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評-向英雄致敬【中國時報訊】

    * 2009-08-16     災難無情,更顯現出人在浩劫下相互扶助的勇氣。無視艱難前往災區提供援助,以及冒著生命危險救災的許許多多人,都是我們台灣的大英雄!

     這次的八八水災不只災情慘重,連後續的搜救工作,至今都已折損了四條性命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直升機的正駕駛張順發、副駕駛王宗立、機工長黃鎂智殉職,名間水上救難分隊隊員張瑞賢也在救援行動中滅頂。他們都是為了執行任務,不顧自身面臨的可能風險,因而不幸犧牲。他們捨己為人的偉大義舉,點亮了風雨肆虐下的窮山惡水。

     而風災過後第一個周末,來自全台灣各地上萬名志工湧向災區,主動為災民提供協助。之前網上揪團的呼聲此起彼落,大家有的趁假日共襄盛舉,有的請假去幫忙,有的親友總動員。他們沒在怕,願走進災區貢獻一己之力,實實在在用自己的手腳為災民服務。

     無法親自到災區幫忙的人,則以不同方式盡心盡力,除了捐贈金錢物資之外,也有人參與公益社團舉辦的援助活動,或協助整理或幫忙運送。盡管參與的方式不同,個別的能力有別,但關懷同胞的心,都是一樣的溫暖。

     雖然各種挑戰層出不窮,但一直與逆境作戰的台灣,其實有很強能量。這力量來自人民彈性與韌性,也來自彼此的愛。此時此刻,我們在彼此的關愛中找到繼續前進的希望。



他不姓馬 姓鴕鳥◎ 楊端端
(作者業商,新莊市民)

上了年紀的政府官員,顯然還停留在三、四、五年級的年代。

那個年代的政府,把人民玩弄於股掌之間,說謊是他們統治善良老百姓的一貫伎倆。那個年代沒有電腦,沒有網路,沒有手機,沒有開放的媒體,所有的消息只能透過三家無線電視台的新聞節目、經過嚴密的過濾後才到民眾的耳裡(民視是經過長期抗戰才獲准成立的電視台)。而每次只要高層的謊言被戳破,就會有人挺出,另外編一個謊來圓前面的謊,情節較重的會找一個代罪羔羊結案,無關痛癢的就會不了了之,反正人民無從查證。

這樣的古早模式還拿到即將邁入民國一百年的今天,這樣的政府會不會是還在做春秋大夢

馬政府擔心接受外援可能會引起中國不滿,拒絕接受美日援助,自己把頭埋在土堆裡,那土堆裡面沒有網路沒有媒體沒有衛星沒有CNN……所以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憂心如焚的美國和日本眼見台灣的災難越來越擴大,日本第二次表示願意提供援助,還是沒等到回應,這些事情早傳遍網路世界及傳播媒體,這時候卻只剩下把頭埋在土堆裡的馬政府不知道這件事。

更離譜的是,露在外面的屁股被打了幾大板後,終於抬起頭,開始先說謊:說沒有拒絕外援。被戳破後,變成不知道有人要援助我們,滾滾的謊言比滾滾的洪流還可怕。皮球踢給外交部,外交部踢給消防署,消防署踢給「不知情」。英明的行政院長還嚴正的表示「外交部的嚴重失誤將議處」。拜託這些傲慢的鴕鳥,先看看外面的狀況再發言好嗎?屁股被外面的人打紅了,卻又自己把臉打腫了!不要再愚弄人民了,我們受夠了!

社論-權力真空下的救災行動【中國時報訊】

    * 2009-08-16      風災後第七天,總統馬英九終於以國家安全會議主席身分,舉行首次國安會議,並作出九點裁示;但是,這個遲來的會議,除了北軍南調、盡速恢復災區的通訊與交通等早該作的決定外,不但沒有對未來勢必面臨的安置問題,作出明確的裁示,即使短期內的援救重點、強制遷村、指揮體系的整合等迫切問題,也都未見討論。諸多現象顯示,天然災難,已經蔓延成馬政府的執政危機。

     誠然,全球暖化帶來的氣候變遷,並非全是馬政府的責任,因此而來的從抗旱到防汛,更讓政府措手不及;但是,馬英九總統身為國家元首、三軍統帥卻不知如何行使權力,以及行政官員自我感覺良好的麻木狀態,再加上官僚體系消極自保、卸責積習,所有這些負面因素,在此次百年僅見的災難中一併爆發,政府完全無法通過考驗。

     馬英九堅持,現有的《災害防救法》已經涵蓋因應天災的緊急處分相關規定,因此不須再發布緊急命令。表面上,是馬英九對權力的自制,但此一爭議真正的癥結,則凸顯出一位不敢行使權力的總統。因為在緊急危難時刻,總統本就有發布緊急命令之權;身為三軍統帥,總統更必須負國家總動員救災的責任;更何況九八修憲後,中央體制已是傾向總統制的雙首長制。

     其實,權力是中性的,端視如何行使,但一心當好人總統的馬英九為了迴避權力的負面效應,而怯於行使權力但也正由於馬英九對權力的誤解,不但造成軍隊在第一時間按兵不動,八月八日只有七百人投入救災,而錯失許多救援先機;同時,指揮體系未建立的結果,行政院無官員坐鎮指揮,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卻形同由消防署主導,也因此,相關的防疫、安置、撤村等重大問題,可以說是在中央權力真空的狀態下,由各政府、各單位自行其是。

     馬英九昨日首次以國家安全會議主席身分召開國安會議,某種程度就是彌補未能發布緊急命令的亡羊補牢措施,但是端視昨日提出的數項裁示,馬政府顯然仍未意識到八八水災嚴重性。事實上,水災波及的不只是上千億財產損失,此次災難範圍橫跨中南部七縣市,更遍及高山、河流改道、走山、滅村等極端複雜的重建問題。但是,昨日卻只是簡單裁示,應在中央與地方分別設置災後重建委員會,看不出投入軍民重建的決心。

     事實上,政府此次救災之所以老是左支右絀,行政團隊一向自我感覺良好、相互取暖的心態難辭其咎。例如,面臨批評及民怨,劉兆玄的反應竟然是,已經比九二一快很多了。有人譏諷,九二一救災即使飽受批評,但是相較於此次的七天後才召開國安會議,李登輝前總統九二一當晚就召集國安高層會議,更於第二天搭直升機到災區勘災。凡此種種,劉揆難道都忘了嗎?劉揆的健忘未必是刻意誤導,但卻反映出行政團隊長期以專業自我標榜,卻無能接受外界反應,才會低估災情,而一再作出誤判。

     當然,地方政府也有可究責之處,風災時高雄縣長楊秋興人在國外,副縣長及小林村長都未正視土石流紅色警戒,小林村數百位民眾為此白白犧牲性命。但是即使付出慘痛的血淚代價,昨日的國安會議仍未針對強制遷村作出更嚴格完善的規定。難道在不久的未來,我們還要看到人命損失,而農委會水保局及地方政府,各自再以通聯記錄互控,這樣可悲的歷史若再重演,究竟誰要負責!

     可嘆的是,馬總統昨日仍強調要分清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權責畫分,他大概忘記了,美國四年前的卡崔娜風災,中央及地方政府一樣都表現不佳,但是在史書上留下惡名的,卻是中央執政的小布希總統

馬英九是外星人?  自由評論

馬總統是外星人,與台灣人民不同星球?否則,為何身在台灣,卻對台灣中南部洪災不知情況?為何身為總統,卻想方設法推卸責任?為何掌握救災人力物力調配決策與指揮大權,卻如置身事外?為何對受災人民的深沉苦痛,不能感同身受?

即使剛從外太空降落地球台灣的外星人,只要掃描災區,應該就能大致了解災情慘況,從而做出決策,但是,對八八洪災,馬英九對災區及救災狀況,幾乎都是「不知情」狀,簡直比外星人對台灣還陌生、冷漠!

外星人只要不侵略台灣,對人們陌生、冷漠,並不會造成危害。但總統受人民付託,掌握權、錢、人等絕大多數公共資源,也因此,救人民於水火、使人民免於恐懼、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等等,都是總統無所逃於天地間的重責大任。

救災如作戰,洪水排山倒海而來,就如敵兵漫天遍野襲至,眼看前線就要崩潰(潰堤)、不少防區受困就要覆滅,身為救災總司令的總統,應該指揮若定,立即調兵遣將全力搶救。

但是,在緊急時刻,馬英九卻毫無作為,當總司令不下達搶救命令,全軍如何行動?救災只能任由地方各自為戰、整個救災體系凌亂不堪,第一線救災人員雖然奮勇作戰、多人殉職,災區至今仍慘不忍睹,不少災民仍哀哀求救,關鍵就在馬英九太顢頇無能!

無能誤國誤民,還冷言冷語,推卸責任,救災不力,都是別人的錯,不關他的事,這種「外星人」總統,對台灣簡直比外星人還冷漠無情!


天厭之、天厭之,「馬統」!(作者金恒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實地採訪莫拉克颱風肆虐所造成的災害,《紐約時報》記者安德魯.約克布(Andrew Jacobs)已經替馬英九開出了死亡證明書,宣告馬英九政治生命的終結。在〈颱風後台灣總統成為怒火的箭靶〉的報導中,他認為這場颱風「已經轉而成為馬先生政治生涯起落(make or break)的試煉」;雖用「起落」,著重的是「落」,標題就點明了主旨。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詮釋,南台灣的土石流已然成為馬英九的土石流了。

好在台灣沒有「鎖在中國」,國際重要媒體紛紛派人馬來台就近觀察、報導。在媒體工作者敏銳的鏡頭與筆鋒下,無能的「馬統」政府「馬上」躍升為全球焦點之一:「馬統」惹人厭的嘴臉、無血無淚不敢負責的心態以及毫無尊嚴可言的醜態,全展現在世人眼前;真是丟臉丟到全世界。

美國有線電視台(CNN)一定大開了眼界。早在莫拉克形成之際,CNN就預先警告台灣要預防大洪水與土石流,但也不吝讚美台灣的能力,指出台灣防颱措施一向周全,嚴整的面對颱風,「好像古巴很會對付颶風般,台灣也很會對付颱風。」天可憐見的是,這兩項報導全在馬英九身上摃龜了。馬英九麻木不仁於前,全無應變救災的準備,結果死人無數,更嚴酷的是,過去防颱的績效碰到馬英九就毀於一旦,馬英九砸了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招牌。

馬英九竟而拒絕國際的援助,親臨台灣採訪的CNN記者約翰.沃斯覺得不可思議,只能說馬「太驕傲」。美國記者太善良而不知「馬統」的邪惡;「馬統」拒絕國際援助而且透過外交部公然發文的同一天,卻偷偷和中國密謀,接受中國的援助。美國記者絕對不可能想像台灣的民選總統會把天災人命當政治籌碼來買賣;不過,沃斯的結語倒是不錯:「馬統」救災,「愈救愈糟」。

對國外媒體而言,或許「馬統」最「經典」的回答是公然把責任賴到滅族破家的災民身上,指控他們「死守家園」,所以活該倒楣?如果知道「馬統」說過「我把你們當人看」的話,大約就見怪不怪了。即使如此,《紐約時報》仍然用象徵性極強的文字,捕捉到「馬統」最精采的片段,「當他…走進操場,憤怒的村民團團圍住馬先生,指斥行政團隊動作太慢,無力營救還困在山上的災民;羞辱猛攻不已時,天空突然破了大洞,雨水傾盆而下,馬先生的衣服立刻黏在皮膚上,這一幕被電視現場直播出去…」開麥拉頓時凝聚到罪魁禍首上,這不是「天厭之、天厭之」是什麼!


民眾不禁要問:到底動員了什麼 是馬政府保位戰 還是災民保衛戰【陳洛薇/特稿】

    * 2009-08-15     * 中國時報      台灣面臨五十年最大水災浩劫,全民殷盼總統拿出辦法,災後第七天,馬英九終於意識災情嚴重啟動國安機制。救災提升至最高規格了,馬英九宣示總動員,但除了增援一萬兵力、動員警校生救災,具體方案仍付之闕如,最迫切的災民安置還要進一步研議,民眾不禁要問,到底動員了什麼?

     過去一周救災行動,中央指揮系統紊亂、愈救愈亂,總統跳上第一線揮指揮台北市消防署、十一位縣市長調度支援,儼然成為災害應變中心執行長。

     但真正在等待總統下令動員的國防體系,卻未能第一時間大規模動員投入救災。

     政府救災荒腔走板,馬英九仍是遲遲不肯發布緊急命令,直到一份評估報告前日送進總統府,馬英九獲悉小林村可能有三百九十八人被活埋的消息後,終於研判事態嚴重了,昨日終於啟動國安機制,正式跳上第一線督軍

     中央救災系統幾近癱瘓失靈,耽誤了多少黃金救援時間,這場國安會議雖然延誤了七天,仍然為時不晚,民眾依然期盼總統親自指揮正確方向。

     但整整二個半小時的會議結束後,只見馬英九重申救災、安置、重建的基本ABC,與會的相關部會低頭做筆記,各部會自行簡報,連個最基本的統整報告都沒有,身為行政院最高首長的劉兆玄,憑什麼大言不慚地說政府救災已經很快,外界的批評都是外行?執政傲慢的心態令人心寒。

     救災視同作戰,身為國家元首,不願頒布緊急命令的馬英九,以啟動國家機制的方式,宣示救災重建已達國家最高層級。但是這場攸關國家安全的國安會議中,卻比較像馬劉政府的權位保衛戰,而不是災民的保衛戰。

這樣的救災成績,馬政府自己滿意嗎?【聯合報╱社論】
   
2009.08.16 03:58 am
救災已經一周,仍不斷傳出許多深山部落嗷嗷待援的消息,令人聞之心酸。小小的台灣島,縱深不過四百公里,但這次光是玉山腳下就有多少村落在水災中淪為隔絕的「孤島」,而救援隊伍竟然七天還無法挺進這些重災區。除了怨險山惡水、蒼天無情,政府的救災效能也有檢討的必要。

整體而言,這次救災的起步其實不算太遲,透過媒體的報導和輿意的催促,中央和地方都迅速啟動了救災工作。真正的問題在,救災指揮體系缺乏有效的聯繫和整合,使救援工作陷入見樹不見林的格局;而由於對災情缺乏整體的掌握,致使救災的推進變成單點、單線的零星投入,鬆散了力氣,也貽誤了救災黃金時機。

這次水災,最大的民怨,是來自災區家屬的怨懟。他們在日復一日的等待中,聽不到故鄉的音訊,看不到家人的身影,當然是焦慮和憤怒不可遏抑。其中,有些要求或許不盡合理,但在那種情況下,誰忍苛責他們?包括其間爆發小林村和那瑪夏鄉民的口角,如果政府早日派出大型直升機,同步在不同鄉鎮展開搜救,如此人性煎熬的場面又何致發生?而國防部卻在空勤犧牲了三位弟兄之後,方才出動機能較強的機組;那麼,他們先前在想什麼?

更離譜的是,馬總統接受CNN訪問時竟說,這次災情慘重,是由於災民沒有做好準備,沒有及時撤離家園。身為國家元首,卻將災難肇因推給受災者,不論是否一時失言,都讓人瞠目結舌。

中央救災指揮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掌握了最多的人力、物力資源,也有絕對的權威指揮調度,能發揮最大的綜效。何況,高屏這麼多山地村里同遭重創,屋毀人亡,中央當然更應積極承擔,不能被動等待地方聯繫。試想,如果災後第一時間,馬政府即動員所有可運用的資源布建救災,包括空中的偵蒐、特種部隊的挺進,何致一周後還畫不出災區的全貌?何致連各地堰塞湖崩潰的預警,都是學者專家自行在媒體上發布?何致連台南縣需要四十部消防車協助清淤,都以跑馬燈在電視上徵求?

馬政府疏忽的一環,還包括不知道救災工作必須面對公眾,政府資訊必須有充分的透明度;因為,不只災民家屬需要了解災情,一般民眾也可以藉此表達關注或參與救援。然而,「行政院災害防救委員會」網站上,卻只張貼了幾則政府救災的新聞稿,毫無動態資訊可言;網上資訊最齊全的「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反而是民間團體僅憑十人之力架設起來的,讓眾多民眾可一窺災區詳情。對比之下,行政院能不慚愧?

的確,當劉內閣還在自詡救災有方之際,政府的表現卻不斷被民間工作者比了下去。且看,霧台鄉的「佳暮四英雄」主動請纓空降返鄉,便成功救出一百卅多位村民;在各地首先翻山涉水挺進災鄉的,多是救難協會的自願人員;在各個災民收容中心安慰災民的,則是慈濟及宗教團體的義工。包括被譏為「媒體政治」的新聞界,全國民眾也是多虧他們派出大量記者歷險跋山涉水,才能一窺災區真相,不是嗎?若沒有這些報導,政府釋出的資訊,能讓人民了解多少真相?

台灣歷經九二一地震、口蹄疫事件和多少次的風災水患,付出可觀的生命代價和財物損失,這些血淚交織的經驗,如果沒有內化為政府的救災動員力量,卻是一次又一次地從零開始,真是枉費了前人的死難和犧牲。

馬政府這次的救災行動,一則是低估了災情,二則是拘泥在法定條文的形式主義,流失了救災最重要的動態掌握和及時因應,殊為遺憾。救災之路還很漫長,接下來的復建、遷村、整治等工作還會更為繁重,就要看馬政府有沒有辦法反省改進,扳回目前失去的一城了!【2009/08/16 聯合報】

白目外交部的郵政局心態◎ 陸以正
(作者為前駐南非大使)

故外交部長周書楷是我大四時教國際禮儀的老師,做公務員後追隨幾二十年的長官,兩人間可謂無話不談,毫無避諱。周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嘆口氣告訴我說:「外交部像是個郵政局,而且還是最沒有效率的郵局!」

昨天各報揭露八八水災後,外交部通令各館「婉謝外國提供援助」的內幕,正是周書楷那句牢騷話的最佳註腳。部長歐鴻鍊雖然出國,代理部務的政務次長儘可自行決定。

但夏立言偏要打電話去問行政院國土安全室主任張志宇;張再打電話給消防署長黃季敏。記者問黃時,他從頭賴到底,先說張並沒向他提過是受外交部委託洽詢的,他也沒說過暫時不需要的話。一場羅生門,難以判斷這個錯誤應該由誰負起最大責任。

這條新聞成為熱門後,大批記者昨天窮追不捨,態度最坦然的是張志宇,因為他的國土安全室職掌敏感,和任何單位通話,一字一句都有紀錄,不必捲入口水戰。而且張說得有理,颱風剛過的八月十一日,與察知各地災情嚴重的十四日,情勢顯然不同。撇開張志宇後,消防署長黃季敏必須扛起大部分責任;但外交部的「郵政局心態」,也難卸責。

做到政務官,必須有一肩扛起天下事的抱負。既然各友邦包括美國、日本、新加坡和歐洲各國都透過我駐外館處,表達願意提供救援協助的意思,外交部實在沒有再去詢問其他機關的必要,儘可自行處理。

假如要找人共同負責,代理部務的政次也可直接向行政院劉兆玄院長請示,甚或直接去問馬總統。夏立言既未當機立斷,又去問位階比他低的國土安全室,只能歸咎於「郵政局心態 」,別無其他解釋。

這種遇事不敢負責,或不願負責的機關文化,是外交部幾十年來日積月累所造成,非一朝一夕即可改變。負責人自然該更換,但如何使部內與駐外館處千餘位職業外交官拋棄這種不肯負責心理,培養出當仁不讓、捨我其誰的雄心壯志,仍需要大家深思。

不要再牽拖盜採河川砂石◎ 張炎銘(作者現任經濟部水利署組長)

莫拉克颱風造成南台灣嚴重災情,造成超過十五座重要橋梁斷裂。但說起斷橋,仍有人輕易地將其歸咎於「河川盜採砂石」。若不能務實探究斷橋之因,難保爾後不會重蹈覆轍。

自民國九十二年實施「遏止砂石盜濫採行為改進方案」後,中央管河川盜採案件已由過去每年約一百三十件降至約五十件,九十四年實施「檢察機關查緝河川盜濫採砂石執行方案」、九十五年推行「採售分離」砂石政策後,現在更降至約每年二十案。去年二十四條中央管河川,總計二十五件盜採案,盜採量約二萬立方公尺,這些遠離橋梁的盜採量能造成斷橋?

河床的下刷、掏挖,可能是全面也可能係局部的;也有天然的,當然也有人為的。台灣地質年輕、地殼上升,河床陡峭,仍還未達到最後的平衡,沖淤互見乃必然的結果。若上游建設攔水設施,下游砂源減少,河床自然掏刷;若地殼局部隆起,如九二一地震,地表在石岡壩附近隆升,河床變陡,也會產生掏挖,再形成新的平衡。此外,河道地形束縮、建造物縮減通水斷面,也會加快流速,造成局部掏刷。橋梁若基礎不夠深、夠強,當然遇洪就斷,即使基礎夠深,若橋梁梁底不夠高,橋梁也會遭沖失。

我們應從經驗中記取教訓,而不只是照舊復建。幾位前輩曾在濁水溪河床用埋樁作「沖淤試驗」,洪水一來,一下子就掏挖、回淤十多公尺,讓人驚嘆洪流的威力。因此為了橋梁安全,最好不要落墩於河床,否則基樁要夠強、夠深,但限於經費、期程,能夠做到嗎?以后豐大橋改建為例,民眾迫不及待要求通橋,因此水管橋與公路橋「應該共構」的建議遭捨棄,該橋左岸高灘地原橋墩基礎不夠深,也只好待來年再改善。選擇,有時是無奈的。

河砂盜濫採行為目前已有一根棍子、二條胡蘿蔔加強規範。盜採行為除依竊盜罪移送外(若真會造成斷橋則應還有公共危險罪),行政罰鍰最高達五百萬元,違法設施或機具並得公告拍賣;胡蘿蔔則提供給警察及檢舉民眾。警察人員每案可得獎金最高五十萬元,檢舉成案民眾則有十萬元,若真河川盜濫採嚴重,請大家把握賺外快發財的好機會。

錢勝人、人勝天的悲劇【經濟日報╱社論】
   
2009.08.16 03:58 am
八八水災重創台灣,政府事前的防範和事後的救難都亂無章法,以往水災時早已慣見的種種批評和檢討,又紛紛出籠。然而過去一再檢討,災害卻仍一再重覆,必有其更根本的原因;例如心態上的問題:我們常以為人定勝天而肆意對抗大自然、破壞環境;我們常愛金錢或經濟甚於人命;政客更常重視選票甚於重視國家的金錢和其他利益。

首先要改掉隨便和老天爺對抗的心態。暴雨和土石流是台灣必然的現象,若沒有自古以來無數的暴雨和土石流,就沒有今天的平原。

水土保持做得不錯的日本,在關東大地震之後幾十年,山地都無法安定下來,而續有山崩。我國的山更高更陡,九二一地震的規模更大,我們的雨量也更大,因此也很可能有更多更大的山崩和土石流。勉強想擋住洪水及土石流的建設,最後不只常變成土石流的一部分,也常誘騙了很多人住到高風險的地方。

這次災後要重建時,我們應該避開危險地區,不要想再用水泥和生命去對抗大自然。我們也應該停止可能會過度破壞環境,或者引來高度風險的建設計畫。

其次,全民尤其是政府高層,都應該更重視人命,不要為了經濟利益而拿人命來冒險。我國幾十年來為了追求經濟發展,對國土做了超限的開發。大量砍伐森林、破壞水土種植果樹和檳榔等作物、在河川和山崖邊建築房舍、超量挖取砂石、割裂大地興建道路和水庫以及高築堤防與河爭地等等行為,莫不是為了私人的經濟利益或誇示國家的經濟建設成果。但這些利益和成果的代價,卻是人命一再的被害,以及全國一再付出很可能大於這些經濟利益的建設、救災以及重建的成本。

甚至到災難發生時,政府好像也仍未視人命重於一切。這次水災發生後,人們最心急的,是怎麼把危急的受困人民救出來,但最能承擔這個任務的軍隊卻未能及時大規模參與救難。當我們知道有大量人民困在災區,政府不只未主動請友邦派直昇機來支援儘速將災民撤到安全地區,還偷偷拒絕了外國救難支援的善意,卻接受了外國金錢的捐助。這真的是丟臉!我國要救災最不缺的就是錢,堂堂外匯準備全球第四的高所得國家,竟然只收外國的捐款,卻不請外國提供最欠缺的救難設備和專業技術,甚至還拒絕了外國的救難隊。這就是只重金錢不重人命的心態。

災難發生後,政府也未能儘速找出堰塞湖和其他可能再造成災難的地點,很多失聯的災區還是媒體先發現或搶進。政府至今不能告訴大家那些地方有多少人民和房舍被沖走,因此官方的死亡和失蹤統計人數,災後一周仍然可能不到小林村遇難人數的一半。高層官員卻更努力計算生產和經濟的損失,以及政府以重建為名可以多花的經費。政府高層巡視果園等經濟損失的時間,好像也多於搶救人命的時間。

這種種偏差的原因之一,是選票比人命甚至比經濟還受重視。政客常不惜犧牲全國長期的利益,而以允許破壞水土甚至傷及人命的短期開發建設利益來爭取選票。政客當然也要多去看還有大量選票的地方,而不是關心只有少量選票甚至已死去而沒投票權的人。我們無法期待政客改變這種心態,我們希望不必選舉的知識分子、媒體以及非政府組織能夠站出來,主動研究規劃我國可以配合自然環境而且保護人命的建設方式,持續提供人民正確的資訊,並且給政府壓力,讓台灣擺脫這種災難連年的悲劇。【2009/08/16 經濟日報】

用「社區服務」發揮學生力量【聯合晚報╱社論】
   
2009.08.16 03:55 am
救災工作持續進行的悲傷氣氛中,卻也由於民間社會力量凝聚,可以看見各種正面事例鼓舞人心。其中尤其以青年學生自發參與救災,令人安慰,也值得思考如何持續發揚這股力量。

在各地青年網友及大學生社團陸續號召志工救災之外,最新一則報導,出現了高中生的角色。阿里山區山美村的一名高中生,獲悉山上的族人受困,交通阻絕斷水斷糧,於是在PTT網站求援,連日來募集了大批物資集中於學校。今天將由各地自動前來幫忙的網友,包括五十多名台北體育學院師生,扛米徒步上山。在諸多令人心酸或感動落淚的新聞中,這批年輕學生的投入,格外讓人感受到所謂「明日的希望」!

青少年學生,本來應是「年紀小志氣高」的世代,但近些年來掛上「草莓族」的招牌,彷彿這一代的孩子們多不能吃苦、抗壓性低、缺乏人生目標。其實,罪魁禍首應是過度保護的父母和只知升學考試的學校教育。

今天的台灣校園多少注入了多元發展的特色,十幾歲孩子不乏已經有過登玉山、騎單車環島等經驗。但教育體制應更加強學生與社會服務的連結。不少國外的學校,學生從小就參與替弱勢服務、替社區募款一類的活動。美國的中學則多有「社區服務」的強制規定,要求學生每年若干時數的服務紀錄,從社區裡的老人院到動物庇護中心,都可見學生身影。一方面可培養年輕人的社會參與感,去感同身受一下弱勢者的處境;另方面也給予「自利」的回報,這些服務紀錄往往是學生申請升學的重要輔佐資料。

台灣的教改,改這個改那個,最弱的就是忘了教導學生要關懷社會和團隊合作。像日前引起公憤的上網竄改同學分發志願,以及颱風天占救災電話惡作劇的事件,都是過度競爭下造成學生只知成績、只顧自己的典型例子。其實,要青年學生去愛人愛社會,只要用對方法,是可以鼓勵出來教出來的。「社區服務」會是一個很好的途徑,希望「有品教育」往這個方向去考慮設計。【2009/08/15 聯合晚報】

前政務官蘇嘉全痛斥 馬的四不一沒有 害死災民〔記者蘇永耀/台北報導〕

台灣智庫昨邀前政務官對救災進行檢討。曾任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的前內政部長蘇嘉全痛斥,馬政府對風災是「四不一沒有」,從中央到總統府都沒決策能力,救災還不忘輔選,人民生命才不保。

政府無能無心 災民逃不出來
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在會中說,很多人這次批評馬政府無能,但他更擔心是政府無心。明明應把受困的災民優先搶救出來,但馬政府卻忽視人命的重要;當外國要幫助卻說不需要,以致於今天還有很多災民逃不出來。

沒有人溺己溺 至今還在卸責
智庫執行長鄭麗君哽咽批評,人溺己溺,不就是為政的基本道德嗎?馬英九、劉兆玄至今都還在卸責,實在無法接受台灣已淪為這樣殘忍的國家。總統受託於人民,沒有人溺己溺的基本政治道德,就不要從政。

擔任過兩任屏東縣長的蘇嘉全回憶這次八八風災說,當他與屏東縣長曹啟鴻聯繫,發現中央的支援不是很足夠;八月八日晚上便打電話給老縣長蘇貞昌快回屏東幫忙;隔天一早六點蘇便驅車從台北趕赴屏東,與縣府同仁一同救災。

蘇嘉全批評,對照行政院長劉兆玄來縣府四十分鐘,即直奔國民黨屏東縣長候選人住所,也沒通知縣府就到災區,縣府沒人知道與記錄。救災應不分黨派,他對閣揆那麼緊急時刻還不忘輔選,只找候選人陪,耿耿於懷。

勘災體制不分 資訊來源不全
蘇嘉全並說,馬英九到嘉義時,也沒有通知嘉義縣長陳明文。這種體制不分,如果發生在民進黨執政,老早就會被批評到辭職,但現在好像都沒事。難怪國民黨候選人會到處說縣長都調不來國軍,「都是我調來的」。

蘇嘉全並以「四不一沒有」形容馬政府的救災作法。首先是氣象局預測不準,包括一開始認定是中度颱風、暴風半徑以中北部為主,以致於南部沒有派駐聯絡官;也影響後續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的判斷。

其次,蘇嘉全說,中央的資訊來源不全,一條鞭的指揮系統不知道要聽誰。再者,部會之間整合不力,也影響包括國軍的及時支援;他說,之前擔任指揮官是「兇有名」;寧願過而非不及,吵架做結論,總比和氣不結論好。

蘇嘉全進一步說,第四是救災太慢。而最後「一沒有」就是從中央到總統府的決策能力,都有問題;他並說,過去陳水扁擔任總統時,一遇風災,會要求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每天給兩次報告,並主動詢問需要什麼協助。


不應政黨輪替 棄置經驗傳承
前交通部長郭瑤琪則從重建觀點提醒,預計設置的重建委員會,應注重災民的救助與安置;而且應立刻積極展開。尤其,現在防汛期還未過,到十二月都可能有颱風,殘破的家園禁不起二次傷害,政府應預作準備。

前農委會主委李金龍表示,他擔任主委超過三年,當過災害應變中心的協同指揮官。當時行政院副院長游錫堃曾因八掌溪事件下台,所以非常重視防災與救災,也建立很好防災體系。他認為不應政黨輪替,便丟棄一些好的傳承經驗。

救災人員請保重【聯合報╱陳龍吉/前省府秘書長(台北市)】
   
2009.08.16 03:58 am
風災後看到報導救災人員奮不顧身救災,不幸喪命,著實令人更加心疼。

想起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救災,只想盡快解決災民痛苦,不料竟於救災告一段落,代表省府致送國軍加菜金之際,發生腦溢血,幾乎過勞死。

筆者曾陸續參與大台北地區排水防洪規劃,及垃圾山大火救災等工作,民國七十三年六三水災、六一○北市南港、內湖、松山等地大淹水,陪同市長救災,深切了解災民痛苦,災區清理消毒重建之困難。

而後擔任環保首長,報到當天即是賀伯颱風橫掃全台,北中南均有災情,政府即刻於災難最嚴重的南投縣,設立集集災難指揮中心,相關官員在指揮中心向總統報告救災進度及相關困難與支援事項,大家急如星火地會同國軍、縣市、鄉鎮及民間力量調派資源搶救,盡快解決災民痛苦。

回憶那階段,覺得當時省府任務之一,有如國外防災總署,有中央充分授權又有資源,警政國防系統等單位又能迅速掌握資訊,縱向指揮橫向整合均頗有效率,精省後此一機制轉移至中央,加上災害防治法之規範,在作法上就相當不同。

呼籲救災及後續重建人員,從事救災或重建,均宜量力而為或分批、分階段休息後再出發。因為救災時往往會忘了自身安危,而致發生不樂見的事情。【2009/08/16 聯合報】

李「有我在」 馬「在哪裡」 觀感有別【楊舒媚/特稿】

    *中國時報   2009-08-16     雖然時空背景不同、災難成因不一樣,但總統直選後台灣遇到的兩次國家級災難九二一大地震、八八水災,很自然地,人們會拿李登輝、馬英九兩位總統的領導來做比較。

     一九九九年凌晨一時四十七分九二一地震發生時,李登輝在書房還沒睡,他接獲軍情系統各方面情報後,知道狀況不妙,十三分鐘內,他已指揮部隊抵達災區。

     隔天一早,李登輝坐車開到北一女門口,想到災區屋倒人亡,他坐立難安,當下決定不進府了,車子直接開往松山機場,搭軍機直接殺到南投災區。

     當天下午,李透過電視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告訴人民他接著要做什麼;晚上八點,召開等同國安會議的高層會議;同一天,行政院提出十五項緊急措施;央行連一千億融資都提出了。

     接著,李登輝想到遺體問題,因那牽涉到尊嚴與疫情,他要求速派檢察官驗屍;他想到民間習俗「頭七」的心裡治療,於是透過管道要民間團體辦大型法會並親自悼念;有災民告訴他無法參加「以工代賑」計畫,氣得老李要把當時的勞委會主委換掉;有如今參與救災的高官,那時抗命不下災區,李登輝也差點兒把他拉下來……

     李登輝未必做得完美,九二一當時也是怨聲不斷,但基本上他告訴人民「有我在」。

     馬英九也很努力,他一定也對外界批評覺得很委屈,但是,他有沒有讓人民清楚感受到「有我在」的訊息?還是讓人民不斷質疑馬英九「在哪裡?」

     「有我在」與「在哪裡」,這就是兩位總統給予人民的不同觀感與差別所在。

熱門話題-救災之外 還有燃眉之急【容鳴/北市(備役海軍軍官)】

    * 2009-08-16      * 中國時報
     政府救災不力,指揮體系紊亂是主因,尤其政府高官嘴巴裡說「苦民所苦」,但災民真正需要協助的項目,卻不見政府有具體且快速的反應。試舉三件事情,請有關部會思考:

     一、戶政單位立即進駐各收容中心,為民眾辦理身分校對並補發身分證(已建影像檔案)和戶口名簿,順便統計確切之傷亡和生存人數。

     二、健保局也立即派員進駐災民收容中心,除了治療傷患和提供基本健康檢查外,也應迅速補發健保卡。

     三、與戶政及健保單位同步,政府可指定台灣銀行應準備大量現金,馬上到收容中心現場造冊發放救急慰助金,提供災民緊急購買衣物用品和藥品。在收容中心的受災民眾,絕大部分是家破人亡,身無分文,證照全失,最重要的是思考短期未來的生活需求,這有待政府妥慎的規畫作為。

忘了加上「暫時」的政府◎ 高金池

感謝外交部夏立言次長,他說婉謝各國物資及人員的協助,是「忘了加上暫時」的文字疏失。這樣的解釋,可以說是九劉政府荒腔走板的最佳註解,讓我們看清了各項政府的宣示。

「愛台灣」的口號,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應該是「暫時愛台灣」,選前喊喊就算了;
「以台灣優先,對人民有利」,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等時機一到,就會全面傾向中國;
「節能減碳,環境永續」,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只有在作秀時說說,在面對財團時,排放多少CO2也無妨;
「完全執政,完全負責」,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只有在當選的那一天算數;
「維護司法獨立,絕不干涉個案」,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指的是在宣判對馬英九有利時的態度;
「推動品德運動」,
抱歉,是「忘了加上暫時」,幫馬英九造神時讓台灣強調有品就好了……,

「不統不獨不武」、「關心西藏人權」、「向二二八家屬致歉」、「建立廉能政府」等宣示,
加上「暫時」二字,我們就比較容易理解了。

原來九劉政府的各項政策宣示,人民在理解前,需要自動補上「暫時」,說得多好聽也沒用,

重點是,當「暫時」過了之後,他們心裡想的是什麼?

感謝夏次長,立此不朽名言:「忘了加上暫時」。
(作者為天災重創、至今仍無法返回原校園的國小校長,筆名)

如果…我願意…◎ 黃安然(作者為科技公司經理人)

「如果有人覺得聽到『我把你們(原住民)當人看。』這句話不舒服的話,我願意道歉。」從馬英九以降,類似這種「如果」…「我願意」的道歉(?)自責(?)屢見不鮮、罄竹難書,而外交部的夏立言就是最新一例:「如果說有瑕疵,應該是忘了加上『暫時、現階段』沒有接受援助的需要,屬於文字疏忽,我已寫報告自請處分,願意接受任何懲處。」

如果道歉僅是因為對方不舒服,而不是自己認為言行有錯、有不妥,這是哪門子道歉?如果沒有錯,為何不善盡為自己辯護而屈服於他人呢?但是,不滿的人若再繼續追究,獲得的必是狀似無辜而聲音溫柔的回應:「我不是道歉過了嗎?」這像不像「我不是來了嗎?」「你不是見到了嗎?」

此例雖非空前,相信也不會絕後於馬劉政府。我只能說:「如果人民仍對他們有所期待的話,我相信他們是極為願意如此這般地『如果…我願意』下去!」

下一座斷橋 掉下去的可能是我◎ 柯耀庭

(作者為虎尾科技大學兼任副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莫拉克颱風帶來的狂風暴雨,造成全台交通史上最嚴重的災情;依交通部公路總局資料,全國各級公路計有一三五處發生坍方或路基流失的狀況,至八月十一日有九十三處尚未搶通,仍有二十九座橋梁封閉中,十一座橋梁斷裂,其中六座評估原列安全,十一座斷橋其橋齡介於十七年至廿八年者有八座;離譜的是,雙園大橋橋面塌落竟然達將近五百公尺那麼長。另外,去年(二○○八)中秋強颱辛樂克造成的六橋斷裂,其橋齡介於十年至廿八年者占一半之多。

為了解橋梁的安全規範,上網查到的資料有:歐洲EURO CODES 1999規範規定橋梁等各種土木工程結構物的設計工作壽命不小於一百年;一九九四年美國AASHTO設計使用年限為七十五年;一九九七年日本建築工事標準仕樣書.同解說JASS 5對於長期使用年限為一百年,標準使用年限者為六十五年。但我們台灣的橋梁竟然十七年至廿八年就斷了。天啊!太可怕了,差那麼多,你對相關施工單位、監督單位有信心嗎?橋梁品質出問題可能的幾個原因,評估錯誤設計不良、施工偷工減料、監理單位失責、管理維護不當,問題為何?斷橋,能不究責嗎?

在台灣,最大的隱憂是官商勾結,監督單位與施工單位狼狽為奸,低價得標、追加款貪污,若是如此,草菅人命,依法應追究刑事責任,司法單位可以不落實責任追究嗎?政治人物搏台灣人的感情,露一下台語說:「你死(是)台灣人,我罵(麻)死(是)台灣人,咱大家攏死(是)台灣人」。你我若不在乎,災難相信還會再來,哪天不幸碰上了斷橋,我掉下去了,怪誰呢!


焦元溥:來自全世界的愛【聯合報╱焦元溥】
   
2009.08.16 03:58 am
八月九日,拉貝克姊妹(Katia & Marielle Labeque)在倫敦逍遙音樂節演出。音樂會後我接到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簡訊—這次不是賀電,卻是急切詢問:「我在電視上看到台灣災情。大家是否安好?我可以做什麼?」

隔天送拉貝克姊妹回巴黎,在車站她們拿出一個信封:「昨晚看到新聞,非常震驚難過,請幫我們把這筆錢捐給需要幫助的台灣朋友!」雖然我人在倫敦,但仍然主持兩個廣播節目。他們的好意與善心鼓勵我聯繫認識的其他外國音樂家好友,希望他們能給我幾句話在節目中播出,盡一點心力。

但我收到的回函卻遠遠不只是關心—無論人在何處,這些音樂家清晰記得台灣的美好,所有人都慷慨解囊,希望災民早日度過難關。台南女婿列文(Robert Levin)和莊雅斐,造訪高雄數次的賀夫(Stephen Hough)以及我們所熟知的安寧、簡佩盈、嚴俊傑、陳毓襄,早就以各種的管道給予援助。「面對災難巨變,我們感同身受!」歐爾頌(Garrick Ohlsson)、伊瑟利斯(Steven Isserlis)、紀新(Evgeny Kissin)、齊柏絲坦(Lilya Zilberstein)、葛拉夫曼(Gary Graffman)、羅傑(Pascal Roge)、薩洛(Alexandre Tharaud)、薇莎拉絲(Elisso Virsaladze)、白建宇(Kun Woo Paik)、魯迪(Mikhail Rudy)、波哥雷里奇(Ivo Pogorelich)表達最深的慰問(截稿前),願受苦的同胞身心早日得到安頓。他們的匯款一批批到來,大家更各自分配:蕾昂絲卡雅(Elisabeth Leonskaja)捐給空勤總隊殉職英雄的遺族;在越南出生成長的鄧泰山(Dang Thai Son)深知颱風的可怕,熱心捐助家扶中心;二月才在利嘉演出的巴福傑(Jean-Efflam Bavouzet)憂心忡忡,指定幫助台東的災戶。沒來過台灣的費瑞爾(Nelson Freire)也表達關心,甚至還幫忙募款:「我已把你的信轉給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她向來熱心,一定會幫忙!」至於已經在四年前自公開演出中退休,今年八十四高齡的史蘭倩絲卡(Ruth Slenczynska)更是決定只要有場地,她願意打破承諾,來台灣舉行賑災募款音樂會!

奉獻付出是相當個人的事。這些音樂家本為善不欲人知,但十三日國內表演藝術界的台北大安森林公園串連義演「鼓舞明天」讓我明瞭,在如此非常時刻,散播關懷絕對比憂讒畏譏更重要:如果這些音樂家曾經以演奏感動過你,現在他們願意以自己的名字喚起大家的愛心。災難很大,力量很小,但即使距離遙遠,他們仍以身作則、出錢出力,希望愛樂朋友也能在工作崗位上盡其所能,為風災中受苦受難的同胞提供關懷與幫助。

或許也正是面對這樣的處境,我們比任何時刻更需要音樂與藝術。「愛與感受何其豐富,言語無法表達,我們才有了音樂和藝術—而愛,是這世上唯一能戰勝死亡的力量。」僅以齊瑪曼的話為這篇文章作結。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有那麼多國際演奏家在樂聲中為災民祝福祈禱。他們與台灣同在,和大家一起「鼓舞明天」!(作者為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候選人、大英圖書館愛迪生研究員)【2009/08/16 聯合報】

文建會義賣賑災 20藝術家響應【中央社╱台北15日電】
   
2009.08.15 08:17 pm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發起「藝術義賣,愛心賑災」活動,已獲得約20名知名藝術家響應,捐出作品參加29日在國父紀念館翠溪藝廊舉行的義賣,所得全部捐助賑災。

響應義賣的藝術家,遍及水墨、書法、版畫、油畫界的重要畫家,包括李奇茂、黃光男、朱為白、廖修平、李錫奇、顧重光、何肇衢、江明賢、王南雄、李義弘、周澄、連勝彥、張炳煌、鍾俊雄、謝孝德、李重重、徐瑞、羅振賢、鍾俊雄、莊普。

文建會表示,這次莫拉克颱風來襲,南部民眾家園嚴重受損;文建會特別邀請藝術家奉獻作品義賣,立即獲得黃光男、李錫奇、顧重光、廖修平等人贊同,一天即獲20人連署響應。

由於發起時間短促,文建會表示,如有藝術家願意主動參與,請與國父紀念館展覽組尹小姐聯絡,文建會希望能募得100幅畫作,參與義賣救災。

義賣的藝術家作品將於29日到9月3日在國父紀念館翠溪藝廊展覽,民眾可以前往參觀並認購
,捐輸愛心,為災後重建奉獻力量。【2009/08/15 中央社】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