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個電視節目,令我感到現代人的可憐。

電視節目介紹的是一家外食產業公司,因為採取了所謂“驚人”的管理方法,銷售額直線上升。社長58歲,年收達4800萬日圓,24歲的店長入社半年,通過努力收入超過了千萬日圓。所謂的驚人管理方法,就是我們中國改革初期曾屢試不爽的計件制度。但是,與中國有所不同的是,他還在計件的基礎上導入了公開競爭機制。想成為這家公司的社員,首先要從計時工開始做起,究竟能否升為社員要通過全體同事的評價,過半數之上的人同意之後,才能升為社員。這期間如果幹得不好,就會被降為計時工,自然工資也會隨之下降。計時工的工資也是自己申告制,每申告一次就要接受一次“審判”。幹得好的可能一下子就會時進萬金。這裡是一個以金錢為準繩判斷人的能力的殘酷世界,沒有弱者的一絲生存空間。

電視上放映了大家互相評比的鏡頭,犀利的語言令人不忍聽聞,嚴厲的態度讓人難以目睹。其恐怖的氣憤令我想起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仿佛看到了批鬥會的再現。我不僅愕然。再看他們工作的風景更是讓人不寒而栗。為了節省人件費大家都是緊張地一溜小跑,他們的緊張與裝修典雅的店內形成了非常大的反差。為了增加銷售額,每一個店員不得不經常來到顧客身邊推薦菜肴和甜點,不客氣地說那就是逼著顧客掏錢,是一種變相的強盜搶劫行為。在那樣的氛圍下吃飯,不得胃病才怪了。

當夜深人去,燈滅樓空之後,“戰鬥”了一天的店長還要拖著疲憊的身體躲在計算機屏幕的背後,計算一天的銷售額,為保住自己的職位和高工資而處心積慮地考慮如何讓明天的銷售額超過今天。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也許是出於偶然,電視採訪了多家店舖,在電視中出現的這家公司的人員竟然沒有一個是胖子。在減肥成為慣用語的今天這不能說是一種巧合。在這裡人的尊嚴被金錢所扭曲,鞭撻。每個人的自尊在評議中喪失殆盡。當一個人可以毫不留情地在眾目睽睽之下提出反對同事升工資的理由時,他或她的心是麻木的,在這裡,人的所思,所想都是為了錢,不這樣他或她則沒有存在的意義。在這裡現代人的悲哀體現得淋漓盡至。

打破傳統的年功序列制度,多勞多得不能說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此弱肉強食的經營卻讓人感到有些悲哀,感到人類社會的無力。人類歷史發展了幾千年,從愚昧無知的古代發展到高度文明的現代,唯有弱肉強食的競爭法則不曾有絲毫的改變。連吃飯都不得安生的現代人,可憐亦可悲兮。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