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會遇到一種問題,便是「台灣人過什麼樣的生活?」我初想,還不是和你們一樣的生活,有什麼不同?但再一想,哇,真的和別人頗不一樣。

外地人會觀察到某種細微的差別,於是我只好偶爾以外人的眼睛再次看向我們自己。

譬如說,自高速公路交流道下來,要轉進一個城市,中間經過的半郊半城區域,不論是進入新竹、嘉義、台南,那樣的一段路,最能見出台灣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一抹。像我不吃涮涮鍋、或臭臭鍋,但那樣的區塊最富於此,故於我最顯隔膜。

又我沒養小孩,亦不懂城市裡有那麼多的空間要租給安親班、英文補習班、音樂教室、圍棋教室等。已然極多的二級城市,販售生意已極難做,蕭條甚矣,但這些「孩子教育產業」,猶稱興隆。

街頭吃早點 愛喝冰茶

他們(外國遊客)在觀光之餘,要我聊一聊台灣人的一天,我突然發現,這還真是一個好辦法。

每天一早,台灣人吃一種「美X美」式的街頭早點,是西式早餐戰勝傳統中式早飯的近十五年最著之例。中式,指的是稀飯小菜或是豆漿燒餅。西式,即使是拎著至辦公室吃或是坐在「怡客」、「丹堤」吃,皆透出一息現代感,這是人心之所向,足見中式已不敵。我自己雖甚少光顧,亦不能不見到這實況。

又台灣年輕人愛喝快速的冰涼紅茶,其中口味與製作較佳者據說有「五十嵐」、「奉茶」等。不但愛其冰涼感、甜滋氣,也愛手握一杯時的那種都市情氛,君不見太多電話亭上常擱著一兩杯插著吸管、溶著水珠的空杯子。

這種快速紅茶店,在中南部的城市更是風行,乃天氣更熱也。

接著進入辦公室。台灣的辦公室,由於冷氣的發明,自此皆密閉起來,說是中央空調。但人呼吸的,總是老空氣,乃循環不出去。加上室內裝潢皆是化學材質,雖然觀瞻上不乏有美感者,然我偶去探訪,總窒悶不已,絕非自然所嗅之味。待出得外間,即使灰塵頗有,卻空氣好多矣。

即此三者(奶茶三明治之現代味、冰紅茶與握杯、辦公室之空間),已知台灣人頗重「感覺」,反而忽略了實質。

寶愛小孩 卻餵他卡通

小孩,常需交給爺爺奶奶帶。學校放學時,校門口擠滿了接的人,老人極多,外籍女傭亦不少。

不知是社會太常不如人意還是怎的,每個家庭只好更加寶愛小孩。有的沒小孩的,亦有更加寶愛寵物的。

然而寶貝歸寶貝,有時給予一種速成法或甚至敷衍法。譬如餵以卡通DVD,令小孩反覆的看。自此而到成年,此等孩子便對卡通文化深有涉入。

倘卡通配音有日本少女聲腔貫串其中,逐而漸之,台灣的女士講話便此沾染並流露出「可愛化」之音調與嗲式仿傚味。

看太多電視 資訊統一

坐上計程車,外地人注意到了,司機絕大多數皆用自動排檔,手排檔車極少見矣。而香港、日本的計程車,即使他們的富裕進化度不弱於我,卻手排檔仍極多見。

回到家,台灣人看極多電視。這像是戰時被規定要準時蹲在收音機旁聆聽國家重大指示似的。

須知人人皆自電視上長時期獲知同一性的資訊,往往不是好現象;有時頗易助長某種類似法西斯的統御之可能。

電視,被放在客廳最主要的位子。而我們住的房子,完全掌握在建商的手裡。他們先蓋樣品屋,預售,收了錢,再蓋。他收錢,且不說它,只說究竟蓋出什麼樣的房子。但若四處張望,你很少看到你想住的房子。但我們都在住,每天,每一個人,包括很會設計的建築師們。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