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細心觀察家,或許會看出,在最困窘的歲月,人往往只做幾件最本質的事情。譬似中國大陸有頗長的時光,人們除了吃飯、睡覺,花不少時間耗在公園裏、弄堂口、有屋簷的桌椅旁(如老年中心或公家廳堂),這類離人眾不遠卻又能推移辰光的空間。

在這類地方幹什麼呢?不幹什麼,只是待著。但想幹什麼也能幹什麼;下棋可以,喝茶可以,打拳可以,聊天可以,看報更可以。

能做這樣的事,表示對把同樣時間拿來進行更偉大的業績如賺錢、做官、發展功名、攻城掠地等不抱希望,於是只宜令自己閒閒留守在距家距床不遠的胡同口、公園等所在。

但近日另有一情形,即金錢有餘與事業有成者亦過如是相同的只做幾件最本質事的生活。他們亦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到外頭走走,算是過街,有時稱之為購物;另就是上上瑜伽課或跑跑步,或是做SPA,稱之為養生。其他太多行為,與大陸文革後有卅年人們所消使光陰的情態幾乎一模一樣。這說的是全世界,西方東方皆然。大陸人在公園喝茶嗑瓜子,西方人在咖啡館喝咖啡吃甜點,根本一樣。

故而努力賺錢,以求財富稍有累積後於是能夠過些佳美日子這種心念,看來未必是高明策略。

乃有錢人過的日子,亦不見得就能跳脫尋常度日之窠臼;除非人因為獲得錢財後,因而知曉把生活過好之真諦。

把生活過好,究竟指啥?

這是個幾千年來大夥一直在問,而只有極少數人不時在回答的人生問題。太多人早知道了,只是看怎麼實踐罷了。譬似早睡早起,不暴飲暴食,令呼吸時時順暢,便是把生活過好了。然即此數事,又有多少人做到?

通常生活愈繁華,愈有可能遠離本質。故而有些人即使環境富裕,亦絕不教自己過奢華日子;這算是深悉人生智慧之舉。

又過不過奢華日子,不是問題;而是人生短短數十年究要如何打理?有的人用極多的物件(衣飾、皮件、珠寶、字畫)包裹著自己,再用極多的地方令自己長途奔赴遊看,再吃多少山珍海味、喝多少美酒佳釀,如此便算人生稱意一場了。

但近年不知為何,似乎有太多的人生度日景狀已愈來愈趨向大夥皆過成頗為相像、頗為刻板、甚至頗為不甚教人欣喜的式樣,可見有錢與無錢,又有什麼不同呢?

(本文作者為作家)

【2009/02/06 聯合報】

友:養貓、下棋、彈琴,
這就是我的休閒活動,
偶爾有人找我打高爾夫
現在又多了一項叫「做飯」
太一般了......

砂:「尋常度日之窠臼」,太嚴苛了,尋常度日也有幸福喔...
友:世人又不這麼想。
砂:欸?你不是還種菜、養孩子嗎?
友:這不是我的事...何況養孩子不叫休閒,很花心思地...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