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香——飛翔在天際的飛鳥

明日香在經歷了長期的畸形心理狀態時期之後,
終於,在Eva二號機中由於與母親的靈魂交流終於走出了過去的自己。
完成了與Eva二號機的同步,其同步率達到了400%,

終於找到了媽媽的明日香也真正找到了自己。
她說「絕對領域保護著我……」

一切與其他外人沒有什麼關係,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絕對領域並不是隔斷心之間的牆壁,而是用來保護自己的。
飛翔在天際的Eva二號機正是自由翱翔在自己意識中的明日香啊。


----------------------------------------------------------------------------


Rei III——讓我去選擇

選擇是痛苦的,然而不能選擇就連痛苦都沒有……
很簡單的,
在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綾波麗終於衝破了自己的宿命,
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離開了碇元渡,不再作他的玩偶,而堅決的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這時的綾波麗已經完成了自己內心的補完,
是完美的神一樣的存在,引導了第三次衝擊。


----------------------------------------------------------------------------


碇真嗣——或許這樣也好

碇真嗣在整部新世紀Eva中都是生活在嚴重的心理壓力之下。
這也正是他作為男主角的宿命吧。

當綾波麗把一切都交給他時他的內心還是充滿了矛盾。
怕傷害別人而自我封閉的意識還是深深的埋在他的內心深處。

最終,還是由於他的這種思想引發了第三次衝擊。

而在LCL生命之海中,
他看到了自己本來所希望的世界——
人們混合成了一個整體,然而依然是混亂的世界,依然是矛盾衝突不斷。

這時碇真嗣真正明白了無論在什麼狀態,
自己內心不改變的話世界是不會有任何改觀的。

最終,他選擇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決定改變自己,決定接受一切。

經過了這樣一段辛苦了歷程,
Evangelion的少年們終於走出了自己的心理怪圈,
走出了自己的心理陰影,
可以說Evangelion給他們的心靈進行了補完。
同時也就給全世界的少年帶來了福音。


----------------------------------------------------------------------------


The Final: Philosophy behind the Evangelion

從哲學學派上來說,EVA不屬於任何一個學派。
它是一個由諸多思想雜合的作品。

在下在EVA裡看見了尼采,看見了馬克思,
看見了黑格爾,看見了海德格爾,看見了弗洛伊德……

EVA作為一部超現實主義的作品來說,
已經運用到了絕大多數的現代派手法。
它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個:讓我們認識這個世界。


----------------------------------------------------------------------------


二元論,
LCL與精神。

在Eva中,認為一切生命都是由LCL構成的,
也就有了LCL生命之海的概念。

然而,精神卻是獨立於物質的。
即使化為初始的LCL
人類的靈魂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而且,如果肉體會帶來不便的話,不如將它拋棄。


----------------------------------------------------------------------------


性惡論,

人類是罪惡的後代,人是攜帶著不可饒恕的原罪來到這世界上。
真的是這樣麼?
人類擁有生存的希望,
人類的希望使人們不得不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
生存的希望有什麼不對的麼?


----------------------------------------------------------------------------


無道德。

在Eva中無所謂道德,
如果按照「傳統」來說,人類的所作所為就是不道德的。
依靠複製的對手(Eva和使徒一樣是亞當的衍生)、
欺騙對手而苟且偷生。
這種行徑怎算道德?

人類的那種利用一切來為自己的行為是道德?
道德是什麼?
善惡是什麼

善與惡是本身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
只不過是人類為了給自己的行為編造理由的理由罷了。

在尼采高呼「上帝已死」之後,我們是否能夠得到新世紀的新希望呢?


----------------------------------------------------------------------------


荒謬。

由於人和人之間不能相互瞭解,
所以人們按照自己對別人的想法,
自己對世界的想法行事必然造成結果的不可預測性,
也就是荒謬的原因。

在這裡Evangelion給我們的解決辦法是——
既然你在這裡你就沒有辦法解決,只能在心中去接受他。


綾波麗:人為什麼要活著呢?

(——不知道)

明日香:或許就是要找尋這個答案才活著的吧。
綾波麗:到底為誰而活?
明日香:當然是為了自己呀!
碇真嗣:或許是為了自己吧。

(———真的麼?)
…………………………
…………………………

碇真嗣:不能逃避。
綾波麗:為什麼不能逃避?
碇真嗣:逃避會使自己更痛苦。
綾波麗:逃離了痛苦之後還會覺得痛苦。

…………………………
…………………………

碇真嗣:或許並不是這個現實世界不好,但是我討厭我自己。

…………………………

一個人的世界觀就是這麼狹義的東西
你只是不習慣被人喜歡而已
一個討厭自己的人是不可能會喜歡、信任別人的
只要去改變一下自己…………

…………………………

碇真嗣:或許我可以變成喜歡自己,或許我可以待在這。
沒錯,世界上只有一個我,我就是我,我要做我自己。
我想待在這裡,我可以待在這裡!


----------------------------------------------------------------------------


利利斯和夏娃有什麼分別?

在各個宗教傳說中,
夏娃是上帝從亞當身上抽出一條肋骨(克隆?)做成的女人
所以夏娃基本是無條件的從屬於亞當

eva取與eve(夏娃)的諧音,
也有人說是暗示,
eva實際上是克隆亞當而開發的。

莉莉絲在眾多傳說中,都是魔鬼的代表。

猶太教裡說莉莉絲是亞當的第一任妻子(夏娃是第二任),
但是莉莉絲想反抗上帝,於是離開了亞當,來到紅海之濱,與魔鬼結合,
變成了完完全全的魔鬼。

她長著7只眼睛(eva裡seele的標誌),
分別看到過去與未來,有鷹的翅膀……(總之很難看就是了)

eva裡沒有夏娃的出現,
只有亞當和莉莉絲作為人類的祖先


----------------------------------------------------------------------------


劇場版最後「亞當」為什麼掐住「夏娃」的脖子哩??

我不記得有什麼相關的解釋,所以我只能先說我自己的理解

最後剩下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真治,
他拒絕了與別人的補完,
選擇寧可心靈上有缺陷,有孤獨和痛苦,
卻仍然保持獨立個體。

另一個是明日香,
她在2號機裡感受到了母親的靈魂,
懂得a.t.field的意義,也保住了自己靈魂的獨立。
(兩個被母親保護的小孩啊~~)

兩個人離開eva回到現實世界時,
其他人都已經被補完
(失去肉體,靈魂結合在一起,也就是死了嘛~~~~~)。

其實這與真治本來的想法是不符合的,
他所希望的是回到原來生活的環境,
有朋友、有同學,還有一個不怎麼愛他,但是他仍然很看重的老爸,

一個他不怎麼喜歡,但是可以慢慢習慣和改變的世界。

現在的世界卻一無所有,
只有那個一直罵他「baga」的明日香,
所以他感到很絕望。

明日香在重新找回自我之後,
已經能肯定自己的存在,
她不再需要依靠別人的肯定來補完自己,
所以她變得冷漠,對真治只剩下可憐。

真治比以前更討厭這個世界,也討厭代表了未來的明日香
(因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活下去),

真治掐住明日香的脖子表達的正是他對外界和他人的仇恨。
這是真治一直以來的想法,
「others are hell」,
他覺得別人不喜歡他,所以他也討厭其他人。

他好像到最後都沒有改變。
真治已經有一次覺得無法忍受明日香對他的批評,
說出了他的內心感受,因此想殺死她,

現在面對更無情的明日香,又想殺她也很正常。

我覺得這個結尾很自然,
兩個孩子在經歷了死亡以後,如果還能正常才叫奇怪。

我也覺得他們兩個不會喜歡對方。

找到了些比較詳細的評論如下

真治被作為補完對象,
與EVA,朗基亞斯之槍形成了生命之樹,意識極度形而下化
(意識形而下化,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想什麼既是做什麼),

於是他便開始想像,
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做夢,
夢見自己和明日香在美裡家中的客廳裡,
急切地向明日香求助,
明日香卻拒絕了真治,
指責他逃避與他人間的的交往,一把將真治推倒在地上。

真治慢慢地爬起,歇斯底里地叫喊著:
「誰能救我,不要留下我一人!不要殺我!」

掀掉桌子,沉默片刻之後,舉起雙手,緊緊掐住明日香的脖子。
見她舉離地面,久久地不鬆手
(這個動作似曾相識,但第一次見到時,乃初號機所為)。

此時,畫面凝固了,出現的是真治混亂的意識和與麗的對話,然後是無言。
於是,人類的融合開始了。

關於這段畫面,
很多人不解其為什麼要掐明日香,
其實這種舉動,只不過是真治反人類,反社會傾向的一種體現。

明日香在這裡也不再是明日香,
而成為真治心中THE OTHER的代表。

不是說過嗎,傷害他人,
會比傷害自己更知道自己心中的痛,

明日香雖然表面上一直罵真治,但實為真治最親近的人。
真治由於對自己的痛恨,拒絕一切外界對他的關愛。
於是就通過卡明日香來達到傷害自己內心,發洩對人類的仇恨的目的。

我個人認為,
真治掐明日香的鏡頭,是整部EVA中最經典的鏡頭之一,
是具「分水嶺」意義的「壯舉」。

從那時起,真治便下定決心,「全滅」人類。
他自我厭惡,痛恨人類的情緒達到了極致, 爆發了出來,
但是在最後,真治放棄了,
開始試著接受別人的愛,

不知你是否注意過,
電影片最後,真治在掐明日香時,
明日香反而去撫摸真治的臉,真治便鬆開了雙手。

這點,他和他父親是一樣的。
對他們來說,「愛是一種傷害」(劇場版的副標題)。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