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5╱19)我在本欄發表〈不能面對的學歷真相〉一文,當日即招致許多評論者到我的部落格發言指摘,有謂:「波蘭醫學生的出現,是因為在公平的聯考中無法達到醫學入門門檻,才會在代辦業者的業務下,避過聯考的篩選,也才會有爭議41級分的波蘭醫學生;因此學歷認證並不為過。」以及「目前只有知道國內醫學系考不上而到東歐國家就讀專為這些學生開的國際班,又可以避開醫學實習的學生,這些學生被他們的家長呵護著、安排著,讓人迷惑到底是誰害怕競爭、逃避競爭?」

也有意見指出:「要引進外來醫師,水準當然要在國內醫師的平均以上,各種考試都有不同的鑑別能力,台灣醫學系畢業生是經過層層關卡上來的,教學品質如何?訓練過程如何?實習制度如何?都很公開透明。波蘭的呢?……根本都不透明了,我們能放心嗎?」

還有的指證如此:「今天波蘭學歷的問題,並不是國內醫生門閥勢力的拉扯,或是因醫學生懼怕國外學歷乃至於大陸學歷認證而有現在這樣的情形,那些有權有勢的大醫生世家並不需要介意波蘭學歷的問題,他們早已是既得利益者;現在真正跳出來提醒大眾這個問題的,是根本沒有任何地位和權勢的醫學生們,他們大可以不用管波蘭學生要不要回來,能在台灣讀到醫科,早已是眾人中的翹楚,他們有什麼好怕的?他們站出來發聲甚至有可能得罪權貴,對未來的發展造成影響,但他們仍然選擇站了出來,不過媒體卻全然不給予關注,或甚至根本受到收買,大力討好波蘭醫學生這方,因此社會大眾所能接觸到的訊息,幾乎完全偏向了這一方。」

促使我寫這篇回應文字的一則留言則表示:「張大春先生:您在蘋果的大作……看過,真的很讓人失望,很明顯覺得你沒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卻用偏頗的觀點寫出偏頗的言論。」

我依照許多貼文的指點,一一讀過了和波蘭醫學生事件及背景相關的大量貼文,發現我的前一篇文字非但沒有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還犯了更嚴重的錯誤──我「用正確的觀點寫出偏頗的言論」這遠比「用偏頗的觀點寫出偏頗的言論」更壞。

把成見當成心證
從前引這些糾正我立論的文字足以透見:我在上一篇專欄裡並未深入了解事件的方方面面,卻能言之鑿鑿,咄咄逼人,根本原因就是我自以為掌握了「正確的觀點」。比方說:醫界門閥林立,各擁山頭,或者醫師國考流於形式、沉痾難起。

這些都是渾沌的成見,如無實據,成見就化作想當然耳的心證,一旦上綱上線地拈出「開放留學競爭」,實則是以「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大道理作為安全瓣、甚至掩飾,卻淪失了「是否應放任學生在合法情況下走後門行醫」的議論焦點。老實說,答案至為明顯:當然不行──「合法」不應該是維護一切既成而充滿爭議之事實的託辭。

我當然不能為自己的失焦作任何辯護。網友們提醒我注意到:我上周這篇文字的魯莽是不自覺地倚附於一個看似無誤的論旨「開放競爭」,卻可能無知地成為「便宜行醫」生意的代言,關於這一點,非要向信任我的讀者以及我所誤導的讀者道歉不可。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