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生狂牛症,讓台灣的有識之士覺得,應該趁這個機會建立肉品履歷制度。

要是哪天這個主意成為社會共識,牛肉交易要附履歷表,那我們上牛排館吃牛排,就會有著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的過程。

容我在此示範一個典型的牛排大餐點菜經過:

侍者遞上菜單,「先生,您點牛排嗎?」

「對,今天來吃牛排。」

「那我請另一位侍者來為您服務,他比較瞭解我們的牛肉,我的專長是豬肉。」

然後專攻牛肉的侍者彬彬有禮地上前。

「您好,我可以為您介紹今天的牛肉嗎?」

「我想試試你們的T骨牛排。」

「喔,今天我們準備的T骨牛排,來自一頭叫做胡立歐的公牛,牠進屠宰場的時候,剛過三歲生日。」

「牠是哪裡的牛?」

「胡立歐出生在美國愛荷華州愛荷華市附近的農舍,牠是肉質極佳的海勒福特(Hereford)品種。胡立歐的童年基本上可說是無憂無慮,不過在牠三個月大的時候,有一天牠親眼目睹牧場主人的小孩惡作劇,把牠的父親用白漆塗成一頭乳牛,讓牠有過短暫的身份認同危機。」

「這簡直是太惡劣了,牠後來是怎麼度過那個難關的?有吃藥嗎?」

「您放心,後來牠接受了動物心理醫生的心理輔導,所以並沒有服用過任何藥物,我們挑選牛肉是很嚴格的,心靈的狀態跟肉質有著微妙的關係,我們完全理解您的問題。」

「其他呢,例如海綿體腦病變?」我輕描淡寫地問這個問題,其實是婉轉地詢問胡立歐跟狂牛症之間是否有著任何就算機率極小可是也不可輕忽的關連。

「不瞞您說,胡立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一次因為牧場新來的長工在調配飼料的時候,沒有抓準粗料跟精料的比例,讓胡立歐得了鼓脹症,不過相信您也清楚,在追蹤飼料成分並加以改善之後,胡立歐很快就恢復正常。」

「在牠的履歷裡面,還有什麼我應該知道的嗎?」挑不出侍者的毛病,只好問這樣的問題。

「根據我們得到的資料,胡立歐在食物的攝取上,一向是非常注重能量與蛋白質的平衡,在骨骼與肌肉發展完全之前,飼主在能量的餵飼上非常謹慎地避免超過蛋白質,以免造成胡立歐體內脂肪之沉積,另外,應該注射的預防針,牠也都打過了。」從侍者鉅細靡遺的回答,看得出,飼主的確對他所飼養的肉牛建立了完備的檔案。

「其實,這塊牛排還有一個履歷是其他的牛排所沒有的。」侍者有點神秘地欲言又止。

「哦,是什麼?」我的好奇心被勾起。

「在牠成長的過程裡,胡立歐曾經參加過一次搖滾音樂會。」

「是嗎?這有意思。」

「根據資料,那次是牧場主人開放他碧綠的的牧場,讓幾個搖滾樂團在裡邊舉辦國慶搖滾音樂會。經過搖滾樂的洗禮,以及冗長的大麻煙燻,胡立歐的肉質不可避免地包含了一種其他牛排沒有的元素。」

「什麼元素?」

「簡單地講,就是一種『態度』,胡立歐的肉,透露出一種態度。」

因為有點玄,我也就沒有答腔,不過聽搖滾樂多年的我,對這種講法也不訝異就是了。

「聽起來棒極了,那今天就點胡立歐吧。」

「您不會失望的,」侍者收起菜單,不料他離開之前又補充了一個讓我吃驚的資料,「胡立歐跟我們台灣人還真有緣,您知道嗎,牠的高曾曾曾祖母當年可是跟台灣人對看過。」

「真的?這可稀奇。」

「真的!胡立歐的履歷上有這麼一個註腳,牠幾代前的一頭母牛,曾經跟一名前往農場參觀的愛荷華州州立大學台灣博士生相互凝視過,相不相信,履歷表上連這位留學生的名字都有。」

「是誰?」

「一個叫做紀蔚然的。」

我愣住了。

一個念頭快速閃過腦際,「不,我不能吃曾經跟我的老友對看過的母牛的後代。」

「算了,」我對也愣住的侍者說,「請剛才那位熟悉豬肉的侍者來好嗎,我想今天還是吃豬排。」

(本文作者為股市主力)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