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6    * 中國時報
 
     我當場買了一大袋,打算當天中午加點蒜末炒上兩條,我想我們那生性好奇的雙子座爸爸看到這陌生的蔬菜,一定會下箸嘗鮮,說不定還會喜歡。果然,他一個人就吃掉大半盤。

     良露:

     收信平安!

     接到來信時,正準備出門買菜,今天去的是鹿特丹市中心的有機超市。這家超市是個體經營,並非財團經營的連鎖企業,它不賣鮮魚生肉,除了乾糧雜貨,就只供應中小型農場生產的蔬果,價格雖不是最低,卻也不很貴,尤其每週都有的兩三樣促銷果菜,甚至比一般超市的慣行農法產品還便宜。它們可不是因為快枯萎凋縮了才賤賣,而全是當令的農作,由於盛產,數量一多,價錢就低了。好比這一週,我和約柏都愛吃的節瓜就特別划算,我一口氣買了一公斤。

     買完菜回家的路上,想起四月待在台灣的最後一天,一大早在爸爸家附近的菜場,也居然看見有位歐巴桑在賣節瓜,那可是我頭一回在台北的傳統市場看到這種洋蔬菜,一問之下,不是進口貨,而是本土宜蘭的產品。

     我當場買了一大袋,打算當天中午加點蒜末炒上兩條,我想我們那生性好奇的雙子座爸爸看到這陌生的蔬菜,一定會下箸嘗鮮,說不定還會喜歡。果然,他一個人就吃掉大半盤。爸爸吃得香,其實不是因為我的廚藝有多高明,燒出來的節瓜有多好吃,而只是這幾年每逢春秋二季回台北陪爸爸住上幾星期,差不多天天做飯或教阿莉燒菜給他吃,久而久之,也就越來越抓得住爸爸的胃口。

     老實講,爸爸的口味不難拿捏,妳每星期都至少陪他吃飯一次,這一點應也早已明暸。簡單講,他愛吃的東西,質地須軟爛,千萬不可有嚼勁,味道亦宜濃重而不可清淡,記得我小時家裡餐桌鮮少出現茄子,這兩年爸爸卻以乎愛吃醬燒茄子了,我問他怎麼胃口變了,他輕輕嘆口氣說:「牙齒越來越糟,只要是軟的東西,我都吃了。」所以,那天的節瓜片我又炒又燜,非要它質地軟爛得幾乎入口即化才行,起鍋前還不忘嗆點酒,淋點蠔油,讓節瓜味道重一點,投其所好。

     這兩年,我還學會一件事,可別買什麼養生粗食孝敬爸爸,那些他是不吃的。記得我有一回買了兩種素食全麥包子,心想這包子內餡全是天然蔬食,麵皮又富含纖維質,給爸爸當早餐吃,可比他平日一早起來的那一大杯特甜的牛奶咖啡加麥片健康多了。

     第二天早上,我興沖沖地請阿莉蒸了甜、鹹各一只給他,他各嘗了一口,說沒味道就擱在一邊,我不信,嘗了一點,覺得不會呀,紅豆南瓜餡不很甜膩,香菇豆腐味噌餡也不會死鹹,帶點甘甜,挺好吃的。

     我勸爸爸多吃兩口,「怎麼會沒味道?這是養生食品,對身體好,你老吃那些甜不拉嘰的東西,不行的。年紀大的人吃東西要注意!」

     「妳年輕,吃著有味道,我老了,味覺退化了,吃來真的沒味道。」他又將盤子推開。

     我一時無語,只覺得有點難過又有點內疚。我們的爸爸一輩子嘴饞,盛年時講究吃,為吃一擲千金在所不惜,這會兒年紀大了,身體機能大不如從前,就連「吃」這人生最大的樂趣也被剝奪了大半,他也只能臣服於歲月之下,向生命妥協,吃起那些從前嫌棄的東西,而我竟還振振有詞「教訓」老父,我真是太粗心又太自以為是了。孝順二字,我做的遠不如妳,我連「孝」都做得有形無體,更別說「順」了。所謂孝道,顯然仍是我邁入中年後亟需學習的人生課程。

     歐洲的夏日天氣溫和,前一陣子早晚出門仍需披上薄外套。這兩天總算轉為炎熱,有點夏天的樣子,今天雲多,濕度稍高,我買完菜回家,下了公車走不過五、六分鐘路,竟微微出汗。這令我想起台北的春天,在六張犁買到節瓜的那天,似也正是這樣的天氣。

     立秋了,再過一陣子秋天就要來臨,我也又要回台灣了,很期待。

     良憶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