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坦承,633競選政見無法在四年內全部達成,讓不少期待經濟好轉的人大感失望。有民眾就向媒體投書說,馬總統身為國家領袖,即使面對天大的困境,也應該讓大家相信他能夠克服,如果他自己都先認輸,民眾還有什麼好拚的?現在不是在比賽「誠實是最好的政策」的時候。投書的民眾大嘆,好不容易送走一個壞總統,卻又來了笨總統。

馬英九總統在全球經濟情勢大壞的時刻,自己拋出633跳票的議題,在國內掀起信心風暴,也讓台北股市跌破「6330」點。面對總統的誠實,有一位毛姓民眾就投書聯合報說,「我們怎麼這麼背,好不容易送走一個壞總統,卻又來了個天兵一般的笨總統呢?」投書民眾說,總統是我們的領袖,「是我們在絕望時可以依賴的肩膀,即使他不是、他不會、他不能,至少也要讓我們相信他是、他會、他能。」

投書民眾並舉電影「獵殺U571」為例,片中潛艇艦長試圖躲過德軍驅逐艦追殺時,船員們惶恐地問艦長:「現在要怎麼辦?」被逼急了的艦長卻大聲喊著:「我不知道!」,結果全艦只剩下絕望。投書民眾說,馬總統自己承認633要等八年,就和電影中的艦長一樣,但是做為國之領袖,應該永遠不能放棄,馬總統的話出口了以後,大家只有絕望,因為連領袖都認輸了,那還在拚什麼呢。

投書民眾強調,現在不是比賽「誠實是最好的政策」的時候。「獵殺U571」中,老士官長對大喊「我不知道」的艦長說:「永遠不要跟船員說你不知道,因為船長永遠知道!」他也要跟馬總說同樣的話,因為民眾要的是一個強勢的領袖,是一頭可以帶民眾走出困境的雄獅,民眾要的是希望,要的是信心。


【馬囧】施明德:馬英九的權力傲慢,我的確看到了【中時電子報蘇龍麒/台北報導】

馬英九總統一番「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的言論,今(五)日遭前倒扁總指揮施明德痛批。施明德說,馬英九已經對主權政策已做了結論,對兩岸關係的說法已經倒退到前總統李登輝的時期,現在非常的麻煩,而這樣的主權政策,「對我來說根本沒有辦法接受」。施明德並告誡馬英九:「你不是得天獨厚的」,對於馬英九是否有權力的傲慢?施明德說,「我的確看到了!」

 施明德今天是在與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高俊明共同舉行記者會時,做出上述表示。施明德說,馬英九在投票前說,「台灣與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是這兩天接受專訪時又表示,兩岸關係是非國與國的關係、是特殊的關係,這樣的說法倒退到李登輝時代,甚至是退到了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那兩岸到底是什麼關係?」施明德認為,在台灣與中華民國的定位上,馬英九的頭腦不清楚,所謂的不統、不獨、不武,也是剽竊美國學者的說法。

 施明德認為,在國家定位上,馬英九已經面臨很大的問題,尤其馬英九在投票前說「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現在又把這個吞回去,他質疑這到底是黨的決策,還是行政院的決策?施明德也認為,馬英九未來的兩岸政策會受到非常大的挑戰,因為全台灣的人都不知道我們是什麼,尤其是把台灣變成不是一個國家,這是非常嚴重的。

 施明德說,馬英九是好兒子、好丈夫、好公務人員,但是不是好政治領袖,還需要檢驗。施明德認為,政治領袖需要有指引、有大方向,並且堅守大原則,用適當的人、要給予人民信心才對。

 至於紅衫軍會不會重回街頭,施明德認為,大家都太敏感了,因為紅衫軍當初會出來,是因為那個時候行政權不懂得自我反省、立法權等於癱瘓、司法機構又懦弱無能,人民被迫在國家體制全面崩潰時,紅衫軍才會出來。施明德認為,現在檢調單位雖然不令人滿意,但是還是在運作,他不認為現在有迫切需要走上街頭,畢竟群眾運動需要有社會條件。

 施明德指出,原本九月九日紅衫軍要與馬英九見面,卻遭到馬英九以「時機敏感」為由拒絕。施明德痛批,過去他要見李登輝、前總統陳水扁,都沒有被拒絕過一次,現在馬英九竟然說見他是敏感,「怎麼可以用敏感就不敢見人?」施明德痛批,「不沾鍋到這種程度,連重要議題都要閃躲,這是什麼樣的國家元首!」

 有關馬英九對於「六三三」政策的辯護,施明德說,馬英九已經設計二○一二年還會當選。但是他要提醒馬英九,雖然他是民選以後最高票的總統,但是票數卻與立法委員選舉差不多,馬英九的票數並沒有贏過國民黨的那些空降部隊,這些票源主要是怨恨民進黨沒有與陳水扁切割。施明德告誡馬英九,「你不是得天獨厚的」,對於馬英九是否有權力的傲慢,施明德說,「我的確看到了!」

【馬囧】馬100天領導篇》補一堂課:摩西領導學【聯合報╱尤克強】




馬總統一番「八年後六三三」的無厘頭式語言,對國人的士氣和他自己的領導威信都產生了很負面的影響。自以為「誠實就可以」的馬總統,其實需要好好虛心接受「領導學」的教育。2008.09.06 02:46 am


作為危機年代的領導人,馬總統最應師法的是摩西的領導智慧和作法。不過,首先我必須澄清:本文中所提到的「摩西領導學」,和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所宣稱的「台灣的摩西」沒有任何的關聯。

德國知名管理顧問貝哈德研究了許多德國企業的轉型實例來說明「摩西領導學」的成功應用。他研究摩西如何在漫長而缺乏物資的荒漠遷徙中,領導以色列人成功逃出埃及的故事,歸納出說服力、凝聚力和行動力等三個要素供領導人參考。

人性的本質是懼怕改變的,沒有人會自動對變革產生信心。摩西領導人的第一項工作就是透過個人的可信賴感、個人的身體力行和能力,為組織定義新的目標和方向。領導者的角色就像一位具有說服力的「先知」,洞察對未來的可能性,並且毫無動搖餘地,以能博得員工的信任。

作為最高領導人,馬總統在剛起步的階段就輕言放棄,讓整個國家洩了氣,顯然在「說服力」這個項目上需要再努力。

但是領導人不能一直停留在先知的角色上,他還必須擁有類似「祭司」一般的敏感度,才能夠把對未來的預言深植於當前的文化中,引發員工的「凝聚力」服從改革。摩西的技巧在於將過去視為未來的動力,而非完全摒棄舊有的傳統—他只需要對過去重新賦予新的詮釋就可以了。當外部不確定性很高的時候,特別需要「經過管理的」內部確定性—員工藉由確定自己的歸屬感而產生凝聚力。

馬總統任命的劉內閣正在全力「拚經濟」的時候,馬總統也應充當最好的啦啦隊,為他們掃除障礙、加油打氣。而不是繼續像個誠實的「不沾鍋」,名為「尊重憲法」,看在百姓眼中,卻是「不負責任」,難以凝聚行政團隊高昂的戰力。

最後,摩西領導人必須發揮「君王」的角色—訂立規則、解決問題、擬定實現任務的計畫、做出當機立斷的決定並且貫徹執行。摩西劈開紅海,讓自己的能力在眾人面前展現,這樣的神蹟終於轉化成全體以色列人的「行動力」。從此以後,所有的人都有信心接手行動—摩西領導人只需要關注團體的精神層面就可以了。

我們看到馬總統的危機處理能力老是「慢半拍」,每次都讓他的支持者「心驚膽跳」不已。久而久之,支持的信心就會潰散,失去了行動的動機和熱情。

這一套「摩西領導學」闡明了「功能性領導」和「象徵性溝通」在帶領龐大的組織轉型時的重要性。摩西領導人必須在適當的時候扮演好「先知」、「祭司」和「君王」三種角色,這對任何人而言都是極大的挑戰。然而當組織碰到危機的時候,大家所期待的並不是只會列出一大堆「可行」解決方案的專家,而是一個能夠帶領他們直接找到答案的領導者。領導者是否能獲得群眾信任的關鍵,在於他是否負有完成任務的決心和責任感,而不是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譬如連任)。馬總統如果不能勝任台灣百姓所期望的「領導者」的角色,是絕對無法獲得連任的。

摩西是怎麼辦到的?頗值得馬總統好好學習一番。

【2008/09/06 聯合報】

【馬囧】馬100天政策篇》泡沫上的633 幸好跳票…【聯合報╱林濁水】




馬總統正式宣布六三三已經無法兌現,李總統感嘆,馬總統用的幾乎全是他過去的人馬,為什麼過去做得好好,現在不行。

李總統感嘆得好,但是真相恐怕是過去是運氣好而不是做得好。2008.09.06 02:46 am


上世紀九○年代,台灣經濟的成長率其實已經從八○年代末平均約百分之八多逐年下滑到九○年代末的百分之五多,不只如此,十年間年平均率達百分之六,根本是政府發動了資產大泡沫政策才支撐住的,在資產泡沫支撐下股票指數還一枝獨秀地硬挺上一二六八二高峰。

當年政府採取了異常寬鬆的貨幣政策,金融機構對民間放款和投資餘額由一九八六年的一兆七千多億增加到十一兆。大泡沫政策讓房價上漲三倍以上,正常時期每年大約只要八萬戶,但新建而沒人住,假性需求累積的空屋,竟高達一二四萬戶,留下銀行呆帳一兆多,一九九八至九九年間連續發生本土型金融風暴,許多企業實已應倒閉,政府用行庫資金對掏空的企業予以紓困,結果掏空愈形惡化,後來民進黨政府金改,從二○○二到二○○七年十月底打消留下來的銀行呆帳竟花了一點八兆,所以一九九○年代年平均成長百分之六根本是虛的,馬團隊據虛為實,規劃六三三,注定跳票。

當年經濟下滑,資產嚴重掏空,股票反而因資金氾濫漲到最高點,完全像大股東進行掏空、做假帳,玩金錢遊戲把股票炒高,然後脫手給散戶一樣。

一九九○年代資產泡沫可以炒作起來,關鍵是九○年代正好遇到了美國網路泡沫膨脹期,台灣雖然總體成長下滑,科技業卻拜美國之賜一片榮景,兩個泡沫互相支撐,資產泡沫不致即刻爆破,但到了二○○一年美國網路泡沫爆破,終於撐持不住,台灣出現幾十年來第一次經濟衰退。

一九九○年代有美國網路泡沫支撐住台灣的資產泡沫,但目前美國反而陷入了次貸風波,再加上全球通膨的襲擊,馬團隊看到近年來台灣對中國出超已遠大於對美出超,便認為美國出問題無妨,可以用中國取代美國做經濟靠山,不料中國經濟並非馬團隊所想像的可以在美國出問題時一枝獨秀,如今景氣下滑,股市崩跌之深尤甚於台灣。中國經濟條件惡化,導致今年前七月台商申請到中國投資案件已比去年同期大幅萎縮百分之四十三點五,政府卻猶如視而不見一廂情願地認為,對中國投資鬆綁將可引發對中國投資潮而帶動台灣經濟,實際上,台商在中國外移風潮早已蔓延超過半年了。

不只如此,認為台灣經濟對中國出口超過對美所以對中依賴已大於對美,根本是不瞭解台灣產業界全球運籌營運模式所產生的誤會,實際上台灣對中國出口是台商在中國設廠製造產品外銷歐美需要原料半成品和機械設備所帶動的,所以如今中國對美國出口上半年比去年增加才百分之八點九首度降到個位數,而且還逐月下滑,台灣對中港貿易便跟著急凍,七月只增百分之四,對中國接單更遽降到年增百分之一點七三!

經濟成長下滑,政府雖然不顧赤字惡化想重施舊團隊在九○年代故技,卯勁擴大內需,降低房貸,但台灣發動資產泡沫的舊技不再像一九九○年代有美國網路泡沫支撐,全面依賴中國也不可行;資產泡沫發動不易,但也幸好泡沫發動不易,否則如九○年代般飲鴆止渴未來將更悲慘。

無論如何,馬團隊不擺脫舊時資產泡沫的虛假光環,和對中國一廂情願的依賴思維,而改轅易轍地為台灣尋求一個更主體性、前瞻性的策略的話,是沒有前途的。

【2008/09/06 聯合報】

馬囧帥帥!大家選他!馬囧壞壞!大家不要睬他!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