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物理學家泰勒博士(E. Teller)於1981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台灣大學發表關於能源的演講,他所提到的,和國內一般有識之士雷同,他說台灣煤源不多,風力、地熱也不容易掌握,太陽能雖廣大長久值得開發,但目前世界上尚在研究階段,我國更限於科學基礎和財力,當然談不到大規模的發展。他強調,對我國來說,發展核能是價廉物美的可行之道。他說他曾經看過國內的核能建設,覺得我國的核能發電廠很好,值得美國人來學習。實際上,泰勒先生這次到我國來,前後才十幾天,那能一下子就對我國的核能事業了解清楚呢?不過,他不是不學無識,一無經驗的所謂市間學者名流,他有非常高的智慧和敏銳的觀察及分辨能力。他所說的,頗有值得我們深思的地方。在台時,他更強調說,雖然三哩島事件引起世界震驚,使大家對核能安全的信心動搖,但那是人謀不臧,而我國核能發電人員,非常負責,核能發電該是肯定的。
有人會說,泰勒先生是早期核子科學的領導人之一,他曾親自替他的匈牙利同鄉釋那德(L. Zilard)先生駕車到紐約州的長島,盯著愛因斯坦簽署一封信給羅斯福總統,要羅斯福注意當時連幼苗還談不到的核子科學及其作為超級武器的可能性,他後來還替美國領導了發展核子融合的大規模作用。三哩島事件發生,泰勒先生宣稱他是這次事件唯一的受害人,因為他沒有想到人們會如此震驚,人們對於那次事件的反常反應,使他震驚得發了心臟病,當然他講這話的言外之意,是三哩島事件並沒有傷害到一個人,不該鬧得那麼兇,他曾被擁核的人引述該話,在美國大登廣告宣傳辯護。在台灣,他所說關於核能安全的話,和大報副刊「電的世界」講得一模一樣。賣瓜的,當然說瓜甜。
在另一方面,反核的人卻把瓜說成甜中有毒,反對大家買瓜。有的出版刊物,登載斷章取義的報告說,金山第一核能發電廠的發電容量因數,只有百分之五十五,暗示這個廠一年有五個多月不能動。實際上,據作者查證,自開始商業運轉以來的平均容量因數,為百分之七十多,遠超過反核人們所說的百分之五十五。這個數字,也超過了美國操作中核能電廠之平均值,百分之六十五。使大家發生怎麼我們會比核能發電母國更好的疑問。當然反核人們中,同樣的有好意為人民著想的學者和民意代表,他們出於誠意為大家著想,應該被諒解。但關懷過切,把核彈的可怕,和發電用的反應爐融為一談,因而會於討論事實之前,產生預定的結論,所選的資料,不免限於自己喜歡的,這等事實,也應該為大家所了解。
顯然,能源是當今國家經濟的命脈,它的多元化是合理和重要的既定政策。核能在現行的能源政策下,占了相當的比重。電的需要,一直在增加,各種方法的發電量,也都必須增加。目前的計畫,核能發電約十年後將有十座百萬瓩的反應爐,占台灣發電總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公元二千年時,即二十年後,更可能增加到百分之四十。國內的核能發電,由於各方面的努力,近十數年來,已打下相當好的基礎,能獲得國外有深度見解、頂尖行家的賞識,經建策畫當局及核能從業人員有所得意,乃是自然之事。從另一角度來看,民間對於國家的政策,有不同的看法與輿論,可以表達而見容忍,也正表示我國的社會在進步。問題是大家所講的是同一件事,而有人講白,有人講黑,有人說壞,有人說好。核能既然價廉物美,何以世界上反對它的人那麼多?在另一方面來看,泰勒先生卻過分的說:我們的成就,值得美國來學習。即使言過其實,是否仍有其價值性?筆者們覺得應該讓大家多知道一些,因此就發展核能最重要的安全、經濟和人才方面,提出下面的事實和討論,以供參考。

安全問題

一般人談核能發電的安全問題,似乎都恐懼小節,和不太科學的立場出發,很少採用廣闊而基本的看法!
自從核彈結束第二次主界大戰以來,核彈的發展加遽,人們自然而然深刻的發生了一種談核色變的恐懼症,這是很正常的心理狀態。有識的政治家,就公開承認核子武器「超級」可怕,利用這種懼怕事實和心理作用,作為防止世界戰爭的最好武器。但正因為核子戰爭的可怕,大家不免把和平用途的核能發電,同樣也認為萬分可怕。其實發電用的核子反應爐,即使請了世界上頭等核子專家來,也無法爆炸它,有了這個觀念,如果大家對核能發電仍不能免於恐懼,容我們先介紹物理學上的一個術語──The Significance of Order of Magnitude,譯為中文,為「次序該有輕重大小之分」;換句話說,即最重要的考慮,應該是用在最重要的事上。這種看法,會作生意的人,就很清楚,當一個生意人和別人訂下一個幾千萬元的商約時,幾百塊,幾千塊錢,甚至幾萬塊錢的得失,就毫不在乎了。如果我們真怕核輻射,就該花全部的精神和時間,去防止核子武器的應用,因為核彈使用的安全問題,比核能發電的問題,可要嚴重幾億倍。我們目前討論核能發電的安全,把它的危險形容得煞有其事,如山雨之欲來,這真是把輕重顛倒得不成體統,並不是說我們不必顧慮核能發電的安全,但是我們,尤其是激烈反對核能發電的人們,千萬不要忘了核子彈對世界的威脅,相當於每個人頭上都掛有兩三噸的炸藥,而那條掛繩的安全,遠比不上發電用原子爐的設計安全。
讓我們回頭再談一下核能發電的安全,即使大家相信了專家的話,確信核子反應爐不會爆炸,但有的人仍會懼怕爐裏面巨量的放射性物質。記得三十多年前,筆者之一在美國從事核能研究工作,有一次,一位在德州的女士打長途電話來詢問,放射性是否會從電話線上傳導?初聽了,覺得這個問題很好笑,但仔細一想,對不懂放射性物質的人來說,這個問題問得還真聰明,有意義而具有啟發性。從放射性物質分布的立場來說,核子彈和發電用原子爐的設計,相差十萬八千里,核彈的目的,是使放射性物質分布愈廣愈好。發電用核子爐的設計,則是完全相反,用許多防護障壁,不使放射性洩漏,即使洩漏,也減至最少。其實,以核彈而言,人們用盡心思,刻意使放射性物質分布得不能再廣了。但挨過兩顆核子彈的日本,死於輻射傷害的人數比直接因爆炸而死的人還是少了很多。那兩顆核彈中的放射性物質,含量不可謂不巨大,如果平均分配給全世界的人,可使全人類滅種還綽綽有餘,而實際上死於放射性的人卻是那麼「少」,這就是分配不易,而成了安全上的大保障。學生物的人會告訴我們,一個男人出精時的精子數目,可以使全世界幾億婦女受孕。而實際上,由於分配上的「困難」,使一個女人受孕,也不是一定可以擔保的事哩!
懼核病因美國賓州三哩島電廠出事,而傳染得又廣又厲害,如果大家不人云亦云,靜心的把事實想一想,三哩島事件中,沒有一個人死亡,連受傷的人都沒有,不正是證明核能發電安全嗎?世界上每一件事總有正負兩方面的說法。譬如說美國的水門事件,一方面大家可責難美國政治腐敗,出了這樣一個沒有人格的總統。另一方面也可說,尼克森先生所做的壞事,只不過是偷了些反對黨的競選資料,比起許多國家元首竊國弄權,任意殺人謀財,他的罪真是小巫見大巫。而且美國人民不費一拳一彈,尼克森總統立刻被趕下了台,這不是近代民主政治的進步,是什麼?有識之士難道不會說,三哩島事件證明核能電廠的安全,不正猶如水門事件證明民主政治的安定一樣?
上面哲學性的討論,不是說核能發電的安全,絕無問題;我們要指出的是,目前一般的討論,是小的問題,而且常意氣用事,爭論不休,因此問題小而聲音大,提倡核能發電的人說,安全無比,請放心用,反對的人說核能發電害不可計,沒有絕對的安全。
因此讓我們也來談談我們的看法,因為我們沒有特別背景,我們的出發點和終點,是大眾的福利。
事實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的事,有時候,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比較進步的國家,對事物的安全與危險,往往經過統計,用數量表示,比較其相對大小的程度。譬如說,乘車坐船,也有危險,每年每人的致死率為萬分之三。坐飛機發生空難,每年每人的致死率約為十萬分之一。大體上說,致命率高於每人每年千分之一的事物,社會就不能忍受,而以制定法律,限制接近,忍耐不便等各種方法,求事故減少。對低於每人每年百萬分之一致死率的事物,大家暫就「聽天由命」,不理會它。專家們估計過,核能電廠的致死率,每年每人只有五十億分之一,就算誤差大上一千倍,比起其他事物,其結果仍然不過五百萬分之一,它的危險性之小,是很明顯的。
放射性殺人不見血,原子爐裏的輻射物又其多無比,其毒無雙,核能發電用過的廢料,也是一樣,何以尖端科學家如泰勒先生者,反而認為它沒有問題,安全得很,這是不是不合科學邏輯?這一點有人曾當場問過泰勒先生本人,他的回答是,核能的安全,事實上就建立在它潛在的危險上。核能在沒有用於發電之前,各種可能發生的危險事故,都被周密地考慮過了。1948年,美國原子能委員會裏的安全委員會裏,他任主座,大家討論核能用以發電的可行性時,他親自逐項提出各類輻射災害的可能性,讓大家認真討論解決的辦法,因而被認為是當時最大的「反核」人。核能發電所採取的各項規範及措施,就是從那個時候建立起來的。這種事先周密考慮安全及災害的過程,為世界各行各業所僅有者。其他各行業,對災害事故事前總是只作些表面應付的文章,多半是出了人命,才亡羊補牢,認真去做。核能發電則不然,它一開始就定下原則,寧可停電,不許出事,偶然事故,不容成災,既成災害,只准財物損失,不得傷及人命。一切規定與設施,都是依此原則,所以當今世界上有民用發電反應爐兩百餘座,未聞有核子事故而致人於死者,其故在此。
我們可以完全相信泰勒先生的話,但不能說核能發電絕對安全。譬如我們無法確定若干年內台灣北部絕對不會發生超過核反應爐設計極限的大地震、大海嘯,使安全設施應付不了,放射外洩;這時是否會那麼巧,遇到不大不小的風,把輻射物吹到人口最密集的台北市,也真難說;不過這種機會,可能比美國加州陸沉還來得小,但不能說絕對是零。如果說,機會小,但仍有危險,還是應該禁止為妙,那麼世間無論什麼事就都寸步難移了。小的事,只有放在計算中,不能因噎廢食。譬如憂慮大屯山附近會發生唐山式的大地震,不用核能電廠,地震要發生仍然不能避免,我們是不是該立刻遷都呢?是不是該強迫全體老百姓搬家呢?這種大地震會死傷百萬,損害極大,但發生的機會既近於零,不近於零目前也無法預測,無法防止,我們覺得,暫且聽天由命,比天天大驚小怪,驚惶失措要好得多。有人說過,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地方就是家裏,淹水失火、滑倒跌傷、食品中毒、觸電和煤氣傷命等,都發生在家裏,可是我們不能因此而放棄家庭,主要還是該研究如何增加家庭的安全,我們認為核能發電也與此類似。
最後我們要做一個重要的附註,暫保留以作將來有機會時再討論。核能發電的安全問題,不在放射性物質的散布,主要的麻煩是核反應爐中所生的鈽元素的管制。世界上有許多殘忍而無理性的暴君,他們要是都煉起鈽來造核彈,那才可怕哩!這是一個世界問題,對我國要不要核能發電,還沒有直接關係。泰勒博士在前述的演講中說得好,核子爐不會傷害人,人卻會傷害核子爐,意指反對核能的人,一心要毀掉它,要利用核子爐做壞事的人,會讓發電用的核子爐也背上黑鍋,這句話,值得我們深思。

經濟問題
核能之所以在1960年代逐漸抬頭,主要的原因有二:一﹑世界上的化石能源有限,而人類對它的消耗卻是天天增加,核能可輔助化石能源消耗之不足。二﹑核能發電系統雖然複雜,建廠初步投資也高,但燃料體積小,重量小,費用極少,算起總帳,還很可以和慣常電廠在經濟上競爭。目前由於經驗少,核能發電在技術上還不及普通發電,譬如核能電廠的容量因數,全世界平均只有百分之六十五左右,比普通電廠的百分之八十左右低了不少。原因是過分重視安全,動不動停電或不准開機所致。我國核能發電的容量因數,有的出版物說是金山核能一廠一號機只有百分之五十五,這表示此類的電廠一年只能運轉不到七個月,其他時間皆耗在停滯與修護,龐大的資金投下去而運作生息的時間不夠,日久天長,電價不漲才怪,果真如此,核能發電休矣。不過據筆者們查證,事實並不是這樣,金山核能一號機的確曾有容量因數只有百分之五十五的紀錄,但那是1978年初度商業運轉後短期間的事,這是那段時間先要充分了解核能電廠的性能,使有關機件逐漸納入正常狀態而必須開開停停,停停開開的結果。這種過程非經過不可。1979年起,其累積容量因數就一直維持在百分之七十多,高於世界水平,值得國人引以為慰。即使核能發電的容量因數還低於化石發電,但發電的費用卻出奇的便宜,這是經濟上最主要的考慮。目前我國核能發電的電價成本,比煤便宜三倍,比石油發電便宜四倍,在世界經濟不景氣聲中,核能發電幫忙我國不少。據云前年(1980年)經濟部管轄下的工廠營業,剩餘新台幣一百七十億,其中電力公司占一百三十億,此中一半來自核能發電,看來核能發電在台灣是很經濟和賺錢的企業。
三哩島事件,給了我們兩個教訓,一﹑核反應器是相當的安全,二﹑它萬一出了大故障,經濟上的損失,可能很大。值得大家商量的是,就算當前台灣的核能電價出奇的便宜,但如果把類似三哩島事件也考慮進去,算盤就不得不重打了,這種事故,一損失就是十億美金,美國賠得起,我們可賠不起。然而從這個角度上看問題,我們就來看看世界大資本家對台灣核能發電的態度。資本家們的目的永遠是賺錢大概不會錯,他們如果發現我們這裏的環境與人力從事核能發電不夠格,沒有效率,無利可圖而且還可能蝕老本,一次投資已夠,決不願意自找麻煩,繼續上當。台灣的第四核能發電廠目前還能不成問題從他們手裏面借到錢,就明確地表示銀行界對類似三哩島的事故再發生的機會認為不大,即使發生,扣掉賠償,仍然合算。公司的後台,還是這些大資本家,同時也証明資本家對我們核能的策畫、施工、保防、運轉、維護和善後等都還有信心。前已提過,核能廠的設計是安全第一、准停電、賠錢而不容輻射傷人,這種設計對資本家很不利,要他們出鈔票而沒有具體根據說服他們這一行業穩賺不賠,大概會比要他們的命還難受吧。
我們可以說,從經濟的立場來談,核能發電在台灣應該是解決能源問題的理想途徑。

人才問題
人能成事,亦能敗事,世界上一切的事,人的因數恐怕是最重要的了。我們如要核能發電,人才問題,當然是重要之首。
台灣有核子科學,比先進國家晚了二十多年,工業技術的基礎也相當薄弱,如何敢說核能發電經營得比其母國還好,這可能嗎?
答案應該是,如果說科幻電影「大特寫」裏所說的事你相信都會發生,還有什麼事情不可能發生?美國是汽車王國,可是近幾年已被日本進口汽車傾銷,困擾的焦頭爛額,她也是棒球王國,可是這幾年少棒冠軍屬誰?
這裏,我們決不能說我們在整個核能發電的領域裏已經強過美國,我們還差得遠。目前還只是會買東西會裝配來用而已,許多實質甚至心理上的地方,還得在洋顧問的監督下從事。何以在安全與效率方面幹得有聲有色,背後自是有其理由,這理由和前幾年台灣在電子工業加工出口非常成功的情形很相仿。我們的裝配線上男女工人個個識字、聽話、勤快。所以縱然國家沒有雄厚的電子科學基礎,單憑銲積電路的接頭,製作計算機用的記憶環,一樣可以大賺外匯。核能事業在台灣,近二十年來曾在人才培育上下過本錢,五百餘個專業人員,其在國內外的訓練費用,每人平均在兩萬美金以上,真正大本錢,還不止於這筆直接費用的現金,而是這些人才在素質上超出外國同級人員一大截,這話怎麼解釋呢?美國核能發電之操作員以及裝配、檢驗、營運等工作人員,多數只需要高中畢業就夠了。國情不同,我國先期選派轉業核能的人員,不但都是已有電廠經驗多年之優秀學士級以上的工程師,訓練計畫包含每個人都要到國外大學研習碩士級核子工程課程一年或以上,然後才到有關廠商處接受專業訓練,這樣的訓練規畫下所出的人才,素質上自然比外國同級人員高。其實,用超教育水準的人幹低於自己學能標準的事,效果是好是壞,也未必一定,我國培育核能人才所以能夠收到好效果,時機適當,也是因素。蓋十幾二十年前,國內外的經濟差距還十分大,受訓人員生活費每月如有五、六百美元之數,省吃儉用一番,一年回來,就可以買幢房子,成家立業,回到國內,又有重大任務等著自己,誰不想夙夜匪懈,勤研苦讀,以備將來自己幹個出人頭地,把國家帶向核子能源的新領域。所以,自從核電第一廠金山工地開挖到竣工試車,併入系統,中間不知道有多少新規格、新標準要滿足,新工作細則要遵守,數不清的困難要克服,我國不少工程紀錄,在這裏都有歷史性的突破,最後能於比國外同型電廠施工期限還短的期間內完成。而我們的工具、經驗、環境卻都遠遜於外國,難怪負責的協理頭髮變白,工程主管高血壓、中風、廠長罹患肝病,而後起的新秀,從困苦中成長為精淬勤煉、經得起考驗的幹部,反應器圍阻體內有事故,工程師們肯冒高輻射的危險,耐常人所不能忍的溫度,入內搶修,負傷掛彩,完成任務。晚近核一廠能於績效方面在全世界二百五十座核子爐排名第四,自非偶然,值得一千八百萬,不,十億人民向他們鞠躬致敬!

未雨綢繆

這樣說來,國內核能政策是高明無比,大家可以高枕無憂,盡情享受價廉物美的電是不是!不盡然!
人無近憂,難免就該作遠慮,我們不必太擔心廢熱會影響漁業經濟,放射性廢料無法處理,更不必怕發生「中國併發症」式的災害,這些若不是科學可以解決的問題,就是發生的機會或範圍太小,不足為慮。該擔憂的是,我們現有的核能發電事業像是一部新買的名牌汽車,性能好而且那駕駛員既守規矩,又技巧熟練,開到路上,四平八穩,什麼問題都沒有。可是廠齡未來還有四十年之久,將來會不會還有同樣好的駕駛,同樣盡職心細的維護保養人員?大家都知道,三哩島所以會出事,是因為操作人員程度低,對系統的了解不夠,因而連續做了錯誤的措施。之後美國核能法規委員會已決定逐步提高運作人員的素質到大學畢業的程度,訓練也要加強,而國內核能方面新培養中的基層人員,素質上反而有逐漸低落至不容忽視的現象,不加改正,將來出麻煩的機會就比較多了。況且國人幾千年來的積習,一旦有了權柄,就喜歡我行我素,不按規矩行事,重溫人治,不喜法治的舊夢。諸如開車闖紅燈,不理平交道。方向盤到手上,油門到足下,火車都不讓。前些年還有豬車主人,鼓勵司機,超車一輛,獎金百元的事。負責核能電廠的人,如果將來藝高膽大,為了達到指標,就連禁忌也不顧,想之,豈不可怕?
國人才智有餘,只要願合作,顧大體,人才是不成問題的。爾後如何將足夠的才能,分配到事關全民福祉的核能發電事業上來,應該是當前社會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結論
即使在台灣,大家仍可以問:我們要不要核能發電?
在目前,官方也很明顯的表示要核能發電,並在積極實現。
社會上另外有一部分人,跟著目前世界上的時髦運動,在劇烈反對核能發電。是否每一方面都見仁見智,我們不知道,也不願捲入拳賽裏。
不過,根據筆者們對核子科技各有二十年和三十五年的認識和經驗,依照我們的普通常識,覺得所知核能發電的安全和危險,應該夠深刻,也因上了年紀,就不免十分懷念嚮往那「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恬靜生活。深以為世人及國人,如大家都願意返璞歸真,放棄現代文明,一切聽其自然,那是再好不過。可是現在大家都要繼續求繁榮,求富足,不斷向開發國家之林邁進,這猶如騎虎難下,而此時此地在台灣,既缺能源,又要工業,在這種情形下,當真要考慮自己子孫將來的安全和經濟,而花時間、花精神剪輯外國人的反核餘燄嚇人嚇己,以爭論核能發電的存廢,我們覺得遠不如認真地檢討當前人才培育與興建規模和標準是否配合,安全法規的執行是否真的徹底,有沒有為了爭取進度或績效而忽略不該忽略的事等來得重要。如果一定要挑挑反面問題抬摃,好吧!世界上造軍火的費用年達美金五千億,一千億用在核子武器的發展及製造上,其放射廢料,山上堆的、洞裏藏的、海裏丟的、空氣裏散的多得很,也危險得很哪!武器本身更是毀滅整個地球都有餘了,與霸國爭,無論如何有理,講得通嗎?
因此,關於「我們要不要核能發電」這個問題,權衡輕重,我們要投一張簡單沒有保留的肯定票,就是我們要核能發電。不但台灣要,世界也要。我們認為主要的問題,不是要不要,而是如何要!大家肯好好的要,仔仔細細的要,核能發電會帶給人類安樂的!

------------------------分隔線在此 以下是個人心得-----------------
核能發電無二氧化碳,但卻有輻射污染,有利也有弊,該怎麼走還是要以大勢來決定!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