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夜」、「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等名曲的作曲家陳志遠,近年來飽受大腸癌折磨,昨日下午一點五十九分不幸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年六十二歲。

七年前發現罹癌,個性不服輸的陳志遠積極化療,病情一度獲得控制,病榻上仍不減對音樂的熱情,與李壽全計畫幫慈濟製作音樂劇,不料去年底病情急轉直下,今年二月底住院,終於不敵病魔,永遠告別了最熱愛的音樂事業。

陳志遠從民歌時期即展現過人才華,除了是編曲好手外,歌曲代表作更是不勝枚舉,包括蔡琴的「最後一夜」、林憶蓮的「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王傑的「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小虎隊「逍遙遊」及張雨生、張惠妹的「最愛的人傷我最深」等。

從校園民歌的金韻獎開始,陳志遠三個字就經常出現在黑膠唱片封底,華語歌壇眾多經典,諸如「再別康橋」、「天天天藍」、「一樣的月光」、電影「搭錯車」主題曲「酒矸倘賣無」等,背後美麗的配樂,都有他纖細精緻的編曲功夫,也讓陳志遠頻頻拿下金鼎獎、金馬獎、金曲獎。

陳志遠在華語流行樂壇扮演重要編曲者角色,包美聖的「捉泥鰍」有俏皮童稚的木琴聲當前導。潘越雲的「天天天藍」以弦樂襯底,交相糾纏著主旋律卻又若即若離。蘇芮的「一樣的月光」那磅礡鏗鏘配樂仿若史詩。把時間拉近點,飛碟電台可深情、可高亢的台歌「空中的夢想家」也是他的作品,張惠妹與張雨生對唱的「最愛的人傷我最深」也來自他筆下,黃磊唱得極富詩意的「橘子紅了」與戲劇「八號風球的愛戀」配樂也都是他的創作。

近十年與陳志遠交情最好的大陸演員兼歌手黃磊,在其過世前幾天還飛來探視,一老一少經常把酒夜談。黃磊昨日在微博上留言:「他走了,永遠的別離,我的心痛到無法言說…老師一生低調淡泊,直到三天前我離開,都仍祈求奇蹟降臨。」

黃磊要回大陸前,陳志遠妻子拿了先生剛寫完歌曲「假如有一天我不在,樹在」給他看,這首歌曲彷彿是陳志遠的人生寫照,「我相信,他在,一直在!」

黃磊在微博上表示:「老師最愛酒,也最懂酒,今夜我們為他滿杯送行。」

※ 提醒您:飲酒過量 有礙健康【2011/03/17 聯合報】

叫他傳奇 陳志遠1天編1專輯【聯合報╱記者王筱君/台北報導】

陳志遠生前低調,張清芳與他合作的唱片封面,仍戴著帽子、假髮。圖右是陳樂融。
鮮少在螢光幕前曝光的音樂人陳志遠,當年與「可登唱片」五位音樂人同時現身「我們」專輯封面,只見陳志遠在大波浪長髮的掩護下,露出「非常不清晰」的五官;後來李建復「柴拉可汗」專輯文案中,戴著墨鏡的他,依然還是不甚清晰的臉孔;二○○二年張清芳發行「雙陳故事」,還是戴著假髮和帽子,低調扮演他人生中最被肯定的角色。

不愛上台、更不愛領獎,陳志遠說自己不擅交際、不太會說話,容易把場子搞壞。遠看陳志遠,他像個冷淡的陌生人,不會主動打招呼,張小燕曾說,坐在他身邊很容易「結冰」;但熟悉他的人又說,他有趣、浪漫、滔滔不絕,只要是對的話題、對的酒精濃度、對的磁場,他絕對是個「嘮叨」的人。

二○○八年,陳志遠榮獲第十九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個性低調的他由老婆、兒子代為領獎,自己則在家中收看直播。

據說,陳志遠學琴是無師自通,在火車上用個厚紙板畫成鍵盤練習;據說,他是台灣第一個用電腦編曲的人;據說,他自創「陳志遠格式」樂譜,取代複雜到嚇人的傳統編曲總譜。

當然還是「據說」,在國語流行歌曲全盛時期,陳志遠經常以錄音室為家,一天編一張專輯,但耳朵犀利程度,連哪把小提琴出錯都一清二楚。無奈當事人太低調,以致許多江湖傳聞都無法獲得陳志遠本人的印證。【2011/03/17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