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5 中華副刊

2005年 11月,美國費城詢問報專欄作家葛羅根( John Grogan)以自己養的狗兒為題材寫的《馬利與我》( Marley & Me),曾連續 17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榜首,中譯本也在國內造成熱賣,書中作者描述與豢養十五年的拉不拉多犬之間的生活和感情,生動又感人;這本書也創了為動物寫傳記的熱潮。
 今年 9月,又有一本以真實動物一生為題材的傳記書在美國上市,不過主角換成了貓,牠名叫「杜威」 (Dewey),是一隻從棄置在小鎮圖書館還書箱,然後被館員收養 19年的圖書館貓。寫這本書名叫《杜威:觸動世界人心的小鎮圖書館貓》( Dewey: A Small-Town Library Cat Who Touched the World)的人,正是當年收養牠的館員,後來升為館長,並在前些日子退休的米蓉( Vicki Myron)女士,及出版社聘請的另一位資深編輯葳特( Bret Witter)。這本書會不會像《馬利與我》造成轟動或暢銷,還有待後續觀察,但從出版者--大中出版社( Grand Central Publishing)在兩年前杜威病逝後,就肯以 120萬美金簽下這本書的版權,可見他們也看好這本書;而米蓉女士現在也忙著計畫將杜威的故事改寫成兒童系列圖書或電影劇本,也讓人頗為看好這本書的後續發展。


 這隻由愛荷華州史賓塞公共圖書館( Spencer Public Library)所豢養、全名叫「杜威多讀書」( Dewey Readmore Books--簡稱杜威)的可愛黃毛虎斑貓,是在 1988年 1月一個極為酷寒的冬夜,被丟棄在圖書館的還書箱內,米蓉次日一早發現牠時,這隻剛生下沒多久的小貓,已幾乎要凍僵了。圖書館員們決定要收養牠,經過董事會和市議會的許可,這隻小貓經過去爪、結紮、預防接種等手續,牠成為圖書館的一份子。牠的名字還是經過經過館員徵名、票選的,以圖書館十進分類系統的發明者「杜威」為名,並加上鼓勵讀者「多讀書」組合而成的。


 米蓉書中描述的小杜威是牠可愛的模樣撫慰了圖書館員和讀者們的心情。牠親近讀者,樂於和人打交道,圖書館員也把牠教導成一位親善大使,在早上圖書館一開門時,牠會站在門口向進館的讀者或館員喵喵地打招呼;牠還會抽檢圖書館的書箱,翻進翻出的,好像在安全檢查似的;館員們開會,牠一概會溜進來,不搗蛋,但經常有滑稽的姿態,讓館員開會緊張的情緒或壓力紓緩不少;小杜威也愛爬到讀者的書上或被包上,一屁股坐下後就動也不動,總要讀者再三懇求後,才願乖乖離開。雖然這干擾到讀者了,但奇怪的是讀者都不以為忤,反而笑嘻嘻地跟牠逗玩一番;而許多人居然為牠進入圖書館,享受與貓共讀的滋味。在閉館前十分鐘,小杜威會停止打瞌睡,陪著館員熄燈、將書上架,再跟館員玩些小遊戲,讓館員帶著愉悅的心下班回家。史賓塞圖書館在該館的網站上還曾有牠的專區,列出杜威的工作職責,以及以杜威的眼光來看,一隻貓在圖書館應遵守的幾項規則,真是令人莞爾。


 小杜威在圖書館成為館員和讀者的最愛,名氣也更加大了,不僅當地的報紙、電視來採訪牠,連全國性的專業貓雜誌也來訪問牠。牠也曾在 1997年一部專門報導「圖書館貓」的記錄片” Puss in Books: Adventure of the Library Cats”中大顯身手,後來連日本人也跑來拍牠的記錄片了。
 但歲月畢竟催貓老,十多年來,小杜威變成老杜威,她終於在前年底 19歲生日 11天後( 11月 29日 )因胃腫瘤病逝在米蓉懷抱中,享年 19歲。牠的逝世,在美國有超過 250家媒體,包括<今日美國報>、<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都刊載過牠的訃文,而史賓塞圖書館的網站上寫著「即使我們可以再養一隻圖書館貓,但杜威是永遠無法被取代的,沒有杜威,圖書館就是不一樣了!」可見杜威 19年的歲月,在館員和讀者心中將是永遠的回憶。


 米蓉說,原先她們收養小杜威的本意在防圖書館的鼠患,但沒想到杜威的親近大家,帶給館員和讀者許多心靈的撫慰和歡樂;她這本書也提到自己這些年來失去家人和曾患乳癌,心緒上遭受不少挫折和驚嚇,但因豢養小杜威,牠的可愛和靈性,撫平了她不少心境的不安,所以牠要將這真實的故事寫成書。書的稿費和版稅,也有部份將捐給杜威成長一生的史賓塞小鎮圖書館。


 小杜威的傳記書,已在 10月 15日在愛荷華州圖書館協會協助下,開始在這個小鎮圖書館舉辦第一次的簽書會,小鎮居民莫不欣慰牠的傳記書能夠出版,也帶著懷念小杜威的心情,期望全國或世界各地的人,也能認識這隻曾撫慰人心的小鎮圖書館貓。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