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裡個個手底功夫了得,動作慢了難免吃虧,像張先生右手不便,靠不甚靈光的左手拿筷子或湯匙,速度一慢,啤酒魚只剩魚頭和魚尾巴了…

這頓晚餐,劉先生合該是吃不上的。

眾人坐定,菜還沒上桌,劉先生最後一個走進來,環視一周,發現沒有他坐下來的餘地,喃喃說著:「怎麼沒座位了呢?」他轉身揚手招來服務生。

「妳數數看,這裡總共有幾個座位?」服務生來了,劉先生慢條斯理要她先練習算術。

加椅子讓領隊就座 旅行團裡臥虎藏龍

數完人頭,他再說道理,一樣慢條斯理的:「一桌得坐上十個人,座位少了,就有人得站著吃飯,這就不像話了,對不對?喏,現在是我站在這兒,所以呀,妳還要加張椅子才成。」一番話說得字正腔圓,外加抑揚頓挫,初見面,會讓人以為是個大學教授。

他彬彬有禮,「對不起」、「謝謝你」常掛嘴邊。每說一句話,主詞動詞受詞一個不缺,絕對是一個完整的句子。論起事理,一定從前因說到後果,絲毫不含糊,聽起來好像說得很有道理,不過,細想,內容空洞沒甚麼道理。所幸,劉先生不是教授,是旅行團領隊。

劉先生帶領的旅行團,從台北來到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團員來自四面八方,何老是退休將軍,與何老太四處雲遊,最是寫意向晚時分,老夫妻走到哪都輕聲細語,看著就是對神仙眷屬。還有一對情侶,美女住台北,帥哥住高雄,一南一北,大家稱他們南北合。

此外,另有三人行,還有單槍匹馬的。且說三人行,乃三個來自桃園的資深美女,一如天下的姊姊妹妹,走到哪總是吱吱喳喳,好像麻雀在開會,說不完笑不停。其中最資深的劉大姊,已是抱了兩個孫的阿嬤,平日專業理髮,靠剪刀剪出兩間店鋪,一間出租,一間自「理」,自己開家庭理髮店。

她的理財祕笈靠內線消息,一個建設公司老闆到店裡理髮,透露訊息,她大膽下注,一口氣訂了五戶,交屋之前就轉手賣了三戶,小賺一筆,事後還有些後悔:「吽喲,那時候買到就賺到,只要再熬一下會賺更多。」

劉大姊說話總有奇特的語助詞,談到當年房地產飛漲的天寶遺事時,「吽喲」聲綿長悠遠,吆喝助興,效果淋漓盡致。另有一件「吽喲」聲不斷的事,她在桂林做了一件寶衣,布料還是從桃園菜市場買了帶過海的,一到桂林,她向領隊劉先生說了想找裁縫師的心願。劉先生不置可否,她轉向地陪楊小姐求援;楊小姐比較有興趣的是,晚上有幾個人隨她去看秀、有幾個人要按摩。

不得已,天助自助,劉大姊自己上街找裁縫:「吽喲,我逢人就問那裡有做衣服的,找到那個巷子裡,烏漆抹黑的,吽喲……」

燒鴨啤酒魚上桌囉 手機響起他接電話

隔天夜裡,快十一點了,團裡每個人,都被劉大姊的裁縫師敲門問候,衣服做好送到,卻不知主人在哪裡,只好逐門找人,每開一次門就得展示一次衣服。劉大姊的寶衣人人好奇,先睹為快,饒是這般,第二天劉大姊迫不及待的新衣上身時,大夥兒又目睹一個驚奇,只見前襟開敞露個小肚腩,上衣少了一排扣子,扣眼倒是有的,顯見裁縫師忙中有錯。「吽喲,她說要趕工做,我還多給了一百塊錢呢。」

團裡還有個單槍匹馬的張先生,五十出頭,長得一表人才,原是工程師,卻因兩度中風,四肢不良於行動,甚且連話都說不清楚,他倒樂觀的把遊山玩水當復健,獨個兒參加旅行團,不帶箱籠,隨身一只背包,遊遍大江南北,只差新疆和西藏沒去。

由於行動不便,每到一個景點,落在最後頭的總是張先生,而陪他的總是領隊劉先生;晚上,到了投宿地點,還陪著滿街找電話亭,因為張先生每到一個新地方,都要隔海向家人報平安,街頭公共電話可比旅館便宜多了,劉先生費了心,張先生省了銀子。

這天,劉先生就是趁空到外頭打量著找公共電話,完事回到餐廳,一瞧,餐桌滿座,招來服務生,一番教誨,爭取到座椅,剛要坐下,手機鈴響,於是起身接電話。

不多久,開始上菜了,燒鴨、啤酒魚、麻婆豆腐、芋頭子排,一道道端上桌,每個人都很踴躍,甚至有一點窮兇極「餓」,三下兩下就盤底朝天。

團裡臥虎藏龍,上了餐桌才見真章,個個手底功夫了得,動作慢了難免吃虧,像張先生右手不便,靠不甚靈光的左手拿筷子或湯匙,速度一慢,啤酒魚只剩魚頭和魚尾巴了。

快吃再吃太盡興了 講完話已滿桌空盤

何老夫婦行年七十有四,軍人本色,手上筷子使得虎虎生風;桃園三美更深諳快狠準之道;南北合情侶檔,出遊尤須食物補充體力,上了餐桌,會體貼的互相為對方存糧,一盤菜打他們面前走過,眼睜睜就少了一個山頭。

至於我,也沒虧到,我的真功夫是不只照顧好自己碗筷,游刃有餘,還幫手腳不俐落的張先生布菜,一大匙一大匙往他盤裡堆放,直到他叫停。

如此這般,那氣氛感染得人人不落人後的吃,快吃,再吃,吃得盡興極了,太盡興了,以致劉先生何時離座,沒有人理會到,倒是盤底朝天的時候回來了。

他拿起筷子要吃飯,可一桌子空盤,麻婆豆腐還有少許湯汁,再有就是一個孤立如桂林奇峰的烤鴨屁股了,原本還有一只烤得焦黃的鴨頭,前一分鐘才被劉大姊卡滋卡滋的給啃掉了,邊啃還邊讚烤得好酥脆。

「唉呀,菜都被我們吃光了,我記得你是到外頭和地陪一起吃的,不是嗎?」何老太說。

「沒呀,我剛剛到外面接一個電話去的。」劉先生說。瞧,這掃菜速度,不過一個電話光景,豬羊變色,劉先生懇辭鴨屁股,只能白飯配菜汁,胡亂了事。

地陪楊小姐也覺得,吃飯應該細嚼慢嚥:「有一個多小時的用餐時間,不要著急,大家可以慢慢的吃噢。」好像,每一頓飯楊小姐都是這麼交代的;沒用的,通常全速進食之後,餘下時間,我們還可捵著肚子,踅到外頭,參觀地陪和司機的菜色。

桂林旅遊回來,翻到餐桌寫真,看一回就要笑一回。若問桂林山水如何?除了美呀,我再想不出虛無縹緲的形容詞,倒是旅途眾生相,才真正是人間好風景,足以回味再三。

【2005/03/3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