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政老師被收押了!當老爸淡淡地告訴我這個消息時,第一反應是:「真的是他?『張文政』這是個菜市場名,一大堆人有喔!」馬上至Google新聞查證:看到照片,那『土型敦厚背如龜』的,不就是張師嗎!還真的咧!真是令人啞然!空氣霎時凍結了。

回憶和張師的因緣,是開始於大二翻譯課,最後一堂課拉到草地上玩氣功(?),只覺有趣。

大四通識課修「易經文化與研究」:營養又好玩,一整學期,對這各式算命如:手面相、姓名學、風水、水晶、梅花心易...等有了粗淺的認識,砂山個人認為,這些課也沒不好的:(一)自娛娛人(二)以後嘛,也不太會被路上的算命先生或賣水晶的騙(也許...XD)。

之後,還加入了一陣子--張師為指導教授的『易經文化研究社』,只見一群愛好中國傳統文化的青年,勤勤懇墾地聽張師在台上傳道,兼之作筆記、討論,蠻正當的,沒有奇奇怪怪的事兒,像報紙說的...。不過,以我兩天打魚,三天曬網的個性,與社團也漸行漸遠。

有一次張師與社團大家,同遊九份,眾人走上蜿蜒階梯,登高望遠,至一平台,張師停步,學子們一同仰望,看張師指點著青翠優美的山勢,氣完神足,滔滔不絕地說這是XX格、XX勢,大家用力聽、用力點頭...此一畫面,深深地印在我心中。

又畢業前,閒暇甚多,張師一日突然來電,說:「要不要學氣功?」反正好玩,又有被重視的感覺,開心,沒想到有人會記得我...,就去了。在他重慶南路的易經研究中心,花了兩天,連同一同學(女),和兩名社會人士(一男一女),學了呼吸吐吶、觀想、持咒,還有自發動功,大家比劃來比劃去,真的好好玩,第一天在室內,第二天拉到大庭廣眾的植物園...很起勁呢,大家真的是在認真學東西,蠻正當的,沒有奇奇怪怪的事兒,像報紙說的...。

結果是:我沒帶錢包,居然只給了200元的紅包...這真是一生的恥辱,哈哈哈(泣),但張師也笑笑收下,未有微詞...大人大量。

之後又有介紹老弟去算命,不過他覺得不很準(無言),我那時又留下來,做了一下心理諮商,跟尊敬的老師吐一下苦水,如對前途的不滿...等等,張師也扮演著好傾聽者,也以言語開導了一番...就這樣,也是七年前的事兒了。

最後一次見到張文政老師,是在之前工作的書店,老師自己要找一些書,也談到他的女兒要看的,我也只盡我職責,未多談修習五術或氣功之事,因為小生我根本就荒廢了嘛!慚愧!當時倒是,只稍稍覺得:老師眼神,看似『疲倦』,氣色、氣勢未如當年,是否練功太過,太常跟靈界人物溝通,以致過於勞心勞神...,『走火入魔』這不祥的四個字,一下子浮上心頭,事後自我安慰:別想太多,張師這種厲害的人,不可能嘛...。

現在說什麼都是後見之明了,以個人淺見,張文政老師今天的事端,其來有自,要怪,極大部分就要歸於:他的人格特質和他的專長(也就是易經研究?)上了:
(一)超人自信(幾乎自封為仙、神算兼通靈,無所不能,歡迎挑戰,迷倒多少男女學子,老師,你的過剩自信也分我一點吧)
(二)那種口才(涉獵極廣、出口成章、滔滔不絕、風趣熱誠,兼之又是個為人『解惑』的老師兼半仙,口才焉能不佳...)
(三)對於「陰陽調和」的執念(在上課時,是有聽他提到過密宗有『雙修』OR『躺著練』,但也只限於笑談、小常識,男女同學大家聽一聽,長長見識就算了,別當真,真的若要砂山奉陪...嚇死人,老子不幹!絕不!)

想想女學生並非是暴力脅迫,而可能是懾於張師的過人口才和風采和奇怪的執念--『陰陽調和』,簡而言之,就是,被騙了。

不過看報導記載,直到警察上門,張師還「...顯然不知事態嚴重,一直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性侵」...」,可見他真的認為自己「沒錯」,嗯,『陰陽調和』啊!自己都騙倒了,不會吧,這不是神棍的常用藉口嘛?真正相信這種事,可能真的會被社會大眾看成是嚴重起肖吧。

又多想了一下,今後張師可能失去其「教授英文」此一「正當職業」的支柱,恐怕今後一心於宗教...,危險,我們不要再一個宋七力或妙天了,之前張師什麼好康都擁有了,家庭、子女、教職、副業(五術)、名聲、崇拜他的徒子徒孫...太多了,怎麼還這樣??真是練壞了。(汗)

只是,不能因人廢言,也不要過早亂下斷語,期望張師能於此最嚴峻的時分,能有所反省。因為我們都是凡人,而且屬於凡人的,最基本的社會規範,決不能破壞。『恃強欺弱』,自己做了什麼,騙得了自己嗎。



砂山你的結論是...
當年我有學到東西,現在我也學了東西...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