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與唐湘龍在空中連線,簡單報告今年中國時報粽子鑑定團的結果,我知道,透過廣播的傳送,我口中吐出的粽子粒粒美味,可是誰知道我的胃正在發酸,因為在短短兩天十四小時之內,我的肚子迎接了33款粽子(其實還更多),讓我不禁想起多年前所進行的小吃王擂台賽,一周內吃遍三十餘家大台北地區的蚵仔麵線,並在決賽當天開車拖著評審團再吃一次入圍前十名的麵線攤,我只記得當時只要有人談起:「蚵仔麵線」這四個字,我就想吐。

 美食記者就是如此,大家看我們白吃白喝白玩白拿,其實日子那有那麼好過,去花蓮採訪小吃,算一算從早到晚共吃下十八種東西;到台東採訪美食,最後一站竟是在羅東夜市邊嘔吐,我也知道貪多嚼不爛,可是總想要一網打盡,包山包海,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

 一年有三節,三節都是恐怖美食的終點,試吃年菜後吃粽子,吃完粽子後嘗月餅,好像一場永無止境的輪迴.前一陣子,業界最資深的美食記者-民生報錢嘉琪退休了,當我用msn向她報告這場大規模的粽子試吃時,她說出「我終於解脫」的話!她的冷眼,讓我生氣;她的高興,令我嫉妒,我決定下次不管是什麼美食的鑑定,都要拖她來當評審卡一腳,為她重溫舊夢。

 你問我:不要這樣搞行不行?答案當然可以,只要將業者e來的新聞稿照抄一遍,也能編出漂亮的版面,可是經常這樣偷懶,總覺得對不起自己領的薪水,總想玩點兒不一樣的,尤其是媒體的大規模美食鑑定,始於中國時報美食版.三年前我從中晚調到中時,就想在版面裡玩花樣,所以才發明美食鑑定團、小吃王擂台賽等評鑑,讀者看得可過癮,我可慘了,明知不能這樣搞,可是碰到大節日還是忍不住手癢,這次我老毛病又犯了。

 找來刁嘴美食家天蘭姊、幫超商通路採購粽子的茂雄、時報周刊的美食美女敬宜,以及前美食雜誌編輯舒旳、室內設計師玉施,還有去年跟著我實習美食的漂亮小記者惠姍等,組成移動式的美食鑑定團.移動式是我最得意的創意,以往都是請飯店業者將粽子集中到一個地方,然後再請評審一次吃個夠,可是粽子這東西,大多要熱著吃,集中處理有熱有冷實在不公平,只好將腦筋動到評審身上,乾脆請評審動來動去還快一點兒。

 結果,除了吃下很多粽子以外,還得出下列幾點結論:

 一、大飯店的粽子不一定好吃。這是我以前就確定的事,因為有部份飯店的粽子根本就是OEM,請外面工廠代工的,可是我今年更加確定,有飯店的粽子還真是難吃到斃,而且還非常難得的是,一粒粽子裡居然無一可取,從糯米、蝦米、香菇、豬肉等都是超低標準,比路邊攤的還不如,糯米裡還有像蟑螂屎一樣的陳味,令人作噁。

 你問我是哪一家?對不起,這裡不告訴你,請見六月五日中國時報粽子鑑定團的跨版報導,裡面自有蛛絲馬跡可循。

 二、有高級食材的粽子不一定好吃。最近幾年飯店粽子總是花樣百出,最近流行的是鮑魚和燕窩,首先說到鮑魚,不管是整粒或是一大片,味道全都被粽子給吸跑了,而且鮑魚滷好了再放進糯米裡蒸,基本上等於再加溫的剩菜,散發出的海鮮味,十之八九不會可口.至於燕窩則令人感到啼笑皆非,大家打開粽子都在找那坨透明狀的口水,那怕那坨口水的重量已達15至20g那麼多,但在粽子裡仍屬滄海之一粟,就是很難看到啦,評審用門牙咬燕窩的樣子,堪稱經典畫面。

 今年還有鴨肝、牛肉、雪蛤等等好料,似乎都與粽子的八字不合,一位評審說得直接:與其要賣我一粒六百元的鴨肝粽,還不如直接給我一份鴨肝!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