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專家發現「專家們」並不是用苓桂朮甘湯這個路數來治療鼻子過敏了,小清龍湯、辛夷散、清肺湯,才是專家們最常用的,所以才有人看盡了中醫都治不好,幾十年都還是鼻子過敏的老病號,過敏起來就去找專家拿藥吃。專家們不知道是不是也都是活在同溫層裡,所以才沒有病人告訴他們這個世界真正的長相:「我的鼻子過敏從來沒被治好過」!

希望這一個路數能大為擴散,就算所有專家都學會了拿去用又何妨,受益的是病人又不是我,沽名釣譽只是順便而已。如果有人願意擴散,那很好,但是我就得再重新強調一下,我們用的並不是單純的苓桂朮甘湯來處理鼻子過敏,如果你光靠這個方處理好鼻子過敏,那我也是很佩服。我們用的是譚述渠的「鼻鼽方」,為什採用這個方也說過了,再浪費一次口水也無所謂,只要有人聽得懂就好。

苓桂朮甘湯的加減,從很多傷寒大家的醫案看來,都很強烈的暗示一件事,這個湯劑的加減,很能處理到胃(心下)的區塊,一路上到眼睛高度,這個區間的痰飲問題,作用點非常的清楚,那台灣人或是被西醫亂搞,或是飲食習慣,都偏向於痰飲多的虛寒體質,所以這個方劑的作用點以及寒熱屬性,非常適合台灣人的鼻子過敏問題,而譚述渠的鼻鼽方,就是以苓桂朮甘湯為基礎作加減,加重苓桂,再加上幾味去邪開竅的藥,剛好指向這個區塊的邪氣,譚述渠自己的醫案,也有很多類似現在台灣人鼻子過敏的情境。

除了痰飲問題,台灣人普遍虛寒的體質,我已經不想再浪費口水了,十個裡面九個寒,另外一個比較不寒而已,你這個鼻子過敏跟中下焦的虛寒也脫不了干係,比起苓桂朮甘湯加減(鼻鼽方),我們更多的時候,光是用附子理中湯(使用科中,黨參2:白朮1:乾薑1:炙甘草1:炮附子2),很多人的鼻子過敏就好了,還用不到苓桂朮甘除痰飲咧。

既然有那麼多相關的問題牽扯在一起,那不如來個協同合作,鼻鼽方除邪,附子理中湯補正(最近想換成大玄武湯),相得益彰!效果如何?那我們不會只是因為處理好一例就得益洋洋嘛,太多的案例告訴我們,這個方向非常的貼近真實世界啊。

我個人非常不喜歡理論中醫,理論中醫不是中醫嘛,中醫方劑全都是可驗證的啊。管你是專家是業餘,只要能夠為大家指出一條光明的道路,就算你是路邊賣菜的阿罵,我也是獻上至高的尊敬和佩服。

好了,同學們,如果你是用這個方式處理好鼻子的,不要再簡單的一句「苓桂朮甘湯處理好我的鼻子過敏」了,這其中的玄機,很多人是不明白的,再加上你的短短一句話,就有機會讓人家斷章取義,藉題發揮了。(我覺得「附子理中湯處理好我的鼻子過敏」還更適合)

好了,不嘴砲了,品茶品茶。

P.S.處理鼻子過敏,不會只有苓桂朮甘一途,只是這條路,走的還蠻順的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