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A:那隻毛毛虫是怎麼跑進那男人的褲子裡的?

鳥B:不知道,我也是剛剛被叫過來看的。

鳥C:是旁邊的女的先查覺不對勁抓了幾下之後,那虫就露出頭來想逃跑,結果又被抓住了。

鳥D:看那個男人的臉揪成那樣,虫跑進去一定讓他很不舒服。

鳥E:不過我長這麼大了還沒看過那麼大隻的毛毛虫,呼呼...吃起來不知道味道如何?

鳥F:原來你也在等那隻虫被人類丟掉啊

鳥G:啥!?原來大家跟我想的一樣啊

鳥H:廢話!能吃到那一隻的話之後好幾天可以不用吃了。

鳥I:我才不會搶輸你們!

鳥J:那是我要說的!

鳥K:我也不會輸的!

鳥L:我也是!

鳥M:我也是!

鳥N:啊!!!!那女的把毛毛虫給吞下去了!!

眾 鳥:不-會-吧!!!


那晚,
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盯著那姣好的形狀還是不自禁著了迷。
她微微的側過頭,好像是想回頭看看我,但馬上又轉了回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巷口為止,這個動作緩慢又確實的重複了幾次,我知道她還有不捨,但更不敢再度直視我的臉龐。
下過雨而微濕的街道磚,透過我的肉球傳遞冷冷的寒氣,那股不得不說再見的惆悵和暗黃的街燈同樣落寞,憂傷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別拖我自己走XD~)


於是,他目送她遠去。
明白永遠不會與她再相見。
雪不停,白色的碎片埋藏著黑暗。飄飄搖搖,如羽毛,落下。
——再見了,黑桐。她這樣說道,他什麼都說不出口。
——我真笨。明天又不是見不到。她這樣說道,他什麼都說不出口。


他像是不知何時的她,只是在雪地中注視著夜空。直到天亮以前代替她一直注視著。雪不停,當世界為一片灰色所包圍時,他一個人踏上了歸途。
黑色的傘,慢慢地,在沒有行人往來的路上淡入了遠方。
白色的雪中。消失于朝霞中的黑色如同夜的痕跡。搖曳著,孤單地消失了。
但是不顯露一絲寂寞的陰影,他腳不停歇走在回去的路上。跟四年前,第一次與她相遇時一樣。一個人靜靜地,邊歌頌著下雪天邊踏上歸途。


(歌)Memory, all alone in the moon light.
I can smile at the old days, I was beautiful then.
I remember the time I knew what happiness was, let the memory live again.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