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一向喜歡在國慶日放煙火,如今煙火秀竟然放到宇宙中了……

本周有兩件互相關聯的新聞,但不見有人將之合在一塊討論,一是美國總統布希發表拒絕接受京都議定書,不遵守七大工業國為保護地球生態而必須削減能源使用的環保約定,布希還表示,美國願意花兩百億美金去研發新科技來發明更省油的汽車。

布希的意思很簡單,美國這個世界霸權,使用的能源高居世界第一,卻不願為生態保護而做一點自律之事,但卻相信再花錢去製造更多的工業成品,可以減輕地球的負擔。

另一則新聞是,美國太空總署在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當天凌晨一點五十二分(東部時間),在太空中用太空船去撞擊(坦普爾一號)彗星,這一場宇宙煙火秀將在整個西半球的天空上演。

美國人一向喜歡在國慶日放煙火,如今煙火秀竟然放到宇宙中了,太空總署宣稱此舉將有助於人類了解宇宙形成的奧秘。但撞彗星這件事,是否會對宇宙生態造成不可預期的後遺症呢?譬如說,彗星撞碎後的星塵,是否會影響宇宙平衡的能量?是否有可能改變某一個小行星的軌道,使得人類在未來的某一年,譬如說二○一二年這個馬雅文明預言中恐懼的日子指稱的天上大火球,就是某個小行星在這次彗星撞擊後的新軌道而撞上了地球?

以上這兩則新聞,基本邏輯是一致的,那就是,美國是世界的老大哥,要幹什麼事都可以為所欲為,根本不必受其他地球公民的約束。

美國總統不願遵守京都議定書的環保協定,各國也拿美國沒辦法,畢竟美國國內要怎麼使用能源,是美國的內政家務事,充其量只能道德指責一番,但美國自有一套道德標準,就是布希在攻打伊拉克時所說的──凡不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就是我們的敵人。要布希覺得自己錯了,恐怕很難。

但美國是地球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地球上除了有國界的地方,還有國界不及之處,例如公海,而地球更是宇宙中很小的一部分。但這個地球中的一小部分的美國,卻自認是太空的主人,可以挾科技萬能及科學神聖的理論,完全不需要經過聯合國(這個何其可悲的組織)的討論,也不需要會商其他地球公民,美國太空總署可以光憑總統的命令,就可以發動宇宙戰爭,去撞一個彗星。

嗚呼哀哉,自我中心的文明一直在製造地球的災難,在十九世紀時,全世界許多野生的蘭花林都被英國、德國、荷蘭的採蘭人在蘭花研究的聖名下,自原生地掠奪,使得在植物世界中演化得最豐富的蘭花種,自原生的地表消失,而變成在英國、美國各地溫室中的盆栽。

英國、德國、荷蘭、美國都是清教國家,崇尚勤奮、進取,但如同社會學家韋伯所指,清教主義有強大的自利動機,剛好和資本主義掠奪式的價值相符。

清教主義追求成功,但成功的代價是什麼呢?有的小則喪失人性的溫暖,大則是帝國主義侵略及生態浩劫,但如今荷蘭、德國、英國這些老字號世界霸權,都知道悔改了,只有年輕的美國帝國還驕矜自得,今年這一場宇宙煙火秀真令人心驚膽跳啊!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