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亞  (20050204)
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樣,每當過年,不理會自己的年紀,也不管世道如何變化,總是把過年當成一回事,很認真地,把一個年過得如自己的想望,讓它和自己有極大的親密,有極多的樂趣。

過年應該是闔家團圓,可我已習慣了偶時團圓缺一只角,偶時缺兩只角,偶時缺三,偶時缺四!當一個人忙了一二日,備年菜;買、洗、切、烹煮……可以拉出兩端使飯桌變長變大的桌子已拉好,拭淨,滿滿一桌吉慶(雞)有餘(魚)長年(大芥菜)鬥福(豆腐)嵌了紅棗的大饅頭,粉紅色裂口大發的甜發糕、黃香蕉、紅蘋果、土色梨子、黑得誘人的葡萄、橙色的橘、紫色的櫻桃……還有一袋子金紙,你一人得祭四家的祖,是呀!我祭夫家的周,自家的李,母家的叢和夫母家的葉,一點都不好笑,我年年祭得心安理得,多多益善嘛!不都是祖!

這樣說來壓力還是挺大,於是,我想出給自己鼓勵的點子,每一年都許自己一些承諾,今年我給自己什麼呢?

陽光眼鏡

那一年去西班牙探兒子,女兒微笑的聲音由巴黎經過電話線傳來,說憂鬱時戴一副有著黃色鏡片的眼鏡就好了,是這樣的嗎?於是我在巴塞隆納的街頭買了一副,在兒子的地中海型粉白色的頂樓小房裡我戴起了黃色鏡片的眼鏡,啊!滿室金碧,亮眼黃光,小室中竟然遍灑日暖!簡直是陽光眼鏡!

眼鏡的下場常是不知所終,那副眼鏡早不見了,因此年前我便又去購得一副。家中正髒亂著,理屋、掃除,累得心煩,五歲貓和五個月的貓又瘋鬧一團,惱得我癱在椅上發呆!忽然想起陽光眼鏡。

忽然想起陽光眼鏡,棕色框架黃鏡片,硬是比一般太陽眼鏡美麗!端放臉上,鼻樑似乎也喜歡這與老花眼鏡不同份量的新事體,真的是奇妙啊!歪斜的書堆線條好看了,雜置的物件黃亮中透起和氣的氛顏,黑污的抹布都柔潤起來,貓兒快樂地望著我,我也快樂地對貓兒笑了,陽光眼鏡所望皆春陽,新的一年,我會柔柔暖暖黃亮亮地快樂它一整年。

桃紅與白

在新竹寶山居住的童歲時代我就已經明白,那桃紅色和白色的甜東西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有得賣。

只是一顆花生米,但四周圍裹了白色和桃紅色的糖粉,滋味便神奇起來!應是將染了色的糖粉加了水調和的吧!稠泥的糖醬沾裹在花生米外,待乾,便是糖衣花生仁了!不對,不對,一定還有一道手續,自幼到老我都沒有明白:那花生米外的糖衣是怎樣起皺變做凹凸疙瘩樣貌的呢?

平常日子偶在小小店鋪或鄉下店鋪裡能見到那桃紅與白的身影,眼睛朝望一回,算是打了招呼,似是與童年的自己約定過,非年不食,心也不動,但年關一近,心便癢癢起來,想吃,想買,是買給自己沒有吃過癮的童年吧?即使年華已老,口牙肚腹也不推辭,要吃,要買!

喂!誰告訴我:那花生仁之外的桃紅與白的糖衣是怎樣起皺變做凹凸疙瘩樣貌的呢?

小不點點金寶寶

「演講、寫稿、出書多辛苦啊!每年過年我都要給自己一點獎品,買一個戒指或是打一只手環或是更奢侈一點添一條項鍊,給自己喲!該給自己獎品的!」說這話並且撈起袖口讓我參觀金手鍊的是穿著白布衫子卡其長褲瀟灑得讓人一直將眼光投注的三毛,那時候,我是極羨慕她的,但我不能對她說我的戒指我的手環我的項鍊全折換成兒女的花費了!可我便一直將她的「新年獎品」記在了自己的心簿上!也曾有一段時間逢母親節逢母親生日便拎一個小不點點的金飾去送母親,而今年,不知怎樣竟想到了自己!是呀!給自己,嗯,當然,當然是買我最喜歡的,小巧、精緻、俗氣裡有可愛,樸拙裡有華麗,凸刻著或福或祿或壽或喜的,最小體積最輕份量的小不點點的金元寶!那東西真小,托在手掌心,重量輕得像小貓咪在搔你的癢,嗯,或許,買兩只,托在手掌心可以感覺到像兩隻小蝴蝶撲噠撲噠她們的粉翅,哈!一定有人笑我財迷轉向,將金元寶想像成美蝴蝶,其實,就是因為愛它的小啊!兩只才三千多元,小小的一個儲蓄,儲蓄金質地,儲蓄快樂美感,也儲蓄疼惜自己的一份情意。想想有一日,會有一群小咪咪的金元寶聚集在一起呢!聚集在我存放回憶的盒子裡。

春花春仔花

城裡不甚尋得著,我早下了決心,我會駛了小車往鄉間去,鄉間的佛具店,菜市場都望得見她在春的節月裡現身,那是曾經讓我嫌棄,覺得俗傖不堪的,俗麗紫膩桃紅色的紙作的春仔花。

春仔花插在阿嬸阿婆的耳際、髮髻旁,春仔花插在神明桌和廚灶裡,講究的夾貼著金箔金紙,剪花也漂亮招眼,這些年「進步」到有泡綿製造,簡直俗到了極致,不堪看!但紙作仍有,只是欠一場尋覓而已!

少小總是自以為是自以為自己高過一切,不料老至,卻將那些厭煩過的物事當成最要撿拾的寶器,總要尋了來,把玩,親愛,真真好笑!

我會將春仔花放在哪裡!春仔花粘黏在竹枝仔上,細細淡青色的竹枝,可以將春仔花插在任何縫縫隙隙處。盛一碗白飯是要的,(吾家只有糙米雜糧飯呢!)飯上插了春仔花表示年年有春(有剩啦!)想著都覺是好兆頭呢!耳旁一朵,哈哈!有春,是有春天!可不是有剩哦!

遊目花與花之間

每一年的除夕前夕,一定要做午夜之遊,遊必有方!我去花市。前些年離家最近的花市是濱江街花市,這幾年我去內湖瑞光路,為了祭祖準備菜色及打掃房舍白日裡已是疲極倦極。但夜間仍駛了車去停那平日三十元停車費,過年便要漲到一百元的台北市政府停車場,只為了買花。常常心中計畫了買發財的貓柳、迎春的銀翹,要送給爸媽的萬壽菊及放在陽台美春節的繡球。但一步入光亮亮白晝一般又人潮多到比海浪潮還多的花市裡圈,心頭的亢奮便如忍不住的春心漫跑蹦跳起來!

沒有比賞花更賞心的事!大菊、海芋、鬱金香、葵百合、姬百合、香水百合,還有鐵砲。過年,吉祥色比較好吧!風信子有紫有紅有黃有粉色,啊!水仙是一定要備的!還有盆具和美麗的卵石子們!有些花買切花,有些花買盆栽,陽台上迎風招展一定要芳華艷艷的色,房屋裡置放的多少都得有點兒香香吧!一盆一盆,一捧一捧,有時和同去的友人互批對方買昏了頭,亂買一通,有時自己批自己,買這樣多花所為何來?可一旦將家布置起來,地還沒擦天花板未掃,只因這一些那一些花,客廳書房浴室臥室完全美漾漾起來!

祭祖不可無菜餚水果,讓自己快樂可不能沒有鮮嬌嬌的花!

農曆年大約是區隔年齡最厲害的一個招式,愛過年的,不畏勞苦煩愁仍要喜孜孜過年的大約只有我輩漸漸老去的人吧!新一代的人日日好日,或許也不需要過什麼年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