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慾望城市》中,女主角凱莉新年夜接到電話,冒雪穿越半個紐約陪伴孤零零的好友米蘭達,畫面外幽幽響起紐約人迎新送舊最愛哼唱的〈友誼萬歲〉(Auld Lang Syne),餘韻裊裊的女聲頌讚友情,賺取女性觀眾帶笑的淚水。其實這是首蘇格蘭民謠,但少人知道若非蘇格蘭詩人Robert Burns無意聽到老人用顫音吟唱的曲調,給他靈感寫成詩,就不會有這首歌傳世。


《溫柔愛我》書影
許多受人喜愛傳唱不歇的西洋金曲背後都有動人故事,跨行當作家的樂手柯萊爾(Max Cryer)在新書《溫柔愛我》(Love Me Tender)中,細數四十首懷念老歌的典故,有些脫胎自民謠,有些來自音樂劇,有些只是碰上對的時點。老歌發燒友必然對書中如數家珍的老歌老明星充滿驚喜慨嘆,勾起無限回憶。

貓王最家喻戶曉的金曲〈溫柔愛我〉(Love Me Tender),原初是美國內戰時的民歌Aura Lee。有時歌詞一改動,整首歌命運會大大不同,「披頭四」保羅‧麥卡尼譜出Yesterday曲調,最先想到用「炒蛋」(scrambled eggs)開頭,歌詞是「Scrambled eggs, oh my baby how I love your legs.」。幸虧後來改用「yesterday」取代「scrambled eggs」,經典名曲不致成了搞笑嘻哈。

Richard Rogers邊吃午餐邊為電影《南太平洋》主題曲Bali Ha'i寫曲;他看完歌詞,迅速在背面記下曲譜,接下來吃甜點;替音樂劇《西城故事》寫詞嶄露頭角的Stephen Sondheim,他的失戀名曲Send in the Clowns本是為舞台劇中女演員Glynis Johns所寫,「字句簡單,有足夠的時間換氣」,後來由民謠歌手茱蒂‧柯琳絲(Judy Collins)翻唱才竄紅。寫〈銀色聖誕〉(White Christmas)的Irving Berlin,想要在歌中傳遞「創造希望、承受遺憾、接納幽默和培育愛與忠誠的能力」。

名曲故事還有:1855年Jane Ross將愛爾蘭小村市集上風笛手演奏的旋律抄下來,變成家喻戶曉的悲歌Danny Boy。其他像〈生日快樂歌〉、〈奇異恩典〉、〈小白花〉、〈平安夜〉、〈莉莉‧瑪蓮〉、〈月河〉、〈綠袖子〉,都翻箱倒櫃找出來歷。

書中亮相的名人有唱紅《銀色聖誕》的平克‧勞斯貝、詩人艾略特、電影《綠野仙蹤》高歌Over the Rainbow的童星裘蒂‧嘉倫、英國搖滾巨星艾爾頓‧強以及1930年代由德國到好萊塢發展的「藍天使」歌姬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

柯萊爾指出,流行音樂表面上與詩、交響樂、小說或新聞報導大異其趣,但和這些藝術都有共通的本質,都是當下即時的表述,以完美的字句或節奏捕捉剎那的吉光片羽。

【2008/11/09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