球的磁力圈不斷變弱,以至於破了個四倍地球大的洞。

由於地球磁場不穩,近年來全球地震、火山爆發頻率增加。地殼下岩漿也可能因地球磁場不穩而移動異常,於是引起洋流異常,再引起全球氣候極端化:冷的更冷、熱的更熱。愈趨嚴峻的颱風只是諸多災變之一。

各種傳染病也因此出現:SARS、豬瘟、雞瘟、肺鼠疫等等。動物界受到衝擊:鯨豚集體靠岸死亡、候鳥迷路、蜜蜂青蛙消失。

人體也有磁場。它受到地球磁場弱化的影響,而人心變得浮躁不安。地球磁力分布圖顯示磁力最強在歐、亞、北美洲的北方,最弱在南美和非洲。巧的是:在北方的人,通常抗拒改變,他們的政權更替比較慢;而在南方的人,喜歡改變,政權更替比較快。

全球磁場弱化之下,全球人心也相應不穩。近年來,國際社會亂象層出不窮,全球恐怖份子活動加劇。連最和平的佛教在斯里蘭卡、尼泊爾、柬埔寨、泰國甚至西藏都產生一些暴力份子!

單從台灣社會來看,最近比禽獸更兇殘的個人行為相繼出現。09年4月20日,彰化狠父熱鍋煮嬰。兩天後,又有高雄縣狠父打死兩歲嬰。6月19日,台北有女殺父。同月25日,板橋母51刀殺四月嬰。7月22日,台南逆子踹死老父。

同時全球交通事故頻率猛增。09年2月,用高科技導航從不失事的英、法潛艇居然海底對撞。同年3月,美國的核動力潛艇和自己的運輸艦在荷莫茲海峽相撞。今年到7月為止,全球已有9次空難,包括6月法國航空公司A330型客機有史以來第一次失事兩百多人死亡。同月華府地鐵有史以來第一次對撞9死36傷。

從以上現象引伸的意義有三:
一、全球磁變如果和天體運行有關,頻仍災禍雖已開始,將要在2012之後若干年漸次減緩,而世界終究回歸正常。
二、大國軍隊未來將忙於救災。大國之間,經濟已相互依賴,大戰可能更為下降。
三、大國為求本身的生存將加強合作。

定期舉行救急演習
台灣政府如何因應?建議有四:一、國安高層應對各種災變預謀籌劃。二、政府應定期舉行救急演習,測試通訊網路。三、國軍應納救災搶險入年度演習。四、拓展救災外交。尤其是我已有之地震經驗,更值得善為發揮。

個人如何面對2012的挑戰?建議有:一、冷靜的認識2012:不是像坊間所傳在那年12月21日爆發的一次全球的大災難,而是2012年前後數年累積的各種全球災禍。二、耕耘內心、自求沉靜:在浮躁大環境下,讀好書、聽美樂、看日落等,把持自己,提升精神修養。

作者曾任美國Manville公司資深地質師、國防部副部長,現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甲仙…八七沒事 八八水災滅村【聯合報╱翁安利/醫管人員(高雄市)】
   
2009.08.12 02:55 am
去年甲仙大橋斷裂時,我曾投書,希望政府能正視此事。因為甲仙大橋在公路總局評鑑中一直是優良橋梁,而且它是蓋在岩盤上面的堅固橋梁,橋會斷,就是因為河岸砂石盜採嚴重,加上林木濫伐,但有關單位卻只想把責任推給當初蓋橋設計不良。現在蓋了甲仙便橋,但水災一來照樣斷橋,還發生了更嚴重的土石流,難道有關單位還要睜眼說瞎話,而不去找出問題到底出在那裏?

我的故鄉甲仙具有百年歷史,因為當年有開採樟腦油及鑽探油田的工程,現在所見甲仙街道都是百年前就規劃的棋盤式街道。在當時甲仙就已具有下水道的公共建設,我外公(已過世)曾擔任林務局工作,每天都要上山巡視樹木是否被山老鼠盜採,每棵樹都要編號,什麼時候栽種的,樹齡多少要詳實記載,如要砍伐一棵樹,就必須再種回一棵樹。現在我不知道是否還嚴格執行呢?

五十年前的八七水災並未波及到甲仙,但是五十年後的八八水災已經把甲仙鄉變成一座孤島了。

甲仙的老街因沒有建設、沒有破壞,反倒在這次水災中倖存;其他的村落卻在人為的過度開發及有關單位未做好嚴格的監督下,成了犧牲品。政府再不拿出魄力,從根本問題著手,再多的建設都會化為烏有!

【2009/08/12 聯合報】

風雨後,看見無力的部落 【浦忠勇】

    * 2009-08-12    * 中國時報
 每條道路柔腸寸斷,阿里山部落水泥橋可能毀了一半以上,來吉部落七座水泥橋全被沖毀,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山美大橋和景觀吊橋,也無法倖免。各村各鄰間無法聯繫,也很難相互支援,有人自嘲,不只是村村變成孤島,是鄰鄰都成了孤島。我趁著風雨停後,拍下了族人在溪流暴漲下,搶修臨時便道的情形。

      八月八日這一天,鄒族特富野社一年一度的小米祭還在進行,莫拉克就重創部落,鄒族頭目汪念月還在準備最後的祝神儀式,就聽到他回家的路中斷了。許多來自別村,還有來自外地特別趕回家參加小米收穫祭的族人、遊客至今已被迫留在部落第五天,大家戲稱,這樣的留客天很難得,很無奈,也很誇張。

     更慘的是,頭目的家就在儀式結束的當晚發生地層滑動,野溪暴漲,進而發生土石流,把頭目的家沖走了一大半。隔壁有三戶族人,房子全毀,風雨之夜,帶著家人大小,匆忙撤離家園,徒步走了四、五小時,回到部落親人家,暫時安住。經鄉長的家,聽到族人哽咽地說:「鄉長,我們的家全完了!」

     這樣一夜之間失去家園的族人據說是幾十戶人家(資訊很亂,統計持續進行中),損失難以估計,這些暫被安置的族人認為,莫拉克颱風讓他們的財產一切歸零。面對這樣的災害,無助,無奈也無力,他們最希望明天就能天晴,可以開始重建家園,但大雨仍然持續。

     每條道路柔腸寸斷,阿里山部落水泥橋可能毀了一半以上,來吉部落七座水泥橋全被沖毀,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山美大橋和景觀吊橋,也無法倖免。各村各鄰間無法聯繫,也很難相互支援,有人自嘲,不只是村村變成孤島,是鄰鄰都成了孤島。我趁著風雨停後,拍下了族人在溪流暴漲下,搶修臨時便道的情形。

     我自己身為國小校長,要回到學校之路,四十公里長的山路,路基沖毀的不算,斷橋就有七座,水勢大,路難行,上班之路變得遙遠,至今仍然無法預期何時可以到達校園。

     部落停電,電話系統繁忙不穩定,許多同樣被風雨困在部落的族人,總會聚集在部落的某個角落,想法子多聽到一些災情消息。部落族人最常提起的,甚至感到氣憤難平的話題,是曾文溪整治工程、攔沙壩、野溪整治、土地超限利用、生態永續、氣象預報準確度以及這次怎麼也聯絡不上的阿里山鄉防災中心。提到這些,族人總是義憤填膺,似乎想要揪出這回環境災難的元凶。

     特富野部落溪流剛完成的整治工程,施工設計強調景觀和生態工法,如利用景觀護坡、階梯式河道、梳子壩等工法,把曾文溪支流整理得美輪美奐,類似親水公園,這樣的整治工程,相信花了不少納稅人的錢,但這回颱風全被土石淹埋,沒有留下任何整治遺蹟。部落族人怨,「這裡的河川整治進行了三四十年,從小看到大,結果是愈整愈爛,錢花了不計其數,整治效果也歸零,環境工程為什麼都不會考慮環境變遷的因素?我們的工程施作單位、設計人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阿里山鄒族人沿著曾文溪建立部落,河川和部落是生命共同體,但攔沙壩將大量土石攔下,讓河床升高、加寬,破壞原有的水流水脈,也破壞了河川的生物多樣性,更阻斷了部落和河川的親密關係。原本是好山好水,今天卻成了窮山惡水,每年颱風一來,山洪跟進,就在寬廣的河床間,像是猛獸一般亂竄亂咬,結果河床每年更高更寬,造成更多的土石流,也沖毀部落的聯外道路,甚至把族人的家園良田帶走。

     昨天(十一日),已是災害第五天,村長邀部落年輕人共同修築水管,搭便橋,送物資給缺糧災民,安置受災戶,聯絡外界支援,包括需要搭直升機的病患、嬰兒、遊客、學生及需要回公司機關上班的人。雨仍然在下,但看到部落又一次集結,協力動工,完成部落救災第一現場工作,這樣部落協力,也許在無助與無力中,燃起新的希望火苗。

     我自己也困在部落裡,回不了距離部落不遠的家,因此,只能利用發電機的斷斷續續有限電力發送這些災地的第一手資料。但願老天慈悲,部落能平安度過這場災難。

     (作者為阿里山茶山國小校長)

八八水災-台江走溪流 問題在哪?【吳茂成/台南市社區大學台江分校執行長】

台江走溪流了!

     2009-08-12   中國時報--台南安南區古稱台江,一百八十六年前,曾文溪在今西港大橋附近潰堤,滾滾泥砂衝進台江,一大片內海遂成海埔地。如今,已無內海來吸納這滾滾的洪水泥沙,莫拉克洪災,整個安南區幾成水鄉澤國,走溪流!已不是歷史,而是活生生的教訓。

     從八月七日到十一日,積水四天才完全退去!走溪流之後,眼前有災情亟待搶救,然而,更重要的是,也有看不見的河川生態治理的結構問題,待解決!

     八日起,冒雨踏查嘉南大圳、鹽水溪及曾文溪,一路聽災戶及父老歎訴,歸納起洪災原因可分為二類:一是自然因素,雨量超大、適逢大潮,以至於排洪不及,一是人為因素,溪堤及箱涵施工不當,造成大水患。

     縣市合併若是有意義,那麼,就應該將河川生態治理列為首要之務,打破一村一里,一區一鄉,一縣一市的本位界限,從河川上游到下游,進行總體檢勘查,找出所有可能的原因,邀請河段附近公民與學者專家、水利單位共謀解決之道。

因此,南部社區大學在此次洪災後,計畫發動師生公民及公民記者的力量,調查各地水災情況,收集各項原因,召開各地治水公民會議,監督協助政府治水,由民間踏出第一步,希望五十年後的今日,不再是溪流滾滾的日子!

要撤離五萬鄉民!很荒謬?!!【聯合報╱社論】
2009.08.12 05:16 am
 
莫拉克颱風使某縣發生「滅村」的慘劇。事後,縣長說,將幾個鄉撤離是四、五萬人口的大事,有哪個官員膽敢在預報一千公釐雨量時就全鄉撤離?

一家報紙的標題為縣長出氣,對撤鄉的主張加上「很荒謬」三個字。

本文在探討權力思維,不願捲入政治口水;雖可能眾人皆知所指何縣,但仍姑隱其名。事後諸葛亮,如今既已發生滅村的慘劇,這位縣長若能反省當初的決策思維,會不會仍認為倘若當時決定全鄉撤離而能大幅減低災情,還是「很荒謬」的事?

國人常在電視上看到美國南部因預報颶風而全城撤離的景象。往往是在颶風來襲前一二日,晴空萬里,但在出城的高速公路上撤離的車龍已是迤邐數十公里,車頂堆滿細軟家當。你說:這種幾百萬人在晴空下撤離的景觀,荒謬不荒謬?

但也不能過責那位縣長,美國常在颶風季發生滅鎮、滅城的事,而台灣畢竟已幾十年未發生滅村慘事。在縣長腦際既無滅村的圖像,當然也不易出現撤鄉的決策思維,說不定縣政府更從來沒有同時撤離數萬居民的救難安置方案;何況,即使當時縣長作了撤離的決策,要說服鄉民撤離亦非易事。這或許就是縣長說「有哪個官員膽敢在預報一千公釐雨量時就全鄉撤離」的道理。

不過,話說回頭,在台灣這麼一個小島上,面對慘重天災地變之時,總統及行政院長就變成了縣市長,而縣市長就變成了鄉里長;縣市長在防災救災上的決策判斷,實有其無可推諉的責任。

以本文所舉之例而言,恐怕不宜推說氣象預報遲誤,畢竟當日中央氣象局早將該縣的預報值推至一千公釐以上,而此時角色變成「鄉里長」的縣長,對境內水土環境的脆弱程度,理應有比現地居民更具風險評估的責任及權力;若謂縣長「不膽敢」在一千公釐時決定撤離,難道在二千公釐也「不膽敢」?這究竟是「不膽敢」,或無知而無能?

何況,高雄縣、屏東縣及台東縣等皆有遲誤撤離的遺憾,但為何台南市卻能果斷撤離?市長許添財難道是向天公借膽?

經歷這次八八水災的慘痛教訓,官員的思維必須改變。現在氣象學的關鍵字是「極端氣象」,這就是無理可尋、隨時皆可出現「破表」數據的意思。前文言,正因縣長腦中沒有「滅村」的圖像,所以會認為撤鄉是荒謬的;但是,如今「極端氣象」的變化既是「荒謬」無常,則官員就必須有果斷決策的「膽識」。

這非但是指災難發生時應變策略的拿捏,尤是指未來水土建設的規劃更不能不將「極端氣象」的變數計算在內。例如,頻災區能否斷然遷村?倘若不能遷村,能不能下令將一樓淨空,供洪汛來去之用?這種方案,在台灣聽起來「荒謬」,卻普遍行諸東南亞的洪汛區。否則,就地重建,明年再淹,豈不更「荒謬」?

再者,官員的角色也要改變。前文指出,在台灣這個小島上,大災難發生時,總統變成縣市長,縣市長就變成鄉里長,鄉里長則變成尖兵斥候。平常水土保育的主要責任在縣市政府;遇災時撤不撤離,責任也絕對是在縣市長,不會在其他層級。

過去,我們也看過縣市長在颱風來襲時,親自一家一家挨戶敲門勸居民撤離者;因而,此次發生遲誤,相關縣市長理當反省愧咎,豈能以當時不敢作出「荒謬決策」來自我開脫?回憶一下美國晴空撤城的電視鏡頭吧!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官員不智以百姓為芻狗。國人十分厭惡官員相互推諉卸責;整個政府,從中央到村里,皆應痛定思痛,深切反省改進。當氣象的變化既是如此「荒謬」,未來在國土保安、水土維護、生態保育、都市及社區建設、防災救災等種種政策施為上,皆應放大尺度、提升高度,以超然與遠見的膽識,來建構新的生態台灣。


屏縣:撤離五萬鄉民?很荒謬【吳江泉、張立勳、林宏聰/屏東報導】

「中央哪有指示要撤離林邊鄉民?只說準備撤離山區有土石流危險的居民」,屏東縣長曹啟鴻認為,中央現在講這種話,只是回到原點,無濟於事,林邊鄉、佳冬鄉整個撤離是四、五萬人口的大事,氣象局對雨量都估不準,有哪個官員膽敢在預報一千公釐就全鄉撤離?

高雄縣副縣長葉南銘表示,縣長楊秋興出國招商期間,由他代理高縣楊秋興坐鎮屏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確有收到中央要求撤離山地鄉土石流警戒區民眾指令,隨即依程序通知鄉公所。

高雄縣在莫拉克颱風來襲前,被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公布土石流潛勢溪流有五十八條,列為紅色警戒溪流分布在內門、美濃、茂林、旗山、桃源等鄉鎮,當地村里長依規定現場察看後,認為無立即性危險、村民又大多不願離去,才未在颱風來襲前發動強制撤離。

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說,撤離林邊鄉民很荒謬的說法,一般說撤村或撤離,都是指聚落幾十、幾百個人有立即危險才撤離,就像台北市、高雄市要撤離一個區,也是受到類似炸彈威脅,這次若不是大水沖毀堤防,水也不會淹到這種程度。鍾佳濱指出,七日晚間他坐鎮屏東縣災害應變中心,那時候氣象局雨量才預估一千公釐,沒有人會想到連續上修到二千五百公釐。中國時報


林博文專欄-從卡崔娜談救災政治學  2009-08-12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台灣受到莫拉克颱風重創的新聞,頗受美國媒體重視。《紐約時報》和紐約《每日新聞》都以顯著版面報導風災消息,並刊登了台東知本溫泉金帥飯店倒塌的照片。筆者經常收聽的CBS收音機廣播,更是不停地播報台灣受災情況,CBS上一次密集播報台灣災情是在九二一大地震時期。

     不分中外,每一次災難總是可以考驗政治領導人的良知、能力以及有沒有「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最起碼人道精神。四年前,卡崔娜颶風侵襲美國南部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與阿拉巴馬三州,造成生命財產和公共建設的慘重損失,低於海平面的爵士樂發源地紐奧爾良受創最重,百分之八十市區盡成澤國,全域無水無電無糧無援達五日之久。三大州死亡近萬人,受災民眾數十萬,其中以黑人占多數。

     布希總統以及他的領導班子在卡崔娜期間的表現,已被史家和政治評論家(包括右翼)列入美國救災史上最糟糕、最無能、最該受譴責的政府之一。卡崔娜來襲時,布希正在德州克勞福牧場度長假,對風災完全無動於衷。後來才知道他的頭號軍師卡爾.羅夫叫他不必擔心,有人會負責。布希已在牧場度了好幾個禮拜的假。

他先搭空軍一號飛至加州和科羅拉多州演講,飛回華盛頓時,在紐奧爾良災區上空「眺望」一下災情,羅夫勸他不必停留,看看就夠。其時,整個紐奧爾良就像電視和報紙上常看到的孟加拉、印尼、和非洲一些屢遭風災與地震摧殘的第三世界,全城都在逃難,無法逃離的災民只能全在屋頂上等待救援。

     白宮顢頇無能,負責救災的聯邦緊急救難事務署(FEMA)署長布朗(以前是賽馬會長)更是奇爛無比,又愛吹牛,被媒體痛罵是個「大白癡」,根本不知道如何救災。而另一個「大白癡」布希竟公開稱讚布朗「做得好極了」,遭媒體和美國人民痛批。布希的「政治狗運」一直很好,二○○○年靠佛羅里達共和黨做票和最高法院五個右翼大法官之助,雖輸了大選,卻進了白宮。而卡崔娜發生在二○○五年,如早一年發生,他絕不可能連任。

     布希對災難視若無睹,副總統錢尼則在氣候涼爽的懷俄明州釣魚,愛打扮的「黑玫瑰」國務卿萊斯跑到紐約看百老匯舞台劇,在第五大道「血拚」,狂買名牌高跟鞋(她是有名的「鞋癡」),國土安全部長切爾托夫認為他的職責不是救災而是反恐,等到全美輿論痛譴聯邦政府太爛太差時,這批大官才驚醒,萊斯還厚臉皮地跑到災區「發放」食物做秀。布希連去了兩次紐奧爾良,這個嘴含銀湯匙長大而又腦袋空空的傢伙,到了滿目瘡痍的災區竟說:他以前來過紐奧爾良,「當時玩得很開心」,站在一旁的官員聽了哭笑不得,心裡面一定在想:「我們怎麼會有個白癡總統!」原來布希是在懷念他年輕時曾在紐奧爾良喝酒作樂直到天亮。

     二○○一年九一一事件發生前,聯邦緊急救難事務署(當時署長不是布朗)曾在一項研究報告中指出,美國最容易爆發大災難的三個地區和原因是:一、紐約遭恐怖分子攻擊;二、舊金山大地震;三、紐奧爾良遭颶風襲擊。

     這三項預言已中其二(舊金山上次大地震是在一九○六年),但卡崔娜所釀成的災害更甚於九一一事件,家園被毀的數十萬災民中,九成是黑人。南方黑人是美國最貧困的窮人,社會學家稱他們是「窮中之窮」,他們多半靠救濟金或打零工過活或每天閒坐門口發呆。即以觀光勝地紐奧爾良而論,卡崔娜之前,全市人口近五十萬,其中約三十萬為黑人(八成窮人);卡崔娜之後,全市人口劇降至二十三萬,比以前少了一半,整個城市仍未完全復原,黑人市長也是個光說不練的吹牛政客,不久前在上海曾因H1N1流感被留置旅館。

     卡崔娜颶風使美國人民看到布希政府的傲慢自大和完全欠缺民胞物與的胸懷。他們的心態使人民寒心,許多歐洲政府和媒體對布希救災無力又無能的表現以及南方黑人的窮困,深感震駭!堂堂舉世唯一超強竟然發生如此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真是匪夷所思!布希過去常自稱自己是個「有惻隱之心的保守主義者」,經過伊戰泥淖、卡崔娜慘劇和非法監禁拷打大批無辜穆斯林戰俘等見不得陽光的醜事,證明他其實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大飯桶。

     在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人民除了自己必須照顧好自然環境和居住環境之外,也要企求有個能幹而又周到的政府關心他們的生命安全。

失靈的政府應將功折罪!【經濟日報╱社論】
   
2009.08.12 02:55 am
八八水災重創南台灣,路毀橋斷、地陷屋塌,山河變色,滿目瘡痍。第一時間救人賑災為首要工作,民眾熱心投入人力、物力,令人動容。然為記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仍不免要指責「政府失靈」嚴重,若不痛定思痛,災後重建工程及積極籌妥財源更要考驗政府能力。

莫拉克颱風水淹南台,是天災,更是人禍,在於政府種種失靈現象,以致連起碼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能力都沒有。

就資訊提供言,氣象預報大幅低估降雨量,降低人民應付水災的警覺心與應變力。又如八年1,160億元的水患治理特別預算,中央未能有效整體規劃,甚至為了選舉綁樁,地方各行其是,毫無功效呈現。河川山林過度開發,逆天而行,相關管理單位不是束手無策就是同流合汙,以致大地反撲。長久以來,中央與地方間協調能力不夠,組織效能不足,決策缺乏資訊,遇事指揮系統混亂,怨聲必然四起。經此大考驗,處處顯示政府失靈嚴重;綜合言之,就是政府無能。

政府理財未能「量出為入」,無力維持財政平衡,長期仰賴舉債經營,當然也是政府失靈。雖然財政結構性失衡已存在20年,然而這兩年卻變本加厲,包括總預算及特別預算在內,今(98)年度中央政府債務淨增加3,652億元,下(99)年度預計淨增加更達3,998億元,有如洪水高漲,創下歷史紀錄。或許舉債擴大內需對抗金融海嘯,有其不得不然的理由;然而這些錢有沒有用在刀口上,經過此次颱風豪雨洗禮,答案似已呼之欲出。

災後重建工程包括家園重整、百業待興、道路橋樑修建、就學與就業安頓等等。民眾「人溺己溺」踴躍捐輸,值得嘉許;政府需要有計畫持續性投入資源,更是責無旁貸。然而由於政府平時不守財政紀律,以致債台高築;如今需款孔急,如何籌措財源,卻是棘手問題。面臨政府支出需求增加,正常情況應以稅收為財源;然而面對經濟不景氣,今年1至7月稅收減徵2,067億元,預估全年短徵達1,700億元以上;明年一方面因為景氣尚未全面復甦,另方面因配合促產條例落日,將營所稅率降至20%,稅收情況也不看好。財源不足,加稅理應是籌措財源的正當方式,然以當前經濟與政治情勢觀之,可能性極微。然而健全財政根本之道,除稅制改革別無他途。

因應重大變故、災變,我國預算法第79條及第83條分別有提追加預算及特別預算的規定。以往政府偏好特別預算方式舉債融通,主要在於規避公共債務法的上限約束;然而當中央政府未償債務餘額98年底達4.1兆元,預計99年底將攀升至4.5兆元以上,接近財政潰堤的警戒線時,若再大幅舉債,其後果不堪設想。況且,政府財源不足,習慣性通過特別條例以特別預算舉債融通,匆匆立法、草草執行,除了衝高債務外,實質效益有限。

由於災後重建工程為一完整具系統性的公共財,不容各行其是以致事倍功半;故中央政府應成立專責機構,除了有效運用現有的第二預備金、特別統籌分配稅款、災害準備金外,並將執行中的治水特別預算、振興經濟與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擴大地方建設預算等加以整合;同時要求各級政府在既有公務預算中重新安排,調整先後次序,節衣縮食、以緩濟急的將資源即時有效投入救災及復建工程,政府展現魄力與能力就在此一舉。

【2009/08/12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