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與老友一起,他開始自HIGH起來,獨角戲COSPLAY他的偶像--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歐巴馬:「OH!歐巴馬先生,請問你的小褲褲是三角的還是四角的?」「喔!兩種我都有吔,不過如果我穿三角的嘛…老婆卡有眼福,厝內工作就一定要…嗯,你知道的…(燦笑),所以說,穿四角的,我比較感覺『輕鬆』吧。(呼)」SF,瞪:「肯定落選。」

老友不識相地,繼續翻SF的衣櫃,不顧一旁射來的嚴寒目光…,看著老友興高采烈的樣子,她搖搖頭,離開戰場,老友得意道:「哈,妳也沒輒,YEAH!」來討打的嗎?明知自己不耐打,嘖嘖。繼續不知死活地「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友說道:「對了,妳的褲褲,我居然能穿得呢!」拎起了一條,綠色格子的男用棉質四角褲,SF平靜道:「喔!那件我還沒穿過,要穿就拿去吧。」「我了,沒想到,我們的衣櫥竟然可以互換…一部分吧…」SF笑道:「你敢穿我三角的?你試試看啊?」「豈敢豈敢。」

老友忽然天外一句:「歐巴馬還是去當希拉蕊的副手,多磨幾年好了…」SF怒道:「我哩咧XXX!」「反正無論如何,接下來幾年會賞心悅目一點吧,跟那皺皮的小布希和麥肯比起來…,還是那位不用整容的歐巴桑,和黑人小帥哥,看起來當然讚!」「唉,選舉是看相貌的嗎?」「不然要看什麼,內褲嗎?」SF被逗笑了:「欸,你說什麼都對。」心滿意足了吧,老友,一切如同你所要的一樣…「欸,不說的,不說的。」

話題一轉,SF說:「很奇怪,我好像覺得『她』,是個代替者。」老友單手摟住她的肩膀,輕聲說道:「本尊在此啊!」兩人這樣,待了一陣,嘆了口氣,老友輕撫心口,SF小心問到:「你怎麼了?病懨懨的,是那天『推手』玩得太瘋了嗎?」「才不呢,是我自己啦…」(氣急攻心吧!)老友坐正,調息:「沒事的…我想吃點什麼…」,手仍放於胸口上,用力呼吸(心病啊!)SF移動:「嗯,去拿。」「馬鈴薯好了。」「配什麼?」「菲力牛排怎麼樣?(燦笑)」「…(笑)」SF慢慢起身:「好。」

SF準備好食物,端到老友房中,讓他獨自在房裡慢慢吃:馬鈴薯泥配兩片烤牛肉和肉汁,還沒吃完,老友拎著餐盤,又跑到SF房間玩耍,看到她正坐在床上,整理照片。老友自她身後探頭,SF說話了:「嗯,這就是『她』,看照得不錯吧!」拿起一張,伊人巧笑倩兮,「嗯!」老友無心地回了一句,其實目光游移在其周圍的咖啡館的景色、街上的行人,這一切,都代表著自由的空氣,心不在焉是也。一張一張,看著看著,SF還真有一套,尤其是抓瞬間『人的表情』,可能是長期在家,拍攝移動中的小孩,所訓練出好功夫的吧!「喔…這麼多。」厭煩了嗎?

「是用她回去要送給他老爸的新機子拍的,試了一下,陰天還下雨,效果很好。」「哦?」老友拿起了一張照片,直式,側光,上面SF獨坐一隅,回頭看了鏡頭,似笑非笑…,她解釋:「因為要全部刪光,所以在路上,隨便找家店,先洗起來。」老友的內心戲又開始了「YES!沒錯的,她…」怎樣,想到什麼了,有膽就說啊!

SF說:「一下就好了,我去拿相簿。」老友說:「『全部都』放在這一本?」SF沒聽出他的言外之意(『妳們『兩個人』的所有照片全部都…?』),「對,順序在這裏,全部放上去,一共有30幾張。」老友接過本子:「我來放,好像很好玩兒。」接過一看,之前的頁數被一條皮帶子『封印』了起來(苦笑)…放棄吧!老友。

雖然感於SF的『不吝分享』,但他隨即發現,照順序排,對他來說,是一件艱難的事,鋪了整整一床,一股聲音從他心中升起:「嗯,接下來就是FLASHBACK嗎?才不,她的口風是世界緊的…」你玩你自己吧,也不想想人家SF對此事之重視,行事之隆重,還用到了難得一用的心機,現在好了,她以勝利者(?)的姿態回來了。都是因為你自己那『好聚好散』想法,強行植入她的心頭,難怪,她現在才這樣:激動難平啊。你啊,這是求仁得仁啊,老友。

老友慢條斯理的,一邊看著照片,一邊說:「嗯,難怪…」「你說我…?」「街景很美。(跌倒)」SF:「這些都是挑過的,當然!準備要放了嗎?就別一定要照順序嘛!」老友堅持:「既然有順序,就要照順序,來,從這邊開始。」老友不理SF怨懟的眼光,站起,面對著鋪到整床的照片,滿意地笑了一下。「OK,可以放了。」似乎玩夠了,想溜。「唉,你…」SF認份,開始認真地排照片成一列,老友不發一語,旁邊東摸西摸,小聲自言自語道:「LET HER TALK! HAHA!」

「這裡呢?」「橋上。」「真好,下午的光線。」「…其實有下雨,小小的,陰陰的…」兩人專挑景物說話,避談影中人物,有意無意?到底是誰先會露餡兒?老友坐下,看SF開始,十分用力地把一張張照片,擺進相簿,數位的SIZE太剛好了…,老友無趣地看了一會兒,突然單手一把摟住她的肩膀,SF煩道:「幹嘛?我正在放這張…」,老友在她耳邊,低聲說道:「I smell that you are thinking of another woman, now…」沉默了一下下,「看著照片,當然!」SF淡然化解挑釁,好一個「心結已了」的狀態啊!(天曉得?)

「你非要照順序嗎?把順序表附上不就得了。」「如果有順序表,可妳裡面又是亂的,豈不可笑?哈!」A型人的龜毛個性啊…「唉,好。」SF真是好脾氣,慢慢一張地仔細放入,心情大好。老友閒得發慌,東張西望了起來,SF見狀,貼心地將拍紙簿遞給他,他拿起了筆,瞪著相片裏的街景和影中人的一顰一笑,似乎心有所感。(空無一物啊!糟!)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