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晚間,老友在鏡前,對空揮擊60招,組合記=4~5拳=一招,我胡亂跟著,快被整死了,沒體力嘛,他老人家拿了小生我一招『肘擊彈射』,還自創一招『偽太極彈射』,都是以快取勝,一招斃命…他興沖沖地繞圈苦思、搬來弄去…

次日一早,SF剛睡醒不久,見老友已在練功,才走進來,老友二話不說,就以以上兩記,死死剋住SF,純以招式取勝。

老友拿起簽字筆,蹲下,準備在白板上『少爺=2 VS SF=11』上再加兩記,SF站在他後面,冷冷地說:「你看不爽!就全擦掉重來啊!」老友小聲說:「可是…」『喀啦!』一記白板擦,從天砸下,落在老友右手邊地上,距離不過差了五公分…他不敢回頭,拾起,擦乾淨白板,重新寫上『少爺= VS SF= 』。

SF又說:「剛剛那兩次,算今天的,你寫嘛。」老友不敢擅動,「砰碰!」這次是一個兩公斤重的啞鈴,落在他的正後方…老友乖乖地在『少爺』之下,寫了個『2』。

「卑鄙小人,你就是這樣…」SF開罵了,老友不甘,回嘴道:「妳從那邊回來以後,就這樣…」SF冷笑道:「奇怪的是你吧!」她怒極,將桌子掀起,摔向沙包,開始赤手空拳,對著沙包,做一輪又一輪瘋狂的猛烈攻擊…大鬧一陣。

老友暫時撤退,一出房門,見兩老擔心地向裏觀望,他趕緊關門:「欸,快去拿一條毛巾,再給我們一壺水,不,一壺茶和一些餅乾好了。快一點!」硬著頭皮,敲敲門,不敢一下進去,裡頭擊打沙包的聲音漸歇,無人回應。老友開門,走進房間,輕輕將門帶上。

SF背對老友,扶著沙包,說:「事情,完全不像我想的那樣子…你們男人就是要去占女人便宜…做什麼虛張聲勢,都在做戲,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什麼都不是,我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給…我在發洩,我在炫耀…這是為了什麼?」

老友等了一會兒,輕輕說道:「為了妳的自尊啊,…不是她先拋棄、先背棄妳嗎?討回來呀!」SF跌坐在地上,靠向牆壁。

老友又進一步說:「是妳自己要跟我請益的,妳怎知我的想法,我的立場?又怎知我就是個『正人君子』?妳自己做了什麼,是妳自願,沒人逼妳吧!」

SF閉上雙眼:「可我覺得那不是我,那樣狂暴…我掐住了她…」她以手掩面,久久不語。

經過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老友打圓場道:「嗯,她那時,已經到達『極樂世界』了吧?」SF目光渙散:「唉,那倒是…」她搖搖頭:「我下手還算…」她站起,一手扶著桌面,一手掩面,痛哭失聲…

「還沒有斷嗎?」老友心想:「她,後悔了嗎?還有情份在嗎?」他告訴自己,硬下心腸:「不要因為你恨這件事,就不去解決它。」(未完續待)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