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0年來,我們兩人經常提出各種排行榜和我討論,尤其是日本電影雜誌「電影旬報」的各類票選名單,例如:「日本電影百大」、「日本電影十大」、「日本電影導演50強」等。我們不斷分析這類排名。在評估的過程中,也得出一些看法。我們發現日本方面的意見不常統一,而日本人的品味也與我們所理解的國際看法有出入。

 重估日本電影
 從這些排行榜來看,的確可運用一個相對性、世界性的觀點,重新整理一下。我們二人對重要的世界電影導演、電影作品以及電影運動都有認識,因此可以從二人的非日本觀點,以比較全球的角度,同時參照日本歷來的排名,評估日本電影的十大,甚或重新排名。這樣做是希望跳出僅以日本為中心的看法,一窺日本和世界之間的異同。

 在多年的討論中,最大得益是發現自1990年代末期以來,大量日本電影經已復修,並因而舉行過多次的回顧展、以DVD發行。很多名家的電影全集均已推出銷售。過去日本國內的評估,因為投票人沒有機會再三重看「原片」,票選結果不免有些偏差。隨著大量DVD出現和復修後的放映,重估、重評以至重新排名都是必要的。從前「電影旬報」的排名,是建基於不能重看名片的原有認知上。換言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排名表,其實在認知上出現了「重複性繼承」的現象;本身反映出來的,只是約定俗成的看法。不少電影和導演,可能都只是以極少的票數來評估,其中一個原因是投票人無法看到「原片」,沒有足夠的評估材料。

 材料的確非常重要。所有的文學史、藝術史、電影史等,必須根據原有的材料才可下筆撰寫,沒有材料的話,只能從闕,存而不論,或從舊說。近年來電影的材料大量出現,特別是復修後的作品,幾乎是原來的面貌。加上日本戰後至今,電影的累積量已不可同日而語。這種情形,正像文學史的重估一樣,我們終於可以從材料出發,爬梳整理,形成重新排列「十大電影」和「十大導演」的可能。

 日本文藝論評的特色

 至於用「對談」的方式,是因為舒明曾說,日本素有「二人談」(對談)、「三人談」(鼎談)以至「四人談」(四方談)的傳統。「對談」及「三人談」均可激發火花,不同意見可並存參考,逐步凝聚共識。日本著名旅美學者三好將夫(Masao Miyoshi)在其名著「中心之外」(Off Center),特別強調「對談」是日本文藝論評的特色。據此,我們決定就用這種日本特色的對談方式,表達我們對日本十大電影、導演的看法。

 另外,我們兩人觀看的日本電影,多限於劇情長片。日本紀錄片也有很多優秀的作品,但能看到的機會不多,而日本也以劇情長片為主流。此外,日本近十年的動畫也非常出色,在美國引起很大震撼,極受歡迎,網上有不少關於日本動畫的討論,我們在這方面認識不多,而動畫同樣不算主流。因此這次對談不會涉及「紀錄片」與「動畫」。

 此外,不同版本的DVD發行,為我們提供絕佳的機會,得以欣賞風聞已久的日本優秀電影。我相信,假如沒有DVD的話,即使身在日本,能重看這些名片的機會也不多。而且在數量上,現在DVD版本已超過早年出現的video版,拷貝除經復修外,部分更附有英文或中文字幕,加上導演訪問、幕後製作概況和專家評論音軌等花絮,對於研究日本電影,幫助甚大。這促使我們兩人可用較為全面的觀點,重評日本十大導演和電影。

 經過反覆討論「電影旬報」幾個名單和「文藝春秋」的百年評選後,以舒明的「1926- 2006年『電影旬報』十大電影入選導演20強」來個別分析,得出我們二人的十大導演名單:(1)黑澤明(1910- 1998)(2a)小津安二郎(1903- 1963)(2b)溝口健二(1896- 1956)(4a)木下惠介(1912- 1998)(4b)市川崑(1915- 2008)(4c)成瀨巳喜男(1905- 1969)(7)今村昌平(1926- 2006)(8)小林正樹(1916- 1996)(9a)山田洋次(1931- )(9b)新藤兼人(1912- )

 至於我們個別點評的具體分析和客觀標準,分別以「溝口健二」、「木下惠介」等專題,陸續發表。

 (編案:兩位作者今年2月20日、3月17日分別在本刊發表「偉大的小說電影人市川崑」、「庶民電影大師山田洋次」,即屬該專題的系列文章。)

黑澤明--用心棒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