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是中國蛇年,蛇類進入十二生肖係來自古老宗教對傳說中的人頭蛇身的女媧崇拜,我寧祈女媧再度降臨,帶領不願醒來的蛇族人類用五色石修補天空的臭氧洞和阻止全球暖化……

冷清多瑙河兩岸的金秋輝煌還未落盡,早霜煙霧又一片花白。既愁今年還未下雪,白色聖誕夢難成;又愁近年失常的冬季暴雪風雨一再重演。新聞傳來以巴又開戰的消息,全世界都擔心這次開戰會擴大危機。戰火延燒八天後,在我上網參加串連呼籲停戰的當兒,可幸美國與埃及已居中斡旋,正式宣布以巴暫時停火的協議。雙方的人民都可向阿拉及耶和華祈禱感恩了。

記得十年前德國總統諾奧(Johannes Rau)針對反恐怖分子之戰曾說了兩句名言:「我們常把包容(tolerenz)和放任(beliebigkeit)混淆了。」他又說:「良知(gewissheit)和自衛自保(selbstsicherheit)都重要;當兩者要取捨的時候,一定要良知優先。」世界不絕的霸權、種族、宗教和鄉土主義的偏執與濫用暴力,不知要再等幾百年方休?

不再買砍伐的聖誕樹

市中心的商店街天空掛著串串形如雪花飄落的銀色聖誕燈,上有雪白純潔的靜美氛圍,下有七彩店窗的滾滾紅塵。11月中維也納市政府廣場已架起了三十二米高的大型聖誕樹。這棵本來是四十一米高、有一百二十年生命的聖誕樹來自下奧地利省的一個村鎮;原意準備要捐給梵蒂岡,因體型高瘦而不碩壯,被教廷婉拒了才捐給維也納。梵蒂岡最後選中了義大利南提諾省捐獻,美麗的三十一米聖誕樹,豎立在聖彼德廣場上的埃及方尖碑旁邊。

在歐美,幾乎家家戶戶都在客廳裡裝飾被砍伐的聖誕樹,僅為抓住數周的閃爍歡樂和高及天花板的幸福。也曾見過台灣的百貨商店門口以罐頭或綠盆栽堆成插天的聖誕塔,好像在宣揚能消費就是幸福!席捲市場的中國製造聖誕樹彩球和吊飾,在聖誕夜燃起萬家燈火,上演圍樹團圓唱歌和交換禮物擁吻的劇照高峰。

然而,早在二十年前,許多歐洲環保人士就開始批判消費無根聖誕樹的生態破壞問題。因為全民的市場需求,森林中的聖誕樹賣相不佳,資料估計約有百分之十的杉樹來自森林,其餘都是工業化人工栽培,被加重了人工化肥、除草劑和基因科技以利長高長美,直接影響了生物多樣化及下游的農田。據報載單是在全德國,每年就消費了兩千八百萬棵聖誕樹,它們為幸福服務數周,最後的歸宿是垃圾墳場。

我家在二十多年前已不再買砍伐的聖誕樹,代之以松針散枝來布置,這樣反而滿室散發松蠟香,一家備感幸福芬芳。後來又去花店買了一棵盆栽的聖誕樹,放在陽台年年日日供養。其實早已有少數花店出售盆栽聖誕樹及回收代養的方案。

梵蒂岡既然主管上帝創造的地球,不知教宗將來是否會攘臂帶頭示範環保,不再砍伐百年老樹,另尋方案,在聖彼德廣場種一棵活松來慶祝聖誕節,保它真正的長青生命。

歐洲大小城市的傳統聖誕市集已經開賣,高聳閃耀的聖誕樹是市集焦點,也有以創意的五色LED電子燈塔,甚至七彩摩天輪來為遊樂助興的新俗場景。維也納城裡多處聖誕臨時市場已配合「將臨期」的銅管樂隊和國際歌星開賣六周。個個聖誕市場的攤位都是木造小亭或白色帳篷組成鄉村聖誕的美學。攤位不准賣百貨,商品一定要有手工藝品的特色。藍姆熱酒區幾乎都是站吧,用馬克杯和高腳杯盛美酒,還有紅酒、白酒配冬季火腿臘肉。親朋慣例在這年節相約在聖誕市場敘舊,感覺有豪氣,也優雅,就是不要手握垃圾餐具。可是我們全家是環保素食主義者,只能吃些糕點。

「聖誕女人」出現

流行文化的聖誕老人滿街響叮噹,近年也有花枝招展的「聖誕女人」在商場擔綱娛樂大眾。其實聖誕老人是公元第3世紀活在拜占庭米拉鎮(Myra)的慈悲聖尼可拉主教的化身。而今天真正的聖誕老人應該是那些救貧濟弱的慈善組織。聖誕節和除舊布新應是反省、歡慶和效法「撒瑪利亞人」式「無緣大慈」的節日。

近十年全世界許多地區的官民機構和百貨商店都流行聖誕點燈儀式,光明永遠是全人類的希望。維也納市政府廣場的輝煌電子點燈儀式要把觀光產業推得與聖誕樹比高。不少慈善機構在年節期間也舉辦大型的「送光給黑暗」(Licht ins Dunkel)等勸募活動。勸募函件各有創意,兒童村有附兒童畫賀年卡、非洲青光眼醫療隊附上非洲居民手寫的糕點食譜。今年歲末,在網路也新興了上網串連呼籲在中國、印度及非洲等地停止私殺新生女嬰的惡行。

聖誕節也應該是街友節

百貨商場門口出現了不少年輕街友,這與近年的失業率暴增相關。還有一些街友全家出動,帶著嬰兒和小狗,在地上擺飾電池蠟燭及手提音響,創意十足地播放將臨期音樂,令人有一陣心酸的溫馨。兩千多年前耶穌一家其實是遠走他鄉流浪的街友難民,聖誕節也應該是街友節吧?

二十年前在維也納瑪利亞街的教堂地下室便有稱為Gruft的街友中心,由教堂神父發起,和附近的高中生組成服務團隊,為街友提供簡餐、洗浴、理髮及心理與就業的輔導,他們才是真實的聖誕老人。經過二十多載的發展,維也納市政府和天主教明愛會(Caritas)已共同支援此項服務,全市已有十個不同大小的街友中心及二十餘處臨時公寓住宅。他們在聖誕夜又要出動巡迴車去服務街友了。

街友都是因失業、失友、失親、房租高漲或迷上毒癮噩運的淪落人。我想起去過幾次的台北市萬華區小規模慘澹經營的「平安居」街友中心。

近兩個月往來柏林和維也納都見到關於政冶難民被不妥對待安置收容的遊行及展覽論壇活動。在這些活動中有些宣傳的醒語,特別引發我深思細嚼:

「沒有人無端願意永久離開故鄉!」

「這地球只有兩個民族,一個是正直的民族,另一個是扭曲的民族!」

祈禱女媧再度降臨

聖誕節是慶祝耶穌誕生的季節,也是愛與思念親朋的季節。是否信拜上帝之子降生為耶穌聖嬰的神蹟不是關鍵;當信仰能給人力量時,一切就比夢醒後咬痛自己確定的真實還真!

歐洲許多家庭的宗教禮拜生活已經薄弱,但在一年一次的聖誕子夜還是會去參加彌撒朝拜聖子。教堂平時冷清,只有這一夜擠爆。在社會愈趨富裕及大家庭解體的今日,大眾關注現實比靈魂更多;信徒如不參加各種教會的社團和服務工作,在偌大的教堂彩色玻璃和眾多雕像之間冥想,自然會生起一股遙遠高聳的美麗失落感。歐洲教堂的信徒流失與日俱增,不過,教會仍然保障信徒生命旅程必經的三大戲碼舞台:嬰兒領洗、婚配彌撒和殯葬禮儀的最後歸宿,每人只能演一次。不過,每當無常災難降臨的片刻,教堂尖塔還是萬眾呼救的焦點。

今日資本主義子民對神的祈求靈驗力量恐怕多數已轉移為樂透橫財或醫療科技的神效;代替宗教歸屬的社群則是時時刻刻無所不在的部落格、臉書和網路求問。上帝和先知的預言已變成體檢報告和心理醫生慰藉的期待。大眾投保的生活習慣多已代替求神保佑的虔誠。

地球生態危機已如燃眉之急,人們要年年爬到高高的聖誕樹尖去粉飾幸福,或是爬上LED發光的十字架上接收聖嬰對21世紀地球村的訓示?

雖然世界上許多地區天災不斷,雖然所謂2012馬雅曆法的末日預言不攻自破。但2012年全球的核能、經濟發展與金融保障信譽已大破,政治家對2009的哥本哈根全球降溫公約已無暇理會。享有國際盛譽的數學與物理學家霍金仍然擔心這地球的資源和危機,只夠敗家子人類再玩兩百年!

2013年是中國蛇年,蛇類進入十二生肖係來自古老宗教對傳說中的人頭蛇身的女媧崇拜,我寧祈女媧再度降臨,帶領不願醒來的蛇族人類用五色石修補天空的臭氧洞和阻止全球暖化!龍騰蛇舞是復甦,也是蠱惑。蛇年會有更多的誘惑,亞當與夏娃後代的更重原罪是把伊甸園的森林與糧田變成工廠煙囪和動物飼料田!祈願沉醉於權力和淫逸冬眠的蛇類真能春雷驚蟄,起身一躍,立法呼叫:實踐全球減碳降溫,吃素保田,愛林吸碳,節制奢華,保住地球的永續。

平安夜享受暫時的溫馨和平安,不敢祈禱上帝和聖誕老人再給人類四個地球作禮物。耶穌若再降生是否還會為人類背負生態足跡的木十字?真心祈求上帝勿罰我們的子孫為我們背負鋼鐵和垃圾廢料鑄造的重重十字架!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