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詞》高適 
萬騎爭歌楊柳春 
千場對舞繡麒麟 
到處盡逢歡洽事 
相看總是太平人 

《錢虢州以三堂絕句見寄,因以本韻和之》白居易 
同事空王歲月深, 
相思遠寄定中吟。 
遙知清淨中和化, 
只用金剛三昧心。 

《江草歌送盧判官》皇甫冉 
江皋兮春早,江上兮芳草。 
雜蘼蕪兮杜蘅,作叢秀兮欲羅生。 
被遙隰兮經長衍,雨中深兮煙中淺。 
目眇眇兮增愁,步遲遲兮堪搴。 
澧之浦兮湘之濱,思夫君兮送美人。 
吳洲曲兮楚鄉路,遠孤城兮依獨戎。 
新月能分裛露時,夕陽照見連天處。 
問君行邁將何之,淹泊沿洄風日遲。 
處處汀洲有芳草,王孫詎肯念歸期。 

(論)《鄭伯克段於鄢》 
這不是詩,是左傳篇名 

初,鄭武公娶於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難產),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屢次、每每)請於武公,公弗許。 (姜氏生莊公時難產,所以厭惡長子,寵愛幼子,埋下日後紛爭。)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姜氏為共叔段請求以製這個地方做為封地。) 。公曰:「制,岩邑也(地勢險要)。 虢叔(虢,音同國)死焉,他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雉,古時用以計量城牆大小的單位。杜預˙注:方丈曰堵,三堵曰雉。一雉之牆,長三丈,高一丈,侯伯之城,方五里,徑三百雉。故其大都不得過百雉。) ,國之害也。先王之製, 大都不過參國之一(國城的三分之一); 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不遵守法度),非制也,君將不堪。」 公曰:「姜氏欲之,焉闢害(如何避害)。」(語意間流露出不滿母親姜氏行為) 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其實莊公早已有對策, 只是按兵不動,等待時機而已。)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鼓動邊夷靠攏京城大叔)。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 公曰:「無庸,將自及。」(不必擔心,他是自己找麻煩)。 (莊公胸有成竹!) 

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於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共叔段的土地廣大)將得眾。」 公曰:「不義不暱(暱,親近;友愛),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姜氏要做內應)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 

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於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書(春秋)曰:「鄭伯克段於鄢。」段不弟, 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 (孔子難以下筆。若言「出奔」則表示共叔段有罪,而檢討事件前因後果,莊公亦有過夫;莊公先縱容共叔段,姑息養奸, 使自己的弟弟一步步走向叛逆之路, 然後再一舉消滅之,實有失兄長教誨之責任。) 

遂窴(音同治;安置)姜氏於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 既而悔之。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 (捨不得吃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 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贈送)之。」 公曰:「爾有母遺,繄(音同醫;位於句首的語助詞。同維﹑唯)我獨無。」 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掘) 地及泉,隧而相見(在隧道中相見), 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既要與母親和好,仍要顧全自己的面子,莊公虛情假意可知。)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音同易;舒坦快樂的樣子)。」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賜與)爾類。』其是之謂乎。」 

-----------------------------------------------------------------------------------------------------------------------------------------------------------------------

當初,鄭武公娶了申國國君的女兒為妻,叫做武姜;生下了莊公和公叔段。莊公腳在前倒生下來,使姜氏受了驚嚇所以取名叫'窹生',武姜因此討厭莊公。武姜疼愛共叔段,想立他為太子,多次向武公請求,武公都沒有答應。 

等到莊公當上了鄭國國君,武姜為共叔段請求把製這個地方作為他的封地。莊公說:"制是個險要的城邑,從前虢叔就死在那裡,如果要別的地方,我都答應。"武姜又為共叔段請求京這個地方,莊公就讓共叔段住在那裡,稱他為"京城太叔"。 

祭仲說:"都城超過了三百丈,就會成為國家的禍害。按先王的規定,大的都城面積不能超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超過五分之一,小的不超過九分之一。現在的京邑,大小不合法度,違反了先王的製度,這會使您受不了。"莊公回答說;"姜氏要這麼做我怎能避開這禍害呢?"祭仲說道:"姜氏有什麼可滿足呢?不如趁早給他另外安排個容易控制的地方,不讓他的勢力蔓延。如果蔓延開來,就難於對付了。蔓長的野草都除不掉,更何況是您受寵的兄弟呢?"莊公說:"幹多了不仁義的事情,必定會自取滅亡,您姑且看著吧。" 

不久之後,太叔命令西邊和北邊的邊邑也同時歸他管轄。公子呂說:"一個國家不能容納兩個君王,您打算怎麼辦?如果您想把國家交給大叔,就請允許我去事奉他;如果不給,就請陳掉他,不要使百姓產生二心。"莊公說:"用不著,他會禍及自己。隨後,太叔又把雙方共管的邊邑收歸自己,一直把邑地擴張到了廩延。公子呂說:"可以動手了。他佔多了地方就會得到百姓擁護。"莊公說:"不行仁義就不會有人親近,地方再大也會崩潰。 " 

太叔修建城地,聚集百姓,修整鎧甲,製造武器,訓練步兵,修造戰車,要偷襲鄭國國都。武姜打算為他打開城門作內應。莊公得知了太叔偷襲的日期,說:“可以動手了!”"他命令公子呂率領二百輛戰車去攻打京邑。京邑百姓背叛了共叔段,共叔段逃到了鄢地,莊公又攻打鄢。五月二十三日,共叔段逃奔去了共國。 

於是莊公把武姜安置到城穎,並向她發誓說:"不到地下黃泉,永遠不再見面。"不久他又後悔這麼說。考叔當時是穎谷管理疆界的官員,他聽說了這件事,就送了些禮物給莊公。莊公請他吃飯,他卻把肉放在一旁不吃。莊公問他為什麼,穎考叔回答說:"我有個母親,我的飯食她都吃過,就是從未吃過君王的肉羹,請允許我拿回去給她。"莊公說:"你有母親可以送東西給她,唯獨我沒有!"穎考叔說:"請允許我大膽地問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呢?"莊公把心理後悔的事告訴了他。穎考叔說:"君王您擔憂什麼呢?如果掘地見水,打成隧道去見面,那誰能說這不是黃泉相見?"莊公聽從了穎考叔的話去做。莊公進入隧道,賦詩說:"隧道當中,心里和樂自得!"武姜走出隧道,賦詩說:"隧道之外,心中快樂自在!"於是,母子關係又與從前一樣和睦了。 

君子說:"穎考叔真是個孝子。他愛自己的母親,還影響了鄭莊公。《詩·大雅·既醉》說:'孝子德行無窮,永久能分給同類。'大概說的就是這樣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