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6 00:28)

隨著經濟活動的蕭條、物質生活的膨脹,讓原本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進階但卻又退化到男女皆得主外才能足以養家活口的地步,因此,現在絕大多數的孩子必須開始學習跟著父母一起加班,近日兒福聯盟公佈了ㄧ項駭人聽聞的調查,台灣約有七成五的學童必須要上安親班,其中不乏晚上八、九點後才能回家的孩子,驚人的數據背後所呈現出的是現代家庭的辛酸與無奈。

曾幾何時,台灣社會的連動已經蔓延擴及到20年後台灣未來主力的主人翁身上,是價值的混淆還是功利主義的作祟,讓物慾使然的情感必須要無情地加諸在才開始享受生命的孩子身上。

在台灣叫「安親班」,在中國大陸叫「小飯桌」,顧名思義就是要幫父母在親子無法互動下的另一個替代機構,不只可以解決吃喝拉撒還可以代位教養,更可以在班級聯絡簿中的家長欄位代簽,且以代理人身分與學校導師進行親師溝通,唯一不同的只有教養是父母的天職與義務,而安親班必須看付費的多寡來進行管教服務的等級判別。

兒福聯盟調查的數據或許讓父母看到了感到不堪,但是在業主眼中卻成為無限商機,然後演化成巧奪豪取的動力,學校4點放學時間ㄧ到,安親班的老師、車子早已在學校所安排的定點待命就位,先遑論這些車子設備是否依照相關規定,光就超載就讓人直冒冷汗。來到安親班內狹小的空間,無論一年級或六年級都在相同高度的桌椅上開始振筆疾書,為了提高孩子作業的正確性來讓父母感到肯定,甚至更提供了標準答案已供參考,孩子畢竟是孩子,看到大家都在抄誰會自己寫?

點心時間,廉價奶精紅茶混雜著數得出的粉圓再加上濃郁的糖水也可以讓孩子趨之若鶩爭相搶食,然後才藝班開始上陣,英語、作文、心算、數學、勞作、鋼琴、畫畫……建構孩子課業外的壓力但卻勾勒出父母的虛榮。

安親班或許讓不得不的父母有了盡到教養義務自慰的藉口,但卻讓孩子提早面臨社會化的悲哀,許多反差性社會行為往往就在不自覺中同儕學習中慢慢建立,直到有一天孩子的學校老師打電話通知,小孩偷東西、罵髒話、欺騙、說謊、打架……才開始自憐,為什麼我會生出一個歹子。

教養學習、家庭教育是父母的專業科目不容小覷,但是有多少身為父母者能順利All pass這也是學校教育最無力的區塊,先別說以尋找教育合夥人的心態選擇安親班,單就以消費者的立場選擇也應該先做功課再加以抉擇,貨品可以挑便宜的買,或是用力地殺很大,但是教育學習和看醫生是不能夠要求便宜些或是等待週年慶,因此安親班要如何選擇將是父母讓孩子身心靈減少傷害的重要關鍵。

NOWnews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