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1968年已走過了40年的歲月。那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狂飆年代,也是一個風雷激盪的時代,從美國的反越戰和民權運動到中國大陸紅衛兵的「造反有理」;從金恩牧師與羅伯.甘迺迪的相繼遇刺到捷克的「布拉格之春」,全世界都在狂動,只有戒嚴時代的台灣最安靜。

 1968年看似遙遠而淒迷,其實它無所不在,它並沒有消失。希拉蕊和歐巴馬對決新罕布夏初選後所迸發的女權與民權(黑權)爭議,即源起於1960年代,而以1968臻於高潮。民權運動與女權運動在1960年代形成兩股波瀾壯闊的時代巨流,並在日後獲得重大而深遠的成就;希拉蕊與歐巴馬在政治上的出頭天,即為最顯著的例子,亦是兩大運動最豐碩的果實。

 民主黨內部目前正為選女性、還是選黑人為總統候選人而傷透腦筋,不管誰出線,如在11月投票時獲勝而入主白宮,都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

 60歲的希拉蕊搭上了1960年代的末班車,她對民權運動的了解並不遜於黑人,她表示金恩牧師等黑人領袖所推動的民權運動,最後尚需詹森總統發揮臨門一腳之功,《民權法案》才能於1964年獲國會通過。希拉蕊並未曲解歷史,亦未貶抑金恩牧師等人,但許多黑人政客與評論家聽不進去,紛紛跳出來責備希拉蕊和諷刺歐巴馬製造「神話」的柯林頓。

 黑人對民權運動的話題特別敏感,政治包容性亦愈來愈小,當初有些黑人領袖甚至嫌黑白混血的歐巴馬「不夠黑」。他們也許擔心當年辛苦爭取的政治權力和地位會慢慢地腐蝕,尤其是西班牙語裔人口已超過黑人,亞裔人口亦直線上升,黑人已不再是唯一享有特權的少數民族。

 歐巴馬競選時經常抬出金恩,他的演講也頗有金恩的味道,金恩為世世代代的黑人(亦包括白人)帶來了永不褪色的「一個夢」。金恩於1968年死時才39歲,元月15日是他的冥誕(美國訂元月21日為金恩逝世紀念日,這一天是全國性假期)。金恩的美夢,也許只是一個難以企及的理想世界,黑白問題和種族歧視絕不會從新大陸和世界各地消失,希拉蕊能夠在新罕布夏初選險勝歐巴馬,多多少少具有「白人選民不想選黑人」的思想在內。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嘗言:「國家和政府從來沒有自歷史上學到任何東西。」國家和政府的無能,折射了領導人的無知。1968年美國正捲入一場找不到盡頭的戰爭,美軍陣亡人數急速增加。越共於元月底發動春節攻勢,越戰急遽升高,《紐約時報》預測1968大選年將是現任總統詹森對抗共和黨的洛克菲勒,結果敝精勞神的詹森宣布退選,東山再起的尼克森擊敗了韓福瑞,越戰一直拖到1975年春末。

 40年後的今天,美國又捲入一場完全沒有必要的戰爭,黑格爾的名言在布希身上應驗,「江山代有蠢才出,各苦生民數十年」。美國的選舉制度到底出了什麼毛病,會讓布希做8年總統?有人說不能怪選舉制度,亦不能怪民主政治,只能怪選民自己投錯票、選錯人。

 目前美國各大學校園書店擺滿了「01.20.09」的徽章、海報和T恤,原來那是布希在任的最後一天,反布希的人迫不及待地推出布希末日紀念,甚至還有網路(www.bushlastday.com)。

 儘管今天有不少年輕人反布希、反伊戰,但比起40年前的場面和氣氛,簡直太遜了。這一代的大學生安於現狀,只想在畢業後找個高薪工作,造福人類、與惡勢力抗爭、向壞制度宣戰的理想和行動主義,早已煙消雲散。

 冬眠40年的激進組織「學生爭取民主社會」(SDS),去年開始恢復活動,全美各大學只有100多人加入。哈佛、哥大偶有學生在校園靜坐絕食抗議校方或政府的一些作法,結果絕大部分學生不但不同情他們,甚至罵他們無聊。現在的大學生在沒有徵兵的恐懼下,心裡所關心的是自己的福祉,而不是社會與國家的好壞,更不是時代的走向。

 不少在1968年流過血、坐過牢的鬥士,仍繼續為民權、女權和環保運動而賣力,他們都已從當年在體制外抗爭走進了體制內從事改革,但他們仍未完全放棄1960年代的進取精神。

 不同的時代各有不同的面貌和特質,站在2008年初回眸1968年,那真是一個遙遠的年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