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與蔡珠兒的交情特殊,使得這篇書評不可能客觀,這是我必須事先警告且無須致歉的。

書名:饕餮書
作者:蔡珠兒
出版社:聯合文學出版社

我看著珠兒長大(同樣,她也看我長大),大學時專擅小說令人「驚艷」的她,當了數年記者繞了半個地球逮到一個老公一腳跨入中年門檻(另一腳還在門檻外抖動掙扎)後,竟然在文壇大張「艷幟」,紅紅火火,登基成為飲食文學天后(將來若有徒子徒孫追隨,可升級為母后),使尚留戀其文學青春期的我驚駭不已。

這話的意思不是指飲食之路不好,指的是她刁鑽精怪半人半妖,且是聊齋裡有學問、會用辭書敲書生腦袋的那種妖精。如今雖穿上圍裙、守著爐火一片癡情貌,別忘了砧板上擱著一疊文獻史料、專書剪報,再過去一點點還有幾把白晃晃的刀。舉凡簍裡時蔬、鍋內魚肉、案上鮮果,皆有來歷典故,無一不沾染古墨、暗合時潮。每次出書,表面看是展廚藝以饗知交,骨子裡依我看是國慶閱兵、展示國威,再一次鞏固了疆土。

手藝高超的《紅燜廚娘》燜軟了無數刁民之後,緊接著推出的《饕餮書》比較像施粥賑災、拯救飢民之作。然鬆散之中仍維持其一貫功力──我認為那就是珠兒與眾多飲食文學寫作者最大的差異,她那典麗繁複的文字功力已把飲食書寫晉升到珠寶鑑定等級。寫粽子那篇,肉汁應「光亮濃香帶黏稠」,糯米要「清香綢繆纏綿」,包出來的粽子要「味道豐腴華麗,形體也講究秀美典雅」,看到這我就受不了,喃喃自語:「珠兒,世界小姐選美也沒這麼苛好不好!」難怪她的「粉絲」愈來愈多,那些見過世面的飲食界皇親貴冑、未成年臟腑(專在媒體推介難吃得要死的牛肉麵的記者)哪受得了這種誘拐、挑逗。

對我這種吞食的「魚刺」比「魚翅」多,對「山珍海味」的認識僅限於貼在冰箱上的春聯,且廚藝停留在「調製飼料」階段的人來說,替飲食佳作寫評是很痛苦的,因為摸不到吃不著;縱然珠兒火力全開寫活一顆燒肉粽,於我卻如鑑識專家李昌鈺所言:現場已遭破壞,查無物證,遂不知是否如她所說那粽子「多美多緊俏」。然,據我觀察,在報紙上現身的美食家大多長得一個樣兒(想必其病歷表內容亦大同小異),而珠兒仍保輕盈嬌美、秀色可餐,據此推測,其挑選材料、烹調食物、揮灑佐料,應是很講究的。

由於交情特殊,以上所言,好處更好、糟處沒那麼糟。是為讀後感。

【2006/04/17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