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田尚美《從0開始創業》
商周出版/提供

書名:從0開始創業
作者:澤田尚美
譯者:謝育容
出版社:商周出版

新書內容搶先看:

為了讓創業能力開花結果的Q&A

創業並非是件特別的事情

自立門戶從事創業工作,並非是什麼特別的工作方式。走在街上,意外地可以發現其實在這社會上存在著相當多的經營者。商店街中賣蔬果的老闆或是麵包店老闆,大家都是經營者。對於當事人而言,那些勞動工作都是每天最一般的工作方式。

雖說如此,這些經營者與一般的公司職員之間,還是存在著幾個不同的地方。例如,經營者可以自己設定自己的價值,但是上班族卻無法設定自己的價值。月薪三十萬日圓的上班族,在每個月銀行固定會有三十萬日圓進帳的保證下,就在公司的這個設定好的框架中付出相對等的勞力。因此,有機會可以獲得更多報酬的可能性也就被自己拒絕於門外了。

但是,又為何有機會實際創業時,幾乎所有的人都還是躊躇不前呢?那是因為對於絕大多數的各位而言,創業的開端是一個未知的世界。常常可以從報章雜誌或是電視中看到或聽到一些經營者成功的事蹟介紹,然而卻無從得知他們是如何創造從零到1,乃至於獲得穩定發展的所有過程。相對的,若可以知道這些過程的話,相信創業這件事情應該就讓人不再覺得遙不可及了。

商業行為隨著時代而有了改變。在時代的變遷下,原本有如深不可測山谷般的從零開始創業的情形,近年來似乎已感受到不再如此深邃難測。現在的社會,不單是產品,服務同樣也被視為是一項商品受到消費者檢視,而沒有具備豐富的資金也同樣可以開創事業了。若是能夠善用網路,即便不必等待偶然的機會,也可以主動出擊爭取機會。

因此,不應惶恐於零狀態的山谷而封鎖了創業的道路。任職於公司的時候就可以開始進行創業的準備,等待山谷變矮、變小時就能夠輕易跨越山谷了。處於零的狀態,相反的說不定也是一大好處。因為接下來由自己一步步穩紮穩打所建立出來的一定會比失去的多。

沒有必要一定是「厲害的人」

看到社會上受到注目的創業家們的經歷,不是在公司任職時期一個人就可以創造幾億日圓營業額的超級營業員,要不然就是任職過數間較具知名度的企業。是不是在仍是公司職員身分時期若非特別優秀的人材,創業後就好像沒有辦法讓工作順利進行呢?

答案絕對是否定的。確實有能力的人,自行創業的個例比較多,然而公司職員所表現出的優秀能力,與創業後從零到1的創造能力則屬於完全不同的性質。

例如,請想想看有一位這樣的人物。讓我們假設他為A先生吧。

A先生在進入公司前就突然被裁員,沒有職場經驗,所以在任何的再度就業考試中,光是筆試就沒有辦法過關了。所以A先生沒有在一般企業中任職的經驗。因此個性上沒有辦法適應一般企業的行事模式,不論是公司的正式職員,甚至是申請派遣人員的工作機會都被斷然拒絕。遑論專業知識或特殊技能,就連社會新鮮人的經驗幾乎都可說是零。再加上手頭上毫無資金。二十四歲的所謂寄生單身族(Parasite single)。全然無社會經驗,理所當然能夠跟工作有關係的人脈關係也都沒有。

那麼,請各位想像一下這位A先生是一位怎樣的人。無業遊民?打工的飛特族(freeters)?還是患有社交退縮症候群的人?不論是何者,就身為社會人而言,怎麼看都應該是屬於具有嚴重欠缺而不完整的人士。

那就是六年前創業當時的我。

我現在在東京經營一間行政代書事務所,每個月創造超過一百萬日圓的營業額。另外,除了本業之外也出版商業書籍,也會有一些出席研習會演講的機會。以行政代書的工作為核心,在與許多人共同提攜下,進而有開發新企劃工作的機會。而且,基本上每天時間的使用搭配是自由的。由於是自營業,有時會有周末假日工作到深夜的時候,但也會有即使在平日的時間也可以結束手邊工作一個人出去旅遊的時候。當然,目前的我還屬於發展進行中的狀態,接下來還需要學習的事情仍然很多,但我已經從零開始在這條創業的道路上一步一步邁向前進也是不爭的事實。

六年前曾是無業遊民也曾是飛特族的我,為什麼能有這樣戲劇性的變化呢?

原因只是我不受任何人的聘僱,選擇自己為自己做事的這條道路而已。接下來我會具體將如何從零創業直到事業步入軌道的一些想法與各位分享,但在這之前,我想要先和各位提一提,何以處於平均水準以下的我會想要獨立創業。

是能夠大聲說出「我的公司」的人嗎?

大學四年級的時候,我曾在東京都內某大廈中一家規模只有一間辦公室大小的行政代書事務所打工過。那間事務所的負責人是一位約莫三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雖然只有高中畢業,卻持有稅務代理人、行政代書以及社會保險專業代理人等資格,經營著這間事務所。不僅如此,甚至也代辦不動產的競標以及從事投資顧問諮詢的部份,年營業額以日幣億元為單位在計算。正是所謂無學歷無經歷卻能夠有所成就的經營者。

當時的我認為,學校畢業開始找工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都在著手準備就業的事情。從原本參加公務員考試之後轉換朝應徵私人機構的方向進行,也曾期待能進入銀行或是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上班,但或許我父母都是自營業的關係,所以讓我對於進入公司工作這件事始終沒有辦法有個較具體的概念而苦惱不已。在這種情況之下的某一天,事務所負責人問我就業準備工作進行得如何?當我告訴他沒有希望能夠被任何一間銀行錄取的時候,他則告訴了我以下的話。

「澤田,不是常常可以看到一些上班族在居酒屋喝酒時總是抱怨著提到『我的公司呀……』。但就我們身為經營者的角度來看,並非自己創立的公司,從口中說出『我的公司』,是一個很奇怪的說法。然而你想要進入銀行或保險公司工作,但接下來日本的金融機構陸陸續續都難逃遭到合併淘汰的命運。都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能用的員工注定會遭到免職。薪水也是掌握在別人的手中,可以讓上司使喚的就是二十幾到三十幾歲的年輕人,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甚至有些人到了四十幾五十歲時仍沒有辦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想要一腳踏入這樣的環境嗎?接下來的年代應該是像我一樣可以靠自己力量賺錢、主張自我意見的時代。所以,千萬不可以一畢業就進入大企業上班。早一步成為可以靠自己力量賺錢的人,與其背負著公司名號的責任擔任其中一名小齒輪,倒不如進入一間什麼事情都能學習得到的小公司鍛鍊。你現在的就業準備工作進行得不順遂,遭到上班族世界的排擠,其實說不定這反倒是一件好事情。這樣就可以加入我們的行列,成為可以大聲說出〝我的公司〞的一份子。」

不管是好是壞,這番話確實就是引導我日後邁向自行創業一途的契機。

【2008/09/04 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