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1
    中國時報
   

     《紅樓夢》後四十回是不是曹雪芹本人所作?這樁文學公案,植物學家潘富俊以他獨門的「植物考據法」加以破解:經過他的統計,《紅樓夢》後四十回出現的植物數量與種類,比前八十回銳減許多,他斷定:「如果不是曹雪芹突然摔樓腦袋空白,就一定是別人續寫的!」

     六十歲的潘富俊生平兩大愛好是植物與詩詞,只要談到這話題,他就兩眼發亮、口沫橫飛。過去他花數十年時間,一一考據出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植物樣貌,出版《詩經植物圖鑑》、《紅樓夢植物圖鑑》、《福爾摩沙植物記》等書,近日推出《中國文學植物學》為集大成之作。

     留美取得農藝博士,歷任林業試驗所生物組組長、恆春研究中心主任,十二年前靈機一動,在台北植物園規畫「詩經植物園區」,終於把兩大愛好結合,大獲好評:「有些老先生發現,讀了一輩子的《詩經》裡植物原來長這樣,都好驚奇!」

     憑著數十年來地毯式搜尋書海的功夫,他在《中國文學植物學》分詩經、楚辭、章回小說、國畫等篇,考據文中時記生態,還原文人筆下的植物樣貌,也收錄古今易混淆的植物名稱。比如詩句中的「雞頭」原來是芡、「鴨腳」是銀杏等。

     除了沉浸書海,潘富俊更奉行「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每年出國四、五趟,別人覽看古蹟山水,他卻彎腰埋首草木之間。他曾大老遠跑到成都的杜甫草堂,只為看一眼「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裡的「柏」。

     研究出名聲後,近年大陸許多園林搶著邀他規畫文學植物區,預計今年開幕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也有他以台灣史為主題設計的植物園區;如他以台灣馬桑作為「霧社事件」的代表植物,「因為它有毒,許多原住民選擇吃這種植物自殺。」

     他還曾發想以植物寫作成推理小說,當被問到會以哪一種植物代表自己?他毫不猶豫回答:「豆蔻!因為期許自己永遠青春啦!」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