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6 02:44 am

要談台灣政治近年的沉淪,殊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但最近扁家洗錢案揭開的重重黑幕,即使還在挺扁的人,也應該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腐臭之氣。陳水扁曾侃侃而談的種種改革題材,原來往往是為其貪汙聚斂題材所作之華麗包裝而已。

最近財團運送現金至官邸的事跡曝光,人們才發覺,稍早發生的每張幾百、幾千元的國務費假發票案,不過是扁家的餘興節目。而插手如南港展館之類公共工程,向廠商取財數千萬,也只是其斂財操作的「練習曲」。將財團巨賈揮來喚去,讓他們自甘奉上數以億計的巨款,求取他的關愛,才是總統權威的拿手好戲。陳水扁夫婦,已堪稱是以貪汙為常業,以貪汙為專業。

的確,直到杜麗萍坦承曾運送兩億現金至官邸,並在紅衫軍示威期間協助搬動七點四億現金,特偵組這才真正攻進陳水扁貪汙城堡的「心臟地帶」。二次金改的大背景,是二○○四年陳水扁風光連任,一則他志得意滿到極點,二則是已無再選的後顧之憂,所以專心致志為自己打造黃金卸任之路,並營造「第一家庭」的光燦風華。他趁勢拋出二次金改「限時限量」的政策,一時之間,財團競相奔走穿梭於官邸後門,他和吳淑珍也就順理成章地予取予求。

比起扁珍的炒股、假發票,乃至介入工程及人事關說等情事,「二次金改」赤裸裸販售政策以聚斂個人財富,其膽大妄為,讓人不寒而慄。一手賤售公有銀行資產,另一手私納民營銀行的賄款,這是什麼樣的國家元首做得出來的事?何況,這位號稱「台灣之子」的總統,滿口「愛台灣」、「拚經濟」,所作所為卻是以私害公,斂財自肥。回想起他當年宣示「金融改革」的嚴正姿態,對照如今他在牢房振筆疾書建國獨白的景象,人們直如身歷一場政治荒謬劇。

但荒謬的何止是陳水扁?陪同他執政八年的民進黨執政團隊,真的可以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嗎?且不說阿扁身旁的親信如何穿針引線,協助他遂行己意,他任內六任閣揆及眾多閣員,難道不是出賣公權力、背信瀆職的共犯結構之一環?以「二次金改」為例,金融改革政策會落到遭總統一手操控,顯示政府體制已全盤傾斜。當時的閣揆謝長廷、副院長吳榮義、財長林全、金管會主委龔照勝等人,不論是積極配合,或虛應故事,乃至不願沾惹而終求去,他們在本應層層節制的體制中怠忽職務,使國家資源遭財團瓜分蠶食,使政府公權力淪為獨夫聚斂的工具,難道可以連一點政治責任都不負?

過去廿年,台灣的憲政一直在削弱其他部門的權力,而幫總統擴權,這種「有權就是老大」的威勢,恐怕才是造成陳水扁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的主因。短短幾年,就讓一個改革者淪為貪瀆巨鱷。

包括企業界對權勢的奉承和侍應,也在這些年達到了讓人不忍卒睹的地步:貴婦團爭相貢獻發票取悅阿珍,財團競相炫耀誰有辦法直通府邸後門,企業第二代則以交好、宴請第一公子及女婿為傲。如果說扁家的奢華風讓人厭憎,請問,是誰不斷以鑽戒、名錶、禮券,乃至整車現鈔在為這家人錦上添花?二次金改的貪腐內幕已浮出水面,特偵組不可能坐視不辦,相關財團最好主動投案說明,才能爭取社會諒解。

扁家從二次金改取得的錢財是否達卅億,甚或更加難以數計,有待特偵組釋疑;但無論如何,金融改革淪為陳水扁貪汙取財的便道,不僅毀掉了這次改革,也徹底剝奪了民進黨呼喚「改革」的資格。至少在未來幾年,只要一提起金改,人們就會想到陳水扁和民進黨;一句改革口號,竟變成一個總統的私家金庫,這真是令人難以消受的民主災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