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食物調情,女人主導居多,比較不費力氣的挑逗手法也很多。

飲食之道趣味多重,其中很重要的一端就是勾饞引慾。

曾經看韓良露寫到綠豆芽中間塞火腿絲,清炒,她說好吃,我一直很狐疑。在我看來:第一,這是男人吃的菜;第二,這是有錢有勢男人的專利;第三,吃這種東西應該要付很昂貴的代價,而且不是一次就付得清。這種菜充滿二奶媚惑包養主顧的情致,試想這裡頭的手工有多麻煩,把火腿煮熟拆絲,塞到綠豆芽裡去,比穿針還麻煩。若在飯館裡叫個蠢頭蠢腦的小學徒或蓬頭粗臉的老媽子來做,即使做得出來,想著就覺得索然無味;只有紅樓夢裡那種風流靈巧的ㄚ鬟才配得上。吃的時候呢,如果一筷子夾幾十根狼吞虎嚥,就是不解風流的老粗作風,唯有一根一根品嚐才不辜負。其實豆芽有很濃厚的獨特味道,一根絲線似細的火腿夾在裡頭,恐怕會被壓抑到吃不出來,但若有個美人兒陪坐,眼波流轉,皓腕添酒,那股情調,那分殷勤,付出的心思與手工,龐大到不能不從勢利的角度考量。

以食物調情,似乎是女人主導居多,比較不費力氣的挑逗手法也很多。著名餐飲作家M.K.費雪晚年有次在家款待一個年輕人,她當時已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這名男子可能還不到三十歲。時近中午,費雪拿出一條新鮮的法國麵包切開,鋪上乳酪、火腿、生菜,接著她做了一件奇事。她拿出一捲保鮮膜,把麵包密密實實包了三層,然後交給年輕人,要他把這個三明治坐在屁股底下壓著。繼續聊了一小時,然後費雪要他把麵包從屁股底下拿出來,拆開包裝,切而食之。經過許多年,這個名叫John Ash的年輕人自己當大廚,也寫飲食評論,但縱然嘗盡天下味,他對當年的三明治仍念念難忘。據他說,三明治被坐得很扁,而且摀得熱呼呼的。費雪笑吟吟說:「這一招可以讓那些調皮的小孩子安分一整個小時呢。」

讀者當然看得很清楚,真正的「調皮小孩」是費雪自己。女人吃有男人體溫的三明治或拿有自己體溫的三明治給喜歡的男人吃,威力都令人難以想像。John Ash沒提到那天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或許確實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有魅力的人所到之處,無數人受吸引,但他無須使每一個人的美夢成真。其實費雪這動作也許只是示範,也可能是出於懷舊的一時興起,但可以想見,她年輕時恐怕不知用這一招戲弄了多少精力旺盛的大孩子。

有人說食譜可以當小說看,津津有味不亞於山珍海味,我亦常做如是觀。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