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認真考慮開間日式小餐廳玩玩,詢問在下意見:台北欠缺哪類日本料理店?筆者不假思索便回答:雞料理(Tori ryori)或燒鳥(Yakitori)、串揚(Kushi-age)、天婦羅(Tempura)專賣店。

此言所指是又專又好者,不是那些「一腳踢」、什麼都做的 "Wannabe"(實在難以中文表達的美俚,大致就是「東施效顰」、「畫虎不成」之意)。日本料理分類甚細,台北欠缺的專門店可多了,例如河豚 (Fugu)店、日本麵店等便未見。(關西)串揚類曾經出現過一家《串之坊》(Kushi no bou)、後已消失。燒鳥類雖然許多居酒屋提供、也有《山喜屋》、《秋吉》等較接近,但是水準委實比日本差一大截,甚至比當地一些「立食」(站著吃)、「屋台」(路邊攤)尚不如。至於天婦羅,更付闕如。

Kokekokko 台北

台北開了一家《Kokekokko》,大致介於雞料理及燒鳥店之間,許多媒體、食評、Bloggers 早介紹過。筆者試過後記了幾段,已埋沒於草稿夾中(有些懶得寫單一餐廳了),現見饕友 Bloggers 們再至,補述一下。

Kokekokko 洛杉磯

"Kokekokko" 如果翻成中文、就是「咕咕咕」雞啼聲了,並非專有名詞。台北這家店是由洛杉磯本店開過來的。在日本,也有同名之燒鳥店,但老闆不同、是屬於即將進駐 101 大樓的 Y's Table 餐飲集團。洛杉磯「小東京」區(Little Tokyo, J-Town)餐廳不少(Sushi Gen, R-23, Kokekokko...),其中 Kokekokko 頗獲好評,許多台北、南加兩邊跑的友人皆常至。

好燒鳥店必備條件是什麼?好雞、好炭、好功夫,外加供應酒類豐富、店內氣氛好。這些條件 Kokekokko 大致尚有,可惜,功夫上略差一籌、氣氛也由熱鬧的居酒屋風轉為較謐靜的 Bar & Grill 感。

不怎滿意者:

雞肉丸(Tsukune):這是燒鳥店的「看板單品」,一吃便知當店水準。該店的雞肉丸過於乾實,除了捏製功夫不足、亦烤得久了些。與 "Juicy" 多汁感幾乎扯不上。
雞胸肉(Sasami):可能因為雞種關係,雖不至於像白肉雞那麼食之無味,也別想與在日常見的軍雞(Shamo)般那麼柔韌均衡。
雞軟骨(Nankotsu):這道應該常備之菜色不在菜單上,被列為「當日限量特選」品,點來一嚐。用了膝關節軟骨(げんこつ‧Genkotsu 或ひさ Hisa)而非胸軟骨(やげん‧Yagen),不是不行,但「軟骨帶硬骨」、且不甚入味。
鵪鶉蛋(Usura Tamago):實在不適合於燒鳥套餐中出現,如同只用醬汁著色。

值得一嚐者:

(前方)雞頸肉(Seseri)、Taken by Peray內臟類如雞心(Hatsu‧Hearts)、雞肝(Lebba‧Liver)、雞胗(Sunagimo)處理、燒烤均有水準;雞翅(Tebasaki)、腿肉(Momo)亦可。這幾樣都不過不失,不至於輸給任何燒鳥店。
Wagamama 丼:雞鬆及雞肉片蓋飯,本身相當好;是點了套餐後外加的、卻先送上來,順序紊亂。
雞頸肉(Seseri):也是「當日限量特選」品,在台難得見到,該品水準甚佳。
沾蘸料:除了黃芥末,另一沾蘸料十分中式,幾乎即是粵菜的油鹽薑蓉 ,不但風味佳、也是筆者一向喜愛之沾料。

入境隨俗?

不知是否本地市場較難接受「純」燒鳥店,這裡牆上也寫上許多其他料理,由開胃菜、酒肴、烤魚、煮物到天婦羅洋洋灑灑一大排。隨便試了兩種:

明太子白菜:十分好的酒肴,白菜粗絲及辛口明太子都選得好,清爽中兼帶明太子獨有風味。竟是當晚最佳品。
炭烤花魚(Hokke):送來即有些後悔,不是開邊烤、算是「丸一匹」(Maru ipiiki、整隻)姿燒い(Sugata yaki)好了,用在此尺寸的魚上實在古怪、用於花魚亦不適合,賣相很不佳、味道也普通,延續近年來在台北餐廳沒吃過好 Hokke 的「傳統」(包括現今《狸御殿》在內)......

出乎意料的白菜明太子 嚇人的烤花魚

酒類齊全

Kokekokko 酒類頗豐,除了少不了的啤酒、生啤酒(Asahi)、日本酒,近年大流行的燒酒選擇亦不錯。一如 L.A. 店,亦備葡萄酒。Wine List 上不乏佳作(例如 '01 Opus One)、挑得也合(例如適合搭配燒烤醬汁的 Zinfandel)。喜歡喝兩杯的應該可以滿足。

部份酒類 簡短 Wine List

日本老闆不在,店員似乎沒一個通曉日文。倒不是說開日本店一定得會日文,而是至少要知悉菜名吧?令筆者想起某晚至台北一知名日本料理,鄰座西方客想點些枝 (毛)豆來下酒,講了半天 "Edamame, edamame...",全店服務生都像鴨子聽雷,最後實在忍不住解圍之。

不少朋友吃過其洛杉磯店、也在日吃過許多燒鳥屋,對 Kokekokko 台北店評語分別是『不行』、『十樣只有五樣能吃吧』、『不能跟東京西麻布《雞匠》、《軍雞匠》比』。筆者大概因期盼台北能有一家像樣些的燒鳥店已久,所以沒那麼嚴苛,個人覺得 Kokekokko 單品雖有好有差,但在台北不必強求、可曰及格了,也無需強其所難與東京名店比較。可視為宵夜去處之一,但較適合只點選雞類料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