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世界盃足球賽開打時,無論小蝦米隊或大鯨魚隊都滿懷拿下冠軍盃的希望。但到了本星期,一些球隊已準備打包回國,這些輸球球員可能已經準備飛到馬爾地夫享受海灘風光,但同樣面對球賽失利,球迷的反應可複雜多了。 (chinesenewsnet.com)

一九五○年世足賽,巴西這個最被看好的地主隊在決賽時敗給烏拉圭,巴西球迷的反應是找代罪羔羊。巴西門將巴波薩頓時成了這齣民族悲劇的化身。他一直到五十年後過世時還得不到國人的原諒,雖說這期間巴西已奪下五次世足賽冠軍。英國球迷也一樣,會將輸球歸罪於教頭或某球員,例如貝克漢在一九九八年那次比賽竟然「愚蠢地」在裁判眼前犯規。而英格蘭隊門將西門也因為在二○○二年對巴西時,誤判小羅那度射來的一記飛球而深受斥責。 (chinesenewsnet.com)

曾有人說過,輸球對球迷造成的打擊比球員更大,傷痕癒合時間也更久。 (chinesenewsnet.com)

足球作家貝羅斯指出,巴西人的情緒呈兩極化。任何事不是世上最好的,就是最糟糕的。就足球而言,巴西人有一種優越感,但反面所代表的卻是一個開發中國家的嚴重不安全感。只要贏球,所有煩惱都忘了。而輸球的話,會加深「巴西人沒用,天生注定要在球場及任何方面都失敗」這種想法。 (chinesenewsnet.com)

運動史上,熱門球隊爆冷門輸球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九八○年冬季奧運,一路過關斬將的蘇聯冰上曲棍球隊在冠軍賽竟意外敗給由大學生組成的美國隊。此外,美國「夢幻」國家男籃隊也曾數度慘遭滑鐵盧。 (chinesenewsnet.com)

不過,輸球時最能觸痛球迷神經,甚至與國家歷史及認同感糾纏不清的,就屬足球這種全球最風行的運動。一九六九年,薩爾瓦多和宏都拉斯兩國甚至為一場世足賽的資格賽而爆發所謂的「足球戰爭」。 (chinesenewsnet.com)

一般來說,荷蘭人不會輕易表露情緒。不過一九七四年世足賽決賽時敗給德國那一役,給荷蘭人打擊之沉重就如同甘迺迪總統遇刺身死給美國人的重創一樣。 (chinesenewsnet.com)

研究報告甚至指出,那場球賽敗陣是荷蘭廿世紀三大悲劇之一(僅次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及一九五三年大水災),留給球迷的是久久揮之不去的深沈痛楚。 (chinesenewsnet.com)

對照荷蘭球迷的傷痛,義大利球迷在輸球時表現的,是有如妄想症患者的「受迫害」情狀。義大利隊在二○○二年世足賽預賽第二輪以一比二敗給地主隊南韓後,全義球迷無不認為這是裁判故意懲罰義大利隊。另外,二○○四年的歐洲盃足球賽,丹麥隊跟瑞典隊以二比二踢和,卻將義大利隊淘汰。義國球迷也認為,這是丹、瑞兩國聯手搞的一場陰謀。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