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就該換玩新鮮熱鬧的玩意兒!近來有項玩具突然受到全民關注,在全國國小國中圈裡老早已成為學生休閒娛樂的寵兒,前些日子,台灣還舉辦了全國比賽,超過3000名參賽者踴躍參加熱鬥激賽,冠軍者將遠赴日本參賽為國爭光呢。

你可能已經大聲說出:「是戰鬥陀螺嘛!」只要是能「拼出第一名優勝」的遊戲對台灣人而言就究算一個「好Game」,「戰鬥陀螺」勝負比賽的競爭性非但吸引小學生沈迷,大人們也因改造陀螺的附件熱賣而發現大好商機,更有些好賭成性的大人繼「四驅車」之後開發出一項全新的賭具。

這種源自日本玩具商運用電視卡通廣大宣傳效果推波助瀾而成的流行玩具,是利用齒輪機械原理加強旋轉力形成高速碰撞樂趣,誰能把對手的陀螺擠出比賽制式場地外就算贏家,於是玩家就得購買各種零件來改裝陀螺,製造出一只「擅於碰撞」的戰鬥陀螺。

可是仔細推敲戰鬥陀螺的遊戲樂趣,竟然會發現其基本要素卻與許多五六年級生兒時記憶的中國傳統陀螺相彷:圍出一個空間讓旋轉陀螺相互碰撞,那個陀螺能轉著撐得最久,陀螺主人就獲得勝利。

在那個「科學小飛俠」是小孩子英雄偶像的時代裡,要花成百上千元去改造玩具比要他們能變身成一號鐵雄或三號珍珍還更不可能,但那種想手中握有一顆「打遍天下無敵手」陀螺的期盼,可跟想握有倚天劍屠龍刀的心情沒有兩樣。所以就在物資短缺、卻能激發無敵創意的環境下,克難方法一樣可以打造「戰鬥陀螺」的快樂遊戲天堂。

沒有現代的齒輪加速器,我們靠的是在陀螺身上纏繞著一圈圈紮實的棉線,再迅速甩手將陀螺打出漂亮的旋轉。講究一點的就會考究棉線的材質跟粗細,也要四處請教高手如何在陀螺身上纏綿線的技巧,然後偷瞄觀察記下別人拋甩陀螺的姿勢,私底下再暗自臨摹練習,閉關修練把陀螺神功再往上推進一層。這選棉線、纏綿線、打陀螺的三種功夫可是爭取武林高手名聲的基本要件,但若想要稱霸武林、奪得天下第一的頭銜,這些苦功可還不夠呢。

很重要的,就跟現代戰鬥陀螺要贏的條件一樣——改造陀螺!

玩具既然是大量生產,每個小孩買到的陀螺都是兄弟姊妹,彼此能力好壞高下的差異當然也只在伯仲之間,勝利通常決定在纏綿線、甩陀螺的技巧跟運氣上。絕世好劍不會出現在當舖裡,即使是小孩子的我們,也不會相信「武林至尊」的陀螺可以在賣泡泡糖的雜貨店裡買到。所以,我們非得要改變買來陀螺的血統不可,把大眾化的體質作個徹徹底底改造才行。

生得一張大眾臉的陀螺雖然無法整容,但作作美容保養總還是不可少,把陀螺泡藥水澡、埋進泥巴作SPA、曬曬日光浴、還要上漆去角質,說也奇怪,這些偏方作下來,還真的能讓平凡陀螺一夕之間增加數甲子功力。陀螺的體雕美容完成了,接下來就是更高段的接骨續筋手術。

陀螺要旋得穩、轉得快,立於中心平衡的軸釘可一點也不能馬虎。買來陀螺的軸釘都是「everyday」(矮、肥、短),要想有一支白鷺鷥般堅挺有力的腳一定要量身訂作!彷彿進行一場精密的器官移植手術,我們會小心翼翼地把一般陀螺的軸釘用鉗子把它拔出來,再把特製的強力義肢仔細的移植上去。

義肢的製造過程也是驚心動魄,除了要在五金行以2.0的絕佳眼力挑選出一根好鋼釘外,還得跑到鐵道把鋼釘好好置放在鐵軌上,然後在一旁頂著炙熱大太陽等待火車駛過。疾馳火車強大的衝擊力會把鋼釘碾成漂亮的鋼製軸釘,而且鋼釘頭還會被碾成斧頭狀,造就出一支震古鑠今的絕代兵器。只不過不是每次碾鋼釘都能完滿成功,要找出鋼釘被撞到何方才是苦難的開始,有時候火車過了十多班,半根鋼釘也找不著。

當在地上用粉筆畫出圈圈比賽時,經過美容保養過的陀螺就是來得穩重些,不容易被擠出圈圈外。而經過改造手術的陀螺更是石破天驚,若是主人使得重力垂直拋甩陀螺的驚人密技,改造陀螺下那根斧頭般的鋼釘正好劈在倒楣的競爭者陀螺身上,只見被劈成兩半的陀螺「屑濺五步」,改造過的戰鬥陀螺依然霸氣的在場內馳騁。

或許現代的戰鬥陀螺轉得更快、長得更花俏,但少了靠錢堆砌的銅臭味,科學小飛俠時代的戰鬥陀螺似乎多了一份笨拙質樸而值得回味的人情味。新的一年,就來一點新鮮的懷念遊戲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