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候任副國務卿尼格羅龐蒂在參院的任命聽證中遭到民主共和兩黨議員對美國的伊朗政策質疑,他們質疑布希派航艦去波斯灣,是否挑釁要打伊朗?尼格羅龐蒂則說:伊朗向伊拉克武裝分子提供援助,所以美國目前不會與伊朗進行高層對話。

這真是反其道的理論,兩黨催動的貝克研究報告認為美國應與伊朗對話,使伊朗協助平息伊拉克內亂,兩黨議員也主張應與伊朗對話,避免伊朗支助伊拉克派系武裝。但布希政府的政策不是釜底抽薪式的不讓伊朗支助伊拉克派系武裝,反而是火上加油不與伊朗溝通,硬要以恫嚇手段阻止伊朗,美國口口聲聲要以外交手段解決問題,但處處卻是武力威脅的影子,這不很怪嗎?
事實上美國處理伊朗問題從來就是亂七八糟,當年是扶助巴勒維王朝反共,大力支助伊朗,及至伊朗革命風潮起來後,美國又出賣了巴勒維,支持新的民主政府,不久這政府又被伊斯蘭革命勢力推倒,伊斯蘭革命政府便將美國視為仇敵,美伊從此斷交。伊拉克哈珊發兵攻擊伊朗,美國卻支助哈珊,這養成哈珊無所顧忌的心態,也使伊朗與美國的仇恨永難解。

如果美國認伊朗是大患的話,就不應該代伊朗鏟除敵人。伊朗有兩大敵,其一是阿富汗的塔里班,它受巴基斯坦支持而威脅到伊朗,其二是伊拉克的哈珊。兩伊打了八年,戰爭雖了,但哈珊仍是伊朗的大威脅。幸好美國幫了忙,美國把阿富汗的塔里班打垮,又把伊拉克的哈珊殺掉,使伊朗鄰邊毫無威脅,反而轉過來經營這兩處的關係,能不說是機運嗎?現在美國反而捨伊朗支助伊拉克,既然如此,當初何不留著哈珊對付伊朗?哈珊與伊朗比較,究竟哪個更威脅到美國的全球戰略?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