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大賣,燕子回來了,影迷的熱情也回來了;如何讓國片火花變成燎原野火, 且聽四位新銳導演怎麼說…
「海角七號」締造台灣電影票房新高紀錄,帶動觀影熱潮,是今年電影界的里程碑。市場熱了,台灣電影的景氣回溫,能否順勢振翅起飛,備受關注。

本報邀請「一八九五」的洪智育、「對不起,我愛你」的林育賢、「渺渺」的程孝澤、「愛的發聲練習」的李鼎4位台灣新生代導演,談台灣電影的製作環境、與觀眾互動的關鍵、吸引觀眾的明星制度、創作影片的甘苦,從自省沉澱到展望台灣電影的未來。以下為座談摘要:

怕斷層 熱情一閃就過了

問:看台灣電影的觀眾似乎比過去多了,台灣電影真的能從此起飛嗎?身為導演,如何拍出與觀眾有共鳴的電影?

洪智育:國片一直到年底都還會不錯,但明年還會產生片量不足的問題,怎麼持續觀眾對國片的信心,很擔心明年初就會有斷層,觀眾信心點起來突然又不見了。

一部差不多的愛情電影至少都要2,500萬以上,和觀眾對話不難,責任不在導演,在行銷,有時候創作者或投資商會陷入盲點,誤認

溫昇豪(右)和楊謹華在洪智育執導「一八九五」中演出動人。
照片/海鵬公司提供 觀眾喜歡什麼,觀眾不是不要,而我們不給,「一八九五」發行商當初以為高中生不喜歡,我們辦了第一場高中生試片,他們很喜歡,討論他們不知道的事,他們被感動了,這很重要,觀眾哭了就不要說電影難看,笑了就不要說電影低級。我們一直把觀眾想得太淺了,很多東西不給他,東西要好看、感動、簡單,進入門檻很簡單,想講很深的東西是藏在電影裏的技巧,好萊塢什麼都能拍,多元嘛。

找到對的東西 就不怕了

林育賢:2005到2007年,很多年輕導演出來,和觀眾的溝通方式更輕鬆,到了我們這一代沒有那的麼大的包袱,關錦鵬曾對我說,一個導演找到自己認為對的東西,就沒甚麼好怕的。


張榕容是程孝澤執導「渺渺」的靈魂人物。
照片/華納公司提供 程孝澤:我樂觀,但持續真的很重要,創作者要有誠意,但更要有好的製片,行銷企劃,幫導演想,市場能不能接受,不能只讓導演想講一個甚麼樣的東西,要想有沒有商業元素,將來有沒有可能像「渺渺」一樣,先有劇本,製片再去找適合的導演,而不是像現在導演拿劇本去找人投資。

李鼎:每個東西都能賣,產品價值在買方,導演不要讓自己變成百貨公司,要讓自己的獨特性出來,台灣文化多元,什麼都可以包容。

販賣要製造觀眾需求,去校園走,台灣最會的是夜市,每晚2萬人經過,5秒、7秒,歌、叫喊聲沒吸引到,也許看一看就走了,第一時間,明星是抓住目光,像報紙標題,部落格的標題,電影和觀眾溝通,整天喊台灣導演很慘,誰敢來拍片。

大S像青霞 靠明星吸金

問:明星是電影吸引觀眾的要素之一,台灣電影如何和明星制度相輔相成,培養台灣真正的明日之星?

洪智育:明星制度需要,只是怎麼定義明星。後繼絕對有人,像「一八九五」的溫昇豪好厚,歷史的涵養、政治的觀察,國外的明星都可以做到,台灣一直把明星做得好薄,明星只是亮、有名。


大S(左)和張孝全在李鼎執導「愛的發聲練習」中有大膽突破。
照片/縱橫國際公司提供 李鼎:台灣明星制度不是搞定明星,而是搞定他的經紀公司,台灣有沒有巨星,完全要看經紀公司希望它的格局有多大。

藝人特質不僅是參與,大S完成幾項重點任務,她願意在演出作突破,願意強力推廣,能主導與經理人選擇的權力,她在乎產品出來的形象,我和徐老闆(製片徐立功)都認為她可成台灣下一個林青霞。

林育賢:我們想創造明星,和經紀人談很困難,明星特質需要電影有足夠的量才能培養。

程孝澤:我相信明星制度,「渺渺」在景美女中試片,范植偉一出來,那種喊叫聲就和其他人不同。張榕容的角色是為她量身訂製的,她是天生演員,不怕風、不怕沙、不怕人、什麼都不怕,她8歲入行,但沒有因此變質,她覺得演戲很快樂。

幕後的故事 比幕前動人

問:拍電影的過程百轉千迴,你們的作品從孕育到誕生,幕後應該有故事吧?

洪智育:「一八九五」是部「政府電影」,大家都知道它有客委會的資金,它更是一部「藍綠融合」的電影,無論從綠時代拍片到藍時代驗收與發行,政府的手都沒有伸進來。這部電影的成本高達6,000萬元我學習跟侯導拍戲的經驗,從最困難的場面先拍,第一天就拍火燒甘蔗園的戲,清晨5點到台糖蔗園準備,拍完最難的,凝聚團隊的向心力,接下來就不難了。

李鼎:父親去世,銀行存款剩下3,000塊,懷念父親,我把和父親的故事寫成劇本投輔導金,評審問我的竟然是「你和你爸的故事關我們什麼事」,於是我又寫了「愛的發聲練習」,先投公視「人生劇展」,再投HD電視劇輔導金,結果犯了「一稿兩投」的錯,我心想乾脆拍電影吧。

拍片中間,大S洗澡畫面的帶子不見,3天都沒找到,全劇組對我產生不信任,懷疑是不是我故意炒新聞,大S放不下,打電話向黑人求救,要黑人幫他找最棒的警察,黑人也對她說「妳就放過12345678吧」,後來我才懂,像大S這種演員,傾聽她,然後才能掌握她,把事做好。

程孝澤:澤東公司找我拍「渺渺」,我沒有找資金的問題,但面對絕對的「製片制」考驗,遇到牴觸預算就喊卡,但後來我和製作人再溝通,她對我說,將來你就會明白沒有任何製片會包容導演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之後我們成了好朋友。

跟著感覺走 結果更真實


林育賢執導「對不起,我愛你」劇本靈感來自女主角田中千繪(右)的經歷,左為男主角吳懷中。
照片/佳映公司提供 林育賢:「對不起,我愛你」,是去年高雄市府推「城市印象」的案子,高雄市府拿一筆錢給我們,要我們也出對等或更多的錢,我和製片決定嚴格控制預算。

「對不起,我愛你」來自田中千繪真實故事,她2年前來台灣學中文我就認識她了,她曾告訴我愛河吹過的風,有她在東京灣初戀的味道,讓我構思一段異國戀。「海角七號」拍完,她準備回日本,我說「等一等」,拉她到高雄,影片投射千繪真實的心情,不知道自己該留下來還是回日本,我也剛好因為要省錢,用紀錄片的方式捕捉她和男主角的互動,哪裏有感覺我們的鏡頭就往哪裏走,結果更真實。

4導小檔案


洪智育。
洪智育

1968年生於高雄

世界新專廣電科畢業

1992年擔任侯孝賢「戲夢人生」助導

1999年執導第一部劇情長片「純屬意外」

2008年完成第二部劇情長片「一八九五」


李鼎。
李鼎

1970年生於台北

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

1997年擔任多位大陸第五代導演的創意行銷

2008年完成第一部劇情長片「愛的發聲練習」


程孝澤。
程孝澤

1973年生於台北

銘傳大傳系、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畢業

2005年執導第一部短片「數字拼圖」

2006年執導第一齣電視劇「網路情書」

2008年完成第一部劇情長片「渺渺」


林育賢。
林育賢

1974年生於宜蘭

文化大學戲劇系影劇組畢業

2005年執導第一部紀錄片「翻滾吧!男孩」

2006年執導第一部劇情長片「六號出口」

2008年完成第二部劇情長片「對不起,我愛你」


【2008/11/24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