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3 中國時報
 在美國,猶太人和以色列是不能碰撞的禁區。美國不少有識之士認為恐怖主義對美國的威脅,實淵源於數十年來美國對以色列無條件的支持,他們心裡雖這樣想,卻不敢公然講。當然有少數的例外,甘冒大不韙批評以色列和美國親以的中東政策,但他們的結局都很慘。三十年前美國會審議台灣關係法時,力主強化台灣安全條款的前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裴西(Sen. Charles Percy,現任參議員洛基菲勒的岳父),就因主張巴勒斯坦應有自己的家園(homeland),而被在美的猶太人和以色列遊說集團圍剿,遂在競選連任時中箭落馬,失去參議員的寶座。

 按說前車可鑑,但已被歐巴馬政府提名為「情報委員會」主席的傅立民大使(Charles W. Freeman, Jr.見圖,摘自網路)顯然不信邪,本著道德良知和美國的終極利益直言不諱,主張美國的中東政策必須改弦更張,不能為了以色列和整個阿拉伯世界為敵。

 為著他的言論和主張,傅立民還沒上任,就遭親以遊說團及國會山莊上的猶裔議員們抨擊,說傅不適任。他們指控這位前美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太親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有先天的成見,由他擔任「情報委員會」主席,有失客觀和不偏不倚的立場。

 除了親阿之外,這些批評者還說傅也親中,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時,傅甚至為文批評趙紫陽沒能果斷的對付示威群眾。親阿加上親中,再加上他擔任主席的「中東政策委員會」接受沙烏地的金錢支援,而他個人在沙烏地和中國又有商業利益,在此萬箭齊發的情形下,終於使傅立民出師未捷身先死。他已在十日那天主動撤回出任「情報委員會」主席的職務。

 傅立民主動撤回自己的新職,固然是以色列遊說團和猶裔參、眾議員們強力反對發生了作用,更重要的因素是白宮沒有出面力挺,光靠國家情報總監布萊爾海軍上將獨撐,終於無法過關。傅立民的任命盡管無須參院批准,只是他知道勉強上任,未來的日子必不好過,與其將來被迫下台,不如現在急流勇退。

 由於雙方已撕破了臉,傅立民臨去強烈批評親以集團對他惡意毀謗,而這些反對者使用的手段則是「不名譽和低下的」,包括「人格謀殺」在內。以色列遊說團則認為傅知難而退,是他們的一大勝利。從長遠看,以色列和其在美外圍組織必欲去傅立民而後快並不智,須知像傅這類WASP白人,終歸是美國社會的主流和菁英,猶太人干犯眾怒,會得不償失的。

 老實說,WASP和美國猶太人在宗教及文化上是格格不入的,雖說在語言和認同方面WASP與 Jews不分軒輊,可是猶太人不承認耶穌基督,完全否定新約聖經和WASP所信奉的新教,尤其他們不慶祝聖誕,聖誕夜猶太人社區一片漆黑,是讓WASP 非常感冒的。

 猶太人經歷了德國納粹的大屠殺,應該知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淺顯道理,但看看他們對巴勒斯坦人的趕盡殺絕,使巴人流離失所長逾六十年,而居然從不反省,只怪巴人是恐怖分子,威脅以國的生存。

 傅立民正本清源、主持正義,指出以色列強佔原為阿拉伯人的土地,摧毀他們的家園,本質上就是暴力,巴人以暴易暴,是很自然的事。美國的政策百分之百的認同以色列,阿拉伯國家怎不把美國當作敵人呢?久而久之,甚至相信他們所有的苦難和屈辱都因美國替以色列撐腰而來,美國人自是在阿拉伯人的心目中,成為十惡不赦、不共戴天的敵人。「九一一事件」因此而變得不可免。傅立民說,美國歸罪於恐怖分子之前,應先自我反省,而非盲目的反恐;否則,阿拉伯世界對美國的仇恨將永遠無解。

 傅立民本是美國務院的中國通,尼克森一九七二年訪華時的首席中文翻譯,他也是國務院極少數會說台語的官員,他雖能以台語和台灣本地人直接溝通,對台獨非但不同情,還極力反對。陳水扁當政後,程建人出任駐美代表,程和傅為舊識,亦有多年友誼,豈知程到任後拜訪傅時,傅竟對程說:「在你擔任駐美代表期間,我們最好不要有來往。」可見傅立民早已看穿陳水扁的台獨真面目,甚至不惜中止與扁任命的老友程建人的交往,以示其對台獨的絕決。

 傅立民的兒子傅瑞偉(Charles Freeman, III)也是中國專家,不過父子的政治取向南轅北轍。父為自由派,親中;子是保守派,曾是親台的阿拉斯加聯邦參議員穆考斯基的外交助理,現為華府 CSIS 智庫的中國講座負責人。每逢有人在老傅面前提起這位寶貝兒子時,傅立民總禁不住說一句: He's nuts.(他瘋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