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的諸多離島位於候鳥跳島遷徙的路徑上,夏候鳥、冬候鳥、過 境鳥的種類可以說是五花八門,許多台灣不容易見到的種類,在這邊 反而能夠輕易欣賞,想要增加新紀錄種的鳥友,不妨試試自己的手氣 ,來一趟島嶼尋鳥。而年年故地重遊,也成為這些美麗生物不變的宿 命。 


  離島美好 
  來到澎湖,若沒有乘船到離島走走,體驗風情萬種的離島之美,就 不算真正到過澎湖。不同於馬公本島的繁華進步,離島有更多的質樸 或自然的色彩。看起來「海是天空,天空是海」,海天一色正是這些 島嶼共同的原色。而其實,如果更細心的體驗,每個離島卻又各自獨 立,景緻不同。澎湖的陸域面積約只130平方公里,海岸線卻長達32 0公里,這些錯綜複雜的海岸線不只形成奇麗的景緻,也形塑了大小 不同、底質各異的潮間帶,這種種相異的環境正是生物多樣發生、延 續的所在,也成為澎湖最彌足珍貴的自然資產。 

  望安島的氣質就好像胭脂未施的村姑,既安靜卻又生命力勃然,淳 樸得好像遺世獨立的化外之地;從天台山綿延至東安村的美麗沙灘, 是綠蠵龜產卵的棲地,目前已劃為保護區。七美除了質樸之外,還多 了幾分容顏,小台灣海蝕平台、最受遊客流連的雙心石滬、黑色的礫 石海灘、牛姆坪都值得駐足流連再三。目斗嶼就如同一處世外桃源, 這樣的形容俗氣但卻很貼切,塔燈、特殊的地質景觀,以及清澈得讓 人驚呼的珊瑚礁海岸是這裡的招牌。霸氣的桶盤嶼有著最壯觀的玄武 岩地景,足以激發身歷其境的想像、感受火山噴發到熔岩流冷卻,乃 至形成柱狀節裡的神奇過程。錠鉤嶼的海蝕柱成群排列,柱狀玄武岩 或傾斜或倒立,成為玄武岩自然保留區之一。 

  澎湖的開拓史比台灣約了早了四百多年,經過先民長期取用木材、 加上農耕、放牧以及戰亂用度,原生的木本植物幾乎消失殆盡,僅有 部分海濱植物尚稱普遍,整個來看,植物資源可以說很貧乏。在時間 的鋪陳下,如今也有許多外來種入侵並且已然歸化的植物。像天人菊 就是其中較為優勢的植物,被引入時間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紀初,野地 上一叢叢野豔動人的花束,讓人望之陶醉,這種野生菊花過去也曾被 用來焚燒驅趕蚊蟲,而天人菊的千姿百態也的確豐富了澎湖的環境, 更孕育了「菊島」的美名。 

  澎湖雖然少了樹林,但喜歡賞鳥的朋友也不至於在這裡失望,因為 澎湖的諸多離島也位於候鳥跳島遷徙的路徑上,夏候鳥、冬候鳥、過 境鳥的種類可以說是五花八門,許多台灣不容易見到的種類,在這邊 反而能夠輕易欣賞,想要增加新紀錄種的鳥友,不妨試試自己的手氣 ,來一趟島嶼尋鳥。 

  夏日無人島 
  由於玄武岩特殊的結構,多數經過風化出露的柱狀節理交疊縱橫, 地勢崎嶇險峻,人跡罕至,加上受到海洋屏障,這些杳無人煙的小島 ,多年來一直是許多海鳥棲息的樂土。每年三月下旬起,隨著季節風 吹起,就有大批北飛的燕鷗陸續抵達,並在島上繁殖。這些形色各異 的燕鷗,配合當地獨特的火山地景,以及長年風化海蝕的陳跡,蔚成 澎湖離島特有的自然奇景。 

  四月以後,澎湖許多的無人島便開始了一年一度的熱切、悸動。像 貓嶼、頭巾嶼、碇鉤嶼、雞善嶼等等都是,東北季風一停,南風徐徐 吹起,沉寂了大半年的岩嶼水鄉,隨即綠意盎然,翅影點點,一派自 然和諧。 
  迎著夏日的第一道烈陽,將軍島附近的一個無人小島早已聲色沸騰 。 

  六月是一個芬芳的季節,無人島上的植物種類不多,卻不約而同開 著各種形色的花朵。天人菊散花一般,一叢叢在烈陽下競豔,馬鞍藤 攀援在海崖的緩坡上,開著像牽牛花般的紫色花朵,砂地和石堆是它 們發跡的地方;馬齒莧肥厚的葉片,讓它們比別的植物更耐寒旱;還 有沿著沙灘漫開著黃色花朵的黃花磯松,小小身軀訴說著季節風和環 境的特色。而狗尾草似乎特別適應這荒漠般的土地,頂著柔長的花序 迎風招展,毛絨絨、綠油油一大片,為小島憑添許多生氣。風吹草偃 ,花浪起伏如波,還有那若有似無,甜甜的草香柔著鹹鹹的海風,翩 翩舞動的鷗影點綴在草綠、水藍、雲白間,一個極富寧靜、卻又飽含 生命躍動的野域。 

  在狗尾草叢中,有幾排整齊堆置如田埂的石牆,想必原先有居民在 這裡耕種,可能是因為土地貧瘠、水源取得不易而放棄。這些石牆於 是成了紅燕鷗鍾情的落腳處,也是尋求伴侶的舞台。當牠們覓食回來 降落時,總是頂著風,張開雙翅,下壓尾羽,腳掌平伸,嫻雅緩慢地 降落。看牠們一隻隻氣宇軒昂,排排站在錯落起伏的石牆上,一會兒 理羽毛,一會兒打情罵俏,十分有趣。不管是覓食或是嬉戲,燕鷗總 喜歡逆風而行。因為頂著風,可以讓它們保持穩定的重心,便於俯衝 覓食,或是滑翔翻飛。 

  小島上,還有一種蒼燕鷗,兩種燕鷗的習性不同,紅燕鷗偏愛草叢 ,蒼燕鷗則鍾情於海崖上的坪頂,棲息地的差異,使得這兩種鳥少有 紛爭。由於受到棲地的限制,島上蒼燕鷗的族群遠比紅燕鷗少得多。 就性情而言,紅燕鷗多了一點溫文儒雅,蒼燕鷗則剽悍威猛,在崖壁 頂上,像個衛兵似的翹首遠望,雪白的羽色搭配濃黑的過眼線,犀利 的眼神下,稍有干擾,隨即高飛俯衝而至,凶悍的護衛著領土。 

  燕鷗天堂頭巾嶼 
  頭巾嶼位在望安島南方,由出露的礁岩構成。島上玄武岩成傾斜狀 ,地勢陡峭,遠望有如戴笠披巾,海蝕平台及壺穴景觀發達,島上無 人居住,也成為燕鷗主要的繁殖地。 

  由於頭巾嶼的海蝕平台位在滿潮線之下,漲潮時盡為海水淹沒,幾 乎沒有立足之地,船家特別叮囑我小心。才一上島,腳下滑溜難行, 幾隻鳳頭燕鷗凶悍的呼嘯而至,翼長一公尺多的龐然大物,頭上一撮 黑色羽冠,粗喙大嘴,疾言厲色,一付不可侵犯的威武模樣。 

  頭巾嶼的地勢有如拔地而起的錐石,在海蝕平台上根本看不到燕鷗 繁殖的情形,人站在崖下仰望,更能體會燕鷗選擇險要地勢築巢的原 因。為了取得較好的視野觀察,我爬上一處陡峭的岩壁。由於玄武岩 受到強烈的風化侵蝕,不僅崩解的岩面裂痕相當鋒利,許多結構也已 經鬆動,隨時有崩塌的可能。我背著笨重的器材攀岩,不敢絲毫大意 ,好不容易爬上崖頂,已經氣喘噓噓。然而總算沒有白費力氣,腳下 的景緻迷人,礁石、海蝕平台、壺穴盡收眼底,海灣清澈見底,浪潮 輕緩拍打著岸邊,許多沉積在海水下的卵石,透出七彩的色澤,和深 藍淺綠的水波相互輝映,美不勝收。 

  我蹲立的地方,雖然寬不足以旋身,但正好可以清楚觀察三種燕鷗 的行蹤。離我約二十公尺的一個斜坡裡,就有十幾個白眉燕鷗的巢。 由於崖頂肩部的坡度較緩,在滿地的石堆之間,有些砂土化育,雜草 叢生,正是白眉燕鷗最喜歡的環境。而蒼燕鷗一樣落腳在望海的陡壁 平台,這些望夫崖嚴然成為牠們的最愛。鳳頭燕鷗則選擇在最高的島 尖築巢。從這些蛛絲馬跡約略可以發現,燕鷗雖然在同一個島上繁殖 ,但不同種類對巢位的選擇及喜好,自有牠們的定見。 

  當燕鷗的繁殖慾望受到種內競爭的激化而升高時,同種燕鷗之間對 繁殖地點的搶奪,會變得十分激烈,往往為了一個理想的築巢地點, 不惜大打出手。有時不同種類的燕鷗之間,也會為了爭一席之地而死 纏爛打。多數燕鷗激烈爭地盤,主要是在下蛋之前,一旦下蛋後,緊 張的關係就會緩和許多,以便專心孵蛋。 

  有時燕鷗也會來一段群體的嬉戲,我曾幾次目睹幾百隻白眉燕鷗聚 集島嶼的上空,沿著海崖相互追逐爭鳴、繞圈俯衝,像是進行某種特 別的儀式。黑壓壓的羽翼,似箭一樣在天際流轉、盤旋。每次看到這 種壯麗的景象,除了感動之外,也會升起一股莫名的疑惑,畢竟,我 們對這些美麗的生命,了解太有限了。 

  登陸貓嶼 
  貓嶼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包含大、小貓嶼及部分岩礁,因島形有 如大小兩隻貓蹲踞海上而得名,兩個島由一長數十公尺的海溝阻隔。 大貓嶼高約七十公尺,是群島澎湖地區海拔最高的島,由玄武岩構成 島的基質,四周海崖陡立,更增加了幾分雄偉的氣勢。船家說︰小貓 嶼四周都是垂直海崖,沒有地方可以立足攀登,而大貓嶼則可藉由退 潮時的海蝕平台上島。即使如此,要藉著小膠筏在海浪瞬間起落的礁 岩上岸,仍是險象環生,考驗勇氣。貓嶼這一帶的海流很強,潮浪起 伏洶湧,有時和陡立礁石間的潮差達幾公尺深。為了穩住膠筏,並避 免和礁石正面碰撞,船家先將船上的鐵錨,拋到海蝕平台上的壺穴中 鉤住,拉緊錨繩,等上浪時,看準筏和平台等高的一瞬間,立即跳上 平台。這樣浪一推、人一跳,可謂千鈞一髮,容不得半分差池。 

  上岸後,並沒有燕鷗前來驅趕,只看到海蝕平台上,有幾位包著頭 巾的村婦,趁退潮採拾貝類。船家告訴我說︰島上盛產螺、貝類、紫 菜,加上附近魚源豐富,許多漁民前來捕魚或炸魚,也有人上島撿拾 鳥蛋。從船家的話中不難理解,人為干擾在貓嶼相當頻繁。 

  我小心踩著濕滑的海蝕平台慢慢往前走,五顏六色的螃蟹,在微溫 的淺水裡橫行,一有動靜,便飛快鑽入洞穴躲藏。數公尺深的壺穴中 ,有許多魚困在裡面,海參、海膽隨處可見,藤壺一片片緊密地貼在 礁岩上,等待下一次漲潮。貓嶼潮間帶豐富多樣的生命,讓人印象深 刻。 

  由於受到強烈海風吹襲,加上鹽分濕重,陡立的玄武岩出露,島上 一樣沒有任何樹木,只生長一些零星的草本植物。離平台最近的石磯 上,幾隻玄燕鷗悠閒地理毛,正眼也沒有瞧我一眼。我用望遠鏡搜尋 眼前陡峭的岩壁,白眉燕鷗和玄燕鷗的巢,密密麻麻地錯置在每一個 可以容身的岩壁上。許多玄燕鷗的雛鳥已經破殼而出,露出白絨絨的 羽毛。火熱的天氣,冒煙的岩壁,讓剛出生的雛鳥一隻隻躲在親鳥的 羽翼下,親鳥則一面張開翅膀散熱,一面大口喘息。 

  我想,如果不是這個季節潮流激盪,游魚匯聚,有充足的食物可以 餵飽巢中的雛鳥,燕鷗或許不會選擇如此辛苦的環境來繁殖。世界上 有許多特異的鳥類,為了確保成功的繁衍下一代,往往選擇與世隔離 的小島,或極端艱困的環境生存,像是在硝石沙漠酷熱中繁殖的灰鷗 ,皇帝企鵝在攝氏零下四十度的南極孵卵,都是典型的例子。這些行 為的衍生,顯然是受到食物資源取得,和逃避天敵掠食的導引。 

  季節對海洋資源的影響,就像溫帶落葉林一樣富於變化。在離島生 存的燕鷗,完全依賴海洋資源維生,牠們是海上的舞者,不論定點飛 行、俯衝、刺擊、踩水、叼食等飛行技巧,都已經發展到近乎完美的 程度,牠們的生息早已和海洋緊扣契合。當季節風向改變,作為自由 國度旅者的燕鷗,便開始大舉南遷,再一次踏上追逐陽光、追逐食物 的旅途。而年年故地重遊,也成為這些美麗生物不變的宿命。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