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余華《兄弟》甫在大陸出版,文學粉絲早相互打探:「哪邊可以買到簡體字版?」十月,《兄弟》繁體字版在台出版,簡體版依法不得在台販售,卻還有人不死心,到小型通路書店尋覓。他們在乎的,是「比較原汁原味,文化氛圍對」。除了原汁原味,比較起來一般書的價格約莫是台灣繁體版的三分之一。

簡體書店裡,《卡爾維諾文集》把《義大利童話》、《我們的祖先》、《蛛巢小徑》等全收了,售價更便宜,約是繁體版的六分之一。台灣出版同業,慘笑著問道:「妳說,讀者會選哪樣?」

簡體書市 急速成長

民國九十二年七月,台灣正式開放「大陸地區大專學術用途」簡體書進口。翌年十一月,大型通路如博客來網路書店、上海書店、Page One書店及大潤發等,陸續加入簡體書戰場,簡體書市自此壯大成形,不再只限於校園周邊的小書店。據圖書發行協進會理事長王承惠表示,從今年一月到十月,經正式申請的簡體書進口量,為一百二十萬冊;推估的營業額,則為台灣圖書全年營業額的1.5%。這樣的進口量,比起去年整整翻了一倍有餘,營業額占有率也較九十二年的1%成長頗多。

王承惠也指出,進口量大增,主要是因新增簡體書店大量進貨,但此數字未扣除退書量,不盡代表實際市場。就他觀察,北部簡體書市場已接近飽和,「但中南部還有一些空間!」

相關法令 有待修訂

也因此,上海書店將規劃網路書店,將觸角伸向全台,試探簡體書市場這塊餅,究竟能做多大。而向為書店時尚指標的誠品,十二月中旬起信義旗艦店「全台最大的簡體書區」也即將開賣。簡體書能否成為流行,持續擴張市場?本地出版業者,又如何因應可能的變局?是相關業者密切注意的議題。

天下遠見出版公司版權協理張茂芸表示,台灣沒能營造健全環境,來保護合法業者,是最大遺憾。譬如要求書店,將已有繁體版權的簡體書下架,但遭拒,出版社礙於人力與時間,也只能徒呼負負。再者新聞局雖稱,台灣出版業者只要在「簡體字圖書資料庫」登錄,簡體書就不得進口,但張茂芸以實際操作經驗指出,簡體版書名往往與繁體版不同,台灣業者要找簡體版,往往如大海撈針。

防範侵權 多管齊下

皇冠出版公司外文主編兼版權室主任莊靜君,對防堵簡體書侵權,強調要從最上游做起。對大陸,她表示得慎選合作對象,挑有品質、信譽的出版社,就不會遭遇繁體書授權大陸又以簡體版回銷台灣的慘劇。她以哈利波特第六集為例,當時與羅琳經紀人簽版權,便要求對方與大陸簽版權時,得簽「大陸簡體字版」而非僅「簡體字版」,多做一層保障,以確保簡體字版只在大陸地區銷售,不得進口台灣及港澳。莊靜君指出,至今未見哈六簡體版侵台。

莊靜君也不諱言,就純文學翻譯書版權來說,皇冠已不再賣純文學作家如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等人的譯稿給大陸,以免簡體版回銷台灣。莊靜君解釋,純文學書較無時間性,一旦回銷,多少會打擊市場。

「當前亂象 台灣機會」

看待簡體書回銷及侵權亂象,相對於多數出版人的嚴陣以待,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王榮文顯得一派輕鬆。他認為,簡繁體書並列的亂象,源於彼岸還不知信用的價值,「這也是台灣的機會!」

王榮文強調,對他來說,經營文化事業,「有沒有找到好題材」才是關鍵。「品牌經營成功,作者會想找你合作,其他業者也會想找你授權!」至於簡體書進口,「放馬過來吧!」他豪氣說道。

「自製書 未來大方向」

面對簡體書競爭,一位不願具名的出版人,也強調「掌握題材」的重要,認為「加強自製書」將是台灣出版的大方向。她指出,進入全球化時代的台灣,翻譯書需求量勢必更多元,台灣的翻譯品質較佳,能翻譯的語系卻有限,不像大陸,各國語言翻譯人才俱全。「只有自製書是無可替代的財產!」她也預測,像《在北京生存的一百個理由》這樣,由兩岸共同企畫、合作出書的案例,將會越來越常見,而這也是很好的兩岸互利之道。

「見縫插針 合作為上」

積木出版公司總編輯蔣豐雯,長期經營工藝、生活類圖文書,對簡體書衝擊同類市場感受深刻。儘管在意簡體書侵權,蔣豐雯卻堅持,「往前衝更有效!」她強調,「要找對方的空隙,抓住新的可能。」

她舉例,大陸各省市出版局都有所謂「政治任務」,負責出版偏向藝術、工藝的書,其實不拿來賣,是當禮物書送給貴賓高官,定價往往高達數百甚至上千人民幣。她曾買了本這類書,把整本書拆開重做,目錄、架構、內容都重新凸顯掌握,開本、落版、美編也都重來,讓全書變得清楚順暢,更吸引讀者目光。成書後,繁體書回銷大陸,成績不錯,授權給她的出版社因此得了版權貿易獎,希望買下她版式的版權,蔣豐雯以相當優惠的條件回饋對方,達成雙贏局面。

簡體書大舉進口,但業者正可藉此定位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我們比較關心的,是這場簡繁書之爭,讀者會不會成為贏家!

【2005/11/28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