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柏林布蘭登堡塔門、海德堡城堡山丘上逐漸積聚帶著香檳與炮燭的人潮等待跨年時,一些不想出門挨風受凍的德國人卻寧可躲在家裡,伴著電視機過年。

每年除夕的這一天,不出門的德國人有個在家的「電視傳統」,那就是觀看一齣已經播出四十多年的黑白話劇。跳動的螢幕上只有兩名老演員,他們不說德文,因為這是一齣純英國舞台劇,奇特的是已經納為「德國除夕傳統」的這齣話劇,回到英國卻一文不名。

這齣風行德國四十多年,被播放超過兩百三十次,具有至少一億八千萬觀眾的收視率,號稱德國史上最高收視率節目之一的「年度大戲」總共只有十八分鐘,劇名就叫做「一個人的晚餐(Dinner for One)」,也稱作「九十歲誕辰(the 90th Birthday)」。

老家僕 一人串場笑翻天

內容是老蘇菲小姐與家僕老詹姆士貫穿全場,雖然腳本上還有另外四個毫不出場的角色,分別是扥比爵士、波墨瑞先生、威特玻頓先生與馮施耐得,這些人不知道是蘇菲小姐的老朋友還是老情人,但是很多觀眾相信,這些該都是老蘇菲已經過世的老相好。

整劇中最膾炙人口的對話就是「與往年一樣嗎,蘇菲小姐?」而回答總是「跟以往的每年都一樣,詹姆士!」這個「每年都一樣」的過程是怎樣席捲德國民心?就看電視上蘇菲小姐盛裝出場晚餐時,家僕詹姆士已經隨侍在側。彼此問候後蘇菲一定會問說「所有人都在了嗎」?詹姆士照例回答「是的,全都在等您了」。

接下來就是蘇菲命令上湯上菜,詹姆士一個人不但要照顧飲食次序,還要分別扮演空桌上其他四個老早就不在的「空氣老朋友」,也就是每當蘇菲老小姐要跟哪位朋友敬酒或說話,詹姆士就要趕快跑到那個人的座位上,假裝對話與對飲敬酒。

劇中上主菜魚或雞時蘇菲小姐都要求開新酒,幾巡下來只見詹姆士老僕跑得氣喘吁吁,每次出場都會被舖在地上的老虎頭絆倒,酒精發酵後更讓他腳步踉蹌,開始口無倫次,最後是老蘇菲小姐終於「玩」累了,自己要求上床休息去。

這時詹姆士先說「坐下吧,我會幫你的…」接下來還是問「與往年一樣嗎,蘇菲小姐?」而回答也是「跟以往的每年都一樣,詹姆士!」於是詹姆士最後一句的醉醺醺對白變成「好吧,我會盡全力的!」劇終落幕。

這齣戲簡單樸實沒有大排場,其實正反映了寂寞老年的人事全非,但是依然打起精神苦中作樂的英國式幽默。

這齣非德國傳統戲劇在德國卻「充滿年味」,每年在除夕都讓整年不太幽默的德國人大笑一次,用「非常好心情」結束年底迎接新年的來臨。

這齣讓德國人年底笑了四十多年的好戲,一般據說是北德廣播電視台(NDR)人員於英國北邊城市布雷克普(Blackpool)所發現,在一九六三年首度於漢堡播放,同年三月八日以「蘇菲小姐的生日晚宴」出現在德國ARD電視娛樂節目中,從此開始受到德國觀眾的熱烈歡迎。這個說法卻在稍後受到駁斥,南德日報前年底一篇獨家專訪出現了「另類意見」。

德國奧格斯堡的威爾帝(Welty)家族跳出來「仗義執言」,說這齣戲劇早在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九日就在德國電視上出現過,劇中兩名演員也在當時同時出現成為受邀特別來賓。威爾帝家族能把當時節目名稱、主持人、來賓、時間等都正確指出,強調所以永難忘懷的原因,正是威爾帝太太正在懷孕末期,她被這劇情咯咯笑到難以制止,最後居然把肚子都笑痛了,幾個鐘頭後兒子就提早兩週跑到世界上來。

這個兒子成長的過程中,父母老告訴他是怎樣被「一個人的晚餐笑出來的」,所以他們怎麼可能忘記呢?

這個「要求正確」的威爾帝家族之所以跳出來「翻案」,正是為了要「歷史正確」著想。也就是他們堅持一個人的晚餐絕對不是一九六三年首映在德國電視上,應該早兩年就出現了,只是之間一直沒有紅。六三再映是把兩年前的冷飯拿出來炒,沒想到接下來一路紅透半邊天。

太有趣 孕婦笑到生孩子

威爾帝兒子曾經一度因為媒體的「誤導」對父母關於他「被笑出生」的說辭感到懷疑,之後他當然發揮德國人追根究底的精神,在被指出的電視紀錄上確實找到「一個人的晚餐」在一九六一年底首次出現在該電視台的紀錄,因此出聲「以正視聽」。

無論「正確」的德國首映時間如何,一九七二年起這齣黑白戲劇就「全場進駐」德國的除夕夜,從此久佔不下,不但在異鄉以他國語言揚名立萬成了傳統,還可以說是德國「代表一整個世代的年底喜劇」。

仿效蘇菲「跟以往的每年都一樣」這句話開始繞上口,德國市場在坊間出現各種地方方言版,要黑森邦、薩克森邦、巴伐立亞邦德文方言都有,相關書籍趁著觀眾熱愛也趕緊上市,不但有「一個人晚餐百科全書(Dinner-for-One-Lexikon)」,甚至還有校園出版社打算為兒童出拉丁文版呢!

但是樹大招風,一九九七年開始出現一些批評,類似這齣戲明目張膽地提倡酒精消費,或是影射「老人性趣」,甚至老蘇菲與詹姆士有一腿等等「負面反擊」。

問題是這些批評完全動搖不了蘇菲與詹姆士在這齣黑白老舞台劇中的地位,不僅是德國其他電視台購買該錄影帶轉播,除了普通版還加入手語版與盲眼版協助殘障人士了解這場幽默外,連瑞士、奧地利、瑞典、挪威、芬蘭、丹麥、南非到澳洲等至少十六國的國家電視台都看上這齣開懷老戲,紛紛購買版權回國播放。

版權費 當年才四千馬克

北德廣播電視台當年以四千一百五十馬克的便宜代價一次買斷版權,賣方據說應該就是飾演老詹姆士的佛瑞迪˙浮立頓(F. Frinton),當時歐陸買方相信,這就是他的個人作品。儘管後來被發現,劇本寫作者應該是勞立˙威力(L. Wylie),四十多年來,北德廣播電視台因為這齣戲賺進多少鈔票,那就更不用說了。

這種「意外豐收」讓某些德國律師認為,基於「對價之間的嚴重失衡」,版權再支付與作者及兩位老演員的後代可否要求利潤分紅,其實在德國的著作權法上是「有空間可以爭議的」。

德國媒體也比較說,瑞士在一九六三年也以類似條款購入這齣戲的版權,但是之後還是找到兩位老演員浮立頓與飾演蘇菲的瓦登女士後代,再度於播放時給付一些費用;而德國並沒有。

「一個人的晚餐」受歡迎的程度還連帶引發許多副產品,包括拼圖、卡帶、圖像、老虎頭娃娃、香檳冷藏器、咖啡用具、卡片、洗髮精、鹽與胡椒罐、甚至電子合成配樂的CD等等。有些地方劇院還以劇中所有人名當廳名,包括「有名無實」根本沒出席的其他四個影子客人在內,都一並「出名紀念」。

仿效的相關德國話劇、猜迷節目也紛紛出爐,連兒童電台都有得看,甚至還有人在eBay拍賣那兩位老演員的「私下介紹」,起價可是兩百歐元(約八千五元)喔!

這齣開心簡單戲如此劃破時空地「響譽國際」,以上這些額外收入都是讓喜歡論較「權利歸屬」的德國人覺得「利潤分配不公」所在,因為創造這齣喜劇的兩名演員、劇本作者都沒有因之致富,後代更不享好處,肥水完全落入不相干的外人手中。要說不是當事人的白忙一場,實在也很難讓人信服。

喜歡尋舊的德國人還究本追根,一定要問問英國那頭對這齣戲的感想,尤其在上演了整整四十個年頭之後。沒想到一問才發現,英國不但沒人聽過這齣戲,連英國國家廣播公司都表示「完全不認識」,也沒有興趣播放「非自家產品」。

據說僅有一次當英國某私人電視台製作「歐洲除夕習俗」的深度報導中,才剪了段「一個人的晚餐」播出,除此之外還沒有在英國「破例上演」的電視紀錄。

陰謀論 蘇菲影射英女皇

這下子德國人可好奇了,坊間開始熱烈探究這齣「融入德國歷史的戲劇」來源背景如何?相關追蹤報導與書籍開始上市,臆測中還有文化研究者認為,劇中角色的蘇菲小姐可能影射到蘇菲‧伊莉莎白女皇二世,所以因有「反皇室嫌疑」而被杜絕於自家門外。對於這些推測,「不予置評」是英國方面的標準答案。

這齣四十多年前製作的黑白舞台劇,至今在英國家鄉依然沒沒無名。當它幾乎半世紀之前「登陸」歐洲發展時,不管是劇中飾演蘇菲與詹姆士的兩位老演員、英國製作或是德國買家都沒人預期到今日這般「豐碩的成果」,還綿延數代持續中,結果卻是肥了外人,改寫他國歷史而已,整個「揚名在外卻冷落家鄉」的現象,實在很難不教人嘖嘖稱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1v4BYV-YvA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