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在這世間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友狂嚎數聲,呦,SF大人不在家,就作怪起來啦,本來還以為他會「心靜自然涼」哩,太高估他了,本能是很可怕的。

我說:「我讀到一本『旅遊心理學』,一翻就翻到:黑人家庭中的女性權力較大。」「嘖,你不是看過紫色姊妹花唄?」「那家剛好相反吧!(怒)」「喔?」老友正在睡眠中,語無倫次了。不過,由我觀察,「母系社會」就是像他家那樣子,鐵定沒錯的,母獅才是家庭的支柱。「別說我,你說的也漸漸不像人話了。」「我肚痛,原諒我。」「快去睡啊。」「一樣痛啊,你以為我睡的著啊你?」「不然哩?」「你的小Darryl,嘿嘿,會死的很慘!」「夠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我們在幹麼啊!互相扯腿說…」

4/3下午,我又上YOUTUBE看了一些MJ爆笑的東西,如電玩的MOONWALKER(SEGA版),真的有人去全破,還錄下來,老友笑說:「最奇怪的,是還有人點選去看,浪費時間!」「懷舊唄。」,那MIDI樂聲,噗,歡樂爆了,原PO還貼心地,附上了原唱上去,以免太傷害觀眾們的耳朵(XD!)不過這遊戲,真有幾有個好處:麥可教主的身影做的十分之好,還有與敵人共舞…殭屍真是好舞者,每一關跳的還不一樣,真貼心,又,教主大人變成(偽)剛達母一枚,大殺四方,最後來一段飛行模擬,真是夠了!老友:「你智商低了20%!哈!蠢!」

「嘖嘖,你感覺如何啊?」「喔,你說那17分鐘版的『BAD』MV嗎?」「欸。」「他演的不錯,從Darryl身上,看到麥可放了很多『自己』在裡面:敏感害羞、沈默寡言、鬱鬱寡歡、強顏歡笑、格格不入,掙扎反抗,受激而起…內心戲不好演啊。」「是呦,他可以去當演員的(笑),不過,演戲實在是一件磨人的事兒,照他那『易感兼孤僻』的個性,應該受不了去當個演員吧!」

我提了一點:「Darryl在他的內心,是個『精神潔癖』,在勉強自己去做什麼事之後…例如:和陌生人交談,或被逼受激,而做出違心之言論和行動時…」「嗯?」「就會咬下他的皮手套,脫掉。」「戴上手套時,是在壓抑自己的血性唄,男人的拳頭啊!」我說:「以前你說過:『你要把血性壓鑄,才能與人和平相處,但是,人啊,失去了血性,就失去了勇氣。』」老友又說:「對,手套=隱藏自我,露齒=攻擊性。脫掉手套=展現自我,露出拳頭=力量的展現。」「不過,對我們來說,Darryl的內在一直像是個謎一般。」「兩面性!」「對!Darryl他就是MJ的寫照啊!錯不了!」兩人的討論熱烈了起來!

我提到:「昨天你說的,我引用如下。」老友:「請便。」

『…人,站在交叉點,勢必要做出犧牲、妥協…,Darryl他自己覺得『我改變了』,旁人也覺得『他改變了』,旁人拿舊有的價值觀去套他,已經不行了,他,一個人,不是被接受,就是被拋棄…『自棄棄人』!』

回到MJ本身,我說:「別人覺得『他』是兩面人,是因為,『他本身』本來就和『他的公眾形象』,差太多了,何況,中間有『一次』超大的斷層,超大的『改變』。」老友慢慢說:「對,這對當事人來說,還是『忠於自己』好吧。」他看著我,不語,讓我說下去…「白斑症?」老友點頭。

我問:「人站在交叉點,除了犧牲、妥協,還做什麼呢?」老友咬牙說:「是男人,就要忠於自己,用雙手的力量,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啊!」又說:「將他人,將一切,全拋在身後。」「好一條孤獨之路啊!」

我說:「戰或逃?之前紅外套的麥可弟是『BEAT IT』。逃吧!」
老友:「戰或逃?現在黑外套的麥可兄是『WHO'S BAD?』戰!」他變了,其實他早已說得很清楚了。

兩首歌,一樣是將男性的「血氣之勇」化成歌曲、歌詞與舞蹈,但兩者決定性的不同,是角度和態度,『BEAT IT』以柔克剛--『以舞止戰』,『BAD』中言語和動作的挑釁,是純粹力量的展示--『以舞代戰』。老友說:「對,這每每讓我想到『西城故事』,舞蹈部份是跟它致敬吧。」

「WHO'S BAD?」「以前的麥可弟,是個才華洋溢,心無芥蒂,樂於展示自己的才華,也容易露出受傷的一面。」「你是說他還是黑人的時候?」「然後呢,在『BAD』裏,當他穿著全身黑色龐客造型,自天花板跳下的一瞬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笑)」「他變成『白人』了。我嚇壞了,全世界都嚇壞了!」「你可以說他變白了,是一名患了白化症的黑人。(笑)」「他並沒有一開始就為自己辯白呢!拖了很久。」「我們又不知道,他當事人是怎麼想的,也許他低估了,人們『會』對他的『偏見』會有多大,他也預見不到自己的未來啊!」

好吧,我重來一遍「…當他穿著全身黑色龐客造型,自天花板跳下的一瞬間…」「世界變成彩色了!」「YEAH!」「歌曲本身,我認為是MJ的『快歌之首』,跟隨、拍掌、呼號,靈魂樂三神器都具備了,那貝士,還有那縈繞不去的電鋼琴聲啊!」「JIMMY SMITH!WOW!」「單曲的時刻,還算歡樂熱鬧、五彩繽紛,運鏡恢宏,天衣無縫,他不時對著鏡頭挑釁,頗為震撼,舞蹈是一貫的,複雜到嚇死人,真的到達了像他舞蹈老師說的:『A SOUL OF DANCER。』」「猶如脫韁野馬,誰人能擋?為所欲為、強硬不屈、恣意出擊…全都表現得淋漓盡致,尤其在最後兩分鐘的即興裏!真天才也!」「殺出一條血路了啊!MJ!」「男人的GUTS啊,天下無敵、目空一切,這才是真男人!」「麥可真的變了。」「可『那條線』:作為一個人類的理性,可還算是明智地保住了,看他,最後還與LITTLE MAX握手和解,就知道了。」

我說:「『那條線』:作為一個人類的理性…」「怎樣?」「到了『BLACK OR WHITE』之『黑豹篇』,完全地消失了!」「他是一隻公黑豹唄,動物的本能,殺!」「我想問他:『你想表達什麼?』哀傷、憤怒、破壞、黑暗的展示,是他一生表演中最具TALENT的一段,但也是最為人所非議的一段。」

老友想了一想,說:「人啊,畢竟不能強迫自己,一直適應別人的眼光,一直硬待在光譜的某一端,而把『另一個自己』隱藏起來…這並不是個好方法說。」「那麼請我們教主大人,在光譜的兩端,不斷跳動好了,MAN時極MAN,『娘』時超『娘』。」老友拊掌大笑:「變態喔,他可以的,哈哈,就是他才可以,別人不行啊!!哈哈哈哈!」「嘿嘿。」「大家等著看吧!哼。」兩人的『粉絲執念妄想模式』已然啟動!真是自說自話,自得其樂啊!

「麥可夢中的Darryl夢中的麥可跳完又變回Darryl,麥可的夢完結在何處?」「DANCING THE DREAM,永不結束。」(未完待續)

1544655520_160fc4c3bb
在『BAD』MV,可以看到麥可「第二MAN」的樣子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