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7 中國時報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教授雷興山六日透露,今年年初,在陜西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出土的甲骨文中所發現的文字已超過兩千兩百個,是迄今發現字數最多的周代甲骨文。且其中出現《史記》人物名稱,有別於過去的占卜文字,預料將帶動西夏研究。

 北京大學十一名師生組成的「北京大學兩岸文化交流協會」參訪團,六日造訪北縣南山中學。率隊的雷興山還透露,北大與中研院史語所正商議合作前往山西考古,若成行,將是兩岸開放以來,首次考古合作計畫,可望開啟兩岸考古交流的大門。中研院史語所也對未來的合作樂觀其成。

 雷興山指出,考古專家最近對岐山周公廟遺址出土的甲骨文進行解讀分析,破譯出新的歷史密碼,首度發現周文王父親「季歷」的名字。另外,甲骨文上也記載有「周公貞」的卜辭。

 專家認為,過去河北、北京、陜西等八處遺址總計才發現一千一百個甲骨文字,周公廟大量甲骨文的揭祕,為明確周公廟遺址的性質和甲骨文研究奠定重要基礎,尤其是首次發現周文王的父親「季歷」名字,對進一步完善西周諸王年表有重要意義。此外,其反映的月相定點、數字占卜系統等問題都值得關注,這是甲骨文研究又一次重大發現。

 史語所相關學者表示,過去出土的甲骨文都與占卜有關,周公廟出土的有些文字以敘事為主,出現王紀和召公等《史記》人物的名字,前所未見,是很重要的考古成果。

 中研院相關學者表示,目前全世界單一研究機構收藏甲骨文數量最多的就是中研院史語所,總數超過好幾萬片,都是史語所在政府遷台前,在大陸考古挖掘出土的甲骨文。但「過去挖到的都是與占卜有關的文字,周公廟過去幾年出土的甲骨文雖然沒有我們多,但很多甲骨文都與敘事有關,周公的名字就出現在甲骨文上,其他還有王紀、召公和畢公等《史記》記載的人名。」

 這名學者指出,經研究推估,周公廟出土的甲骨文年代約在商周之交或西周早期,最晚到西周晚期。有些是故意被打碎後,再倒進坑裡;甲骨文表面也有被燒過的痕跡。由於周公廟後方就是宮殿,歷史學者研判,當地可能發生過火災。「這些文物出土後,有關西夏的研究會再掀起熱潮!」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