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事件,如今來到一個觀察「信用」的哲思時段。
信用,是很有意思、很微妙,看不到摸不到,卻如實存在的東西。
日本人很care這個東西,甚至稱為是一種「義」的美德!
中國人也很強調。只是,通常華人社會價值中越去強調的,往往就是「越不存在」或「越會被辜負」的東西!
.

商場江湖上,「信用」才是任何一個財團企業的真正資產。
特別是銀行金融往來,企業信用累積,這才決定了融資放款、現金周轉乃至利息高低的額度。
對於頂新味全如今的「信用破產」,內閣中只有台灣銀行的李紀珠直率的以國家銀行龍頭的位階,宣示了頂新的「信用」在這些假油事件中毫無價值。
我不認為財政部現在宣示會查稅、追查營利所得、追查海關五年進口相關油品資料是「真動作」!
輿論壓力造就江內閣的壓力驟大,影響執政選情已經難以估計。
事實上,這些也根本都是財政部第一時間,八百年前早就該對「信用有問題」(去年大統事件,頂新已經被發現查漏並補繳稅四億元)的頂新,SOP上早就應該出手的事!
嚴格來說,政府部會,甚至是比頂新還早就更沒「信用」的!
.

於是,頂新魏家兄弟找了潤泰尹衍梁出面,企圖填補這個「信用破產」。
尹衍梁是兩岸紅頂商人,平日低調很少出面。這次為了魏家親上火線,是一場「冒險相挺,拿自己的『信用』質押在這場食安危機」之上。
對於大多數兩岸政商產業乃至宗教領域的人士而言,尹衍梁算是「信用卓越」的人物。
捐出大部分的家產,設立華人的「唐獎」之外,眾所皆知尹衍梁拜已故的南懷瑾居士為師,數十年在兩岸之間一方面拓展事業規模版圖,另方面也經常受師囑咐,協調某些具備兩岸政治戰略高度的關鍵。
但無論如何,畢竟尹衍梁只有他一個人!最終他也只能習慣性的「一切都找中研院翁啟惠」!
就戰略上,頂新魏家如今有了「尹衍梁的信用來墊背」,小小出個1億美金,又可以啥都不幹,是聰明切割的高招!
尹衍梁當然也不是笨蛋!他也提到了監督食安委員會「到位」之後,他也就要退了。
信用破產的人,總就是不斷的侵吞他人的信用墊背;擁有信用的人,拿自己的信用為他人背書也要有個極限。
這些都是乍看之下是「情義」,實際上是一場「信用之戰」的江湖生存之道。
.

這兩天以臉書為所有起點,我在蘋果日報與如今繼續登在UDN,寫的有關批判慈濟的文章,顯得我是一個「打擊慈濟信用」的討厭鬼呢!
蘋果的那篇「慈濟裡的味全」,有分即時新聞與紙版專欄兩個網頁連結,昨天合計將近4萬多點閱。
雖說也有反對批評我觀點的留言,但顯然文章本身所觸動的,是許多人早就埋藏心中多時「對於慈濟如今經營走向的『信用』,早就產生質疑」!
而頂新與魏應充,只是「驗證了人們共同的遲疑」而已。
.

我自己只是一個如今旅居香港與亞洲的單純「討生活、過生活」的媒體人,基本上也沒有任何足以或有必要與慈濟相抗衡的「信用」可言。
但對於世事趨勢,特別是對於「佛教信仰遭受金錢勢力的流俗質變」,我有20多年強大且長期的觀察洞悉,手上掌握各種兩岸三地及亞洲華人的佛教界人物及態勢的秘辛,是這個「無所求的洞悉」,令我無畏。
慈濟全球有數百萬的信眾,包括尹衍梁與我的諸多前輩及好友也都是慈濟人,但「數量」與「真相」無關!
慈濟決策高層「1.欠缺反省與機制、2.不斷籠絡財富階層扭曲慈善信仰的本質並遠離素樸的族群、3.越來越讓人驚悚的各種僭越於佛法的個人神格化崇拜,乃至4.不斷變相進行資產擴展吞噬社會資源早已遠離慈善初衷」,才是讓慈濟自己「信用受損」的真正主因。
我沒興趣反慈濟,我只是負責試著把那些「明明大家都看見、也都這麼看著」的事情,稍微層次分明的講清楚而已。
.

「信用」的極致,名叫「偉大」。
尹衍梁還有相當的信用,因為他還清醒,從來不認為自己「偉大」。
各地的靜思堂花再多錢、蓋再大,慈濟或證嚴法師也沒有任何資格,認為自己「偉大」。
越來越追求一種「形式的偉大」,數百萬人每個月的涓滴慈善捐款,如今資源大半都花在土地資產、自我宣傳與組織吸納,完全讓人生厭!
慈濟基層付出生命時光奉獻的人們,令人尊敬;但為什麼慈濟「決策高層」毫無資格說偉大?因為他們是「享受尊崇、支配資源」的人。
慈濟的發展走向,在他們少數人的意志支配下,就所有社會大眾至今所共同得見:包括「侵吞北市內湖園區成為『慈濟園區』」在內,這些遠離樸素而打著慈善之名,卻處處彰顯著慈濟勢力只剩下「刻意巨大」與「拓展吞噬」來說,慈濟對我早已沒有任何「信用」可言!
.

有一個人在2006年離開慈濟,是我認為對於慈濟的變遷,要遠比我還更清楚千百倍的人物。
至今已經底低調沈默了許多年的姚仁祿兄,當年在慈濟決策高層,經歷了各種連「看遍大風大浪的我」也驚悚萬分的階級鬥爭而離開;儘管他大半輩子堪稱奉獻了所有「青春、專業、靈魂」給慈濟的。
我不認識他,但他曾經是令我無比尊敬的慈濟人。當年他追求或者「信守著慈濟的樸素價值」,但最後如何被擱置邊緣,最後黯然離開的過程,也是我開始認真凝視「慈濟開始變形」的指標!
慈濟,是誰的?是證嚴法師的?
還是每年上數萬人藍白衣衫,分批向證嚴法師頂禮聆聽開釋,氣氛彷彿祥雲繚繞所謂的「所有慈濟人」的?我自己從不看這些呢!
只要仔細盯著慈濟「哪些人在做決策」?做了什麼「真正花大錢投資什麼」的決策?以及最終,這些決策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貧苦受難的人們」,還是為了「慈濟自己」?
慈濟的「真正信用」,就在這裡。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