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5 10:28)

一年一度的世界探戈舞錦標賽最近在有「探戈之都」美譽的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雖然阿根廷受到全球經濟危機沉重打擊,但是BBC記者坎達斯‧皮埃特發現,該國的探戈舞行業應付危機的能力令人讚嘆不已:

凡是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記者都會寫一篇有關探戈舞的報道,現在該是我動筆的時候了。我之所以要寫這篇報道,是因為在全球經濟危機的衝擊下,阿根廷探戈舞行業的收入大幅度下跌,目前來布宜諾斯艾利斯旅遊的外國遊客不斷減少,許多探戈舞表演場次減少了一半,還有一些表演公司將要關閉。

我們首先採訪了探戈舞行業中一位最有名氣的企業家,他手下經營著幾家探戈舞劇院。他說,現在生意很清淡,不過他們已經為婚禮和成人禮聚會開發出新的探戈舞表演系列,設法渡過目前的危機,堅持到遊客重返阿根廷。

不過這位企業家表示,阿根廷人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危機,「我們知道如何在危機中求生存,那就是要堅持不懈,永不放棄。」

探戈療法

就是在這一點上,我的探戈故事開始轉換角度,「阿根廷的堅韌不拔」這幾個字不斷在我腦海里回蕩,我們於是決定尋找三對探戈舞表演者,他們必須是來自不同年齡組,表演不同風格的探戈舞。

我們見到的第一位表演者,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的一條綠樹成蔭的街道上。西爾維亞‧索托女士今年55歲,女兒們都長大成人,這位母親每周都要去跳探戈舞,風雨無阻。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個星期裡的每一天,從早到晚總會有探戈舞廳對外開放。「探戈是一種非常複雜的舞蹈」,索托女士解釋說,「探戈有很多舞步,但是也有停頓,當你等待的時候,你必須去感覺你的舞伴,這是很難把握的。」

索托女士的老師埃內斯托‧百慕達斯還是一位心理治療師,他還為病人提供探戈舞療程,百慕達斯告訴我們,「當一個人或者國家陷入困境的時候,探戈舞提供了一個安全島,你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重新振作起來,去跳一場探戈舞。」

目前的日子非常艱難,這次經濟危機造成很大的衝擊,教會領導人指責政府去努力解決不斷惡化的貧困問題,此外,失業率還不斷上升,阿根廷人再一次感到很無奈,感到很失望。

永恆的探戈

在蕭條的舊鬧市區有一家名字叫Ideal的咖啡廳,這是一家百年老店,寫字樓的工作人員和專業人士都要到這裡來跳探戈舞。這個咖啡廳真是需要重新粉刷一下了,因為牆上掛的鑲金鏡子和擺在旁邊的食品展柜都長了黑斑和油垢,天花板上的油漆也開始脫落。

在上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阿根廷的經濟依靠發展農業取得了成功,人們都跑到這個咖啡廳跳探戈舞進行慶祝。現在是下午3點鐘,舞廳裡大多數都是領養老金的人,女士們都穿著美艷的服裝,男士們也是個個精神抖擻,留著修剪整齊的小鬍子,穿著剛洗熨的襯衫和西裝。

這一代人經歷了許多事情,從60年代開始,軍人統治的黑暗時期,經濟衰退,左翼和國家恐怖主義活動給阿根廷人留下許多心理創傷。在那些年代,軍人政府和左翼游擊隊都在進行綁架和謀殺活動,由於政府實行法律禁止民眾舉行集會,像這些探戈發燒友只能組織一些地下探戈舞會。

全神貫注

何塞‧瑪麗亞今年75歲,但是我覺得他今年有85歲,他告訴我們,在那個時期他只能在家裡跳探戈舞,五年前他在這個咖啡廳遇到了他的舞伴羅莎,兩人的老伴都去世了,自從見面以來,兩人既是舞伴又是情侶。

我們在Ideal咖啡館拍片時看到,跳舞者都是臉對著臉,全神貫注,女士們的眼睛閉著,全憑身體去感覺男舞伴的動作暗示。此時,一位男士走過來問我們,這個電視報道在哪裡播放,「如果這個報道在阿根廷播放,我被妻子看到,她會把我殺死」,這位男士有些擔憂。看來,探戈不但能夠促成婚姻,也能導致離婚。

我們採訪的最後一對舞伴是馬努埃爾和雅妮娜,他們兩人都是30多歲,他們在公園裡一個舊音樂演奏台上為我們跳了一段探戈舞,每個星期天的傍晚,這裡都會舉行露天探戈舞學習班和舞會。我現在仍然對他們當時的舞姿記憶猶新,在冬天陽光照耀下,兩位舞伴相互配合十分默契 ,動作造型韻味無窮。

民族認同

2001年,馬努埃爾和許多年輕人一樣,目睹了阿根廷政府無法償還巨額外債,導致經濟危機爆發。群眾騷亂和抗議浪潮平息後,在便宜價格和探戈舞的吸引下,外國遊客又湧入阿根廷。

像馬努埃爾這樣的年輕人因此發現一種新的掙錢方法,而且還能保持阿根廷的文化傳統。馬努埃爾現在已經是一位很成功的探戈舞演員,他還為一家探戈舞網絡雜誌撰寫文章,雅妮娜主要從事探戈舞曲的演唱。

我在編輯這個探戈故事的時候,得出的結論是,探戈舞是一種民族認同感,探戈舞的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動作都包含著歷史。探戈舞本身節奏不斷表現出悲哀與失望、傷感與快樂,探戈舞之所以能夠生存下來,是因為舞蹈裡充滿了對過去的懷念、對於今天的失望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正像阿根廷著名作家博爾赫斯所寫的那樣,「關於探戈,人們已經辯論很久,但是就像所有真的東西一樣,探戈也隱藏著一個秘密。」其實,這個秘密就是阿根廷人和阿根廷這個國家所保持的那種堅韌不拔的精神。

探戈舞本身保持著一個永恆的藝術精神,而正是由於這種精神,才使每天的生存成為可能。

(BBC中文網2009年9月4日刊登)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