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溫帶溫暖卻不燥熱的夏天,就像亞熱帶金風送爽的秋季,短暫美好似夢,夢醒以後,接下來漫長而寒冷的日子,就靠著夢的餘溫來取暖。而夏季快結束時的那場野宴,常是夢中最燦爛的片刻。

八月第二個或第三個星期天,是鹿特丹河畔公園野宴的日子,從近午時分到夕陽將沈,偌大的公園裡佈置了好幾處露天音樂台,演奏悠揚的音樂,多半是葛希文的鋼琴曲或莫扎特的室內樂小品之類。

深沉哀傷的馬勒在這一天是聽不到的,因為野宴應該輕鬆,只見綠蔭下、池塘邊,戴著草帽或墨鏡的人,或雙雙對對,或三五成群,在草地上鋪了毯子,席地就坐,耳聆怡人的樂聲,手裡端著清涼的葡萄酒,不時吃上一口另一隻手裡的三明治。這個吃完了,野餐籃裡還有各色沙拉,往往是馬鈴薯、雞蛋或咖哩雞肉口味,荷蘭人似乎特別愛吃這幾種。

我們的保冷袋裡除了一瓶粉紅葡萄酒外,通常還有燻鮭魚、生芹菜棒或黃瓜,有回甚至滷了牛肉帶去。確切的菜色不定,得看那幾天的興致,但有樣東西年年都少不了。

野宴的前一天,先到有機市場買來好幾個甜椒,這時節甜椒特別碩大飽滿,滋味也香甜多汁。當令的甜椒生食就好吃,甚至用不著加佐料,可我卻更喜歡拿來做道義大利「輕食」──油漬甜椒。

把紅的、黃的的甜椒沖洗乾淨,整個放進中高溫的烤箱裡,烤到外皮開始變焦了,就可以取出,用紙袋包起來,過一個鐘頭,等甜椒不燙手了,便摘掉蒂頭,擠出種籽,剝除薄膜般的外皮,再切成或乾脆用手撕成長條。

這時,我往往已經忍不住吃了好幾塊。烤過的甜椒,比生的更甜,還多了股燻香,原本生脆質地也變軟熟,食之纏綿,近乎「肉感」。要不是知道油漬以後味道更美,我真會站在料理檯邊,一下子吃掉一半。

處理好的甜椒鋪在大號的深盤中,灑上片得極薄的蒜頭和剁碎的巴西利洋香菜,另外調好一碗油醋,加點鹽和黑胡椒。油最好用綠色的托斯卡尼特級橄欖油,醋隨便你愛用哪種,我喜歡用義大利香脂醋,酸中帶點甜,和煙燻味特別搭。

把這一碗油醋一股腦倒進盤中,淹過甜椒面,好了,你能做的,就到此為止,接下來必須靠時間的力量來創造美味──這一大盤的甜椒得放進冰箱,至少漬上一整天。兩天更好,更入味。

在等待甜椒漬好的長長一天或兩天裡,胃口慢慢地醞釀了。終於可以吃的時候,不宜心急,取上兩三細長條,擱在薄脆的Melba Toast或烤麵包片上,入口之後,細嚼慢嚥,才可以體會那香脆與油潤軟爛的對比口感、甜與酸的交融滋味。油漬甜椒,不但是輕食,也是慢食,這輕盈而緩慢之食,是仲夏之夢最具體的回憶。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