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言折獄」四字,乃是孔老夫子對其弟子-顏淵的一番評價,現就其所構成的條件分述之。
1.片言:乃少量言詞。少量也要有個程度:兩造各說清事由,加上證人證言。
2.折獄:乃斷論孰是孰非,審判長的判決也。引用條文做出判決。
3.能夠有這種權力的人,在古-不清楚,在今-就如司法官的人物。
4.聽了兩造一席話,心中理出頭緒,本末清楚了,腦中充滿的法律條文中揀個適當的,馬上做出判決,確實執行。其實在古代,是有它的神話(般的)存在,現代人無需全盤否定此種人之存在。但在現今21世紀的社會,此舉純屬(近乎)不可能之事。
~一個官吏能片言折獄,與他是不是個清官、好官,並無絕對關係。~
5.清官,折獄折的讓人心服,下的判決仁慈,視人民的痛苦為自己的痛苦,不使有冤屈存世,體諒弱勢老百姓,不向強梁與惡勢力低頭,這樣才是好官。否則,心存偏見,殘酷不仁之人,縱使片言折獄,也只顯得他是個無人性的判案機器,兼之魚肉百姓的酷吏罷了。
6.案子眾多,案情複雜,積壓日久,難免一拖再拖,懸而不決,也是害人。好官宵旰勤勞,甚至回家繼續處理,如此全心全力,為民服務,也無愧於自己的職責了,若能快速掌握案情,明瞭是非曲折,下出適當的判決,在今日講求證據的社會,似乎已成一種奢(苛)求了。
7.個人認為,不管是否能片言折獄,重要的是要-「不錯殺好人,不錯放壞人」,秉持這樣的信條,並確實執行,法律將不會僅流於形式,政治一定也將會清明。


高中時的文章,是一篇草稿,夾在阿Q正傳裏,被十年後的我,重新發覺了...。像是頭腦體操的小品文,刪了贅字和邏輯錯誤,重新打字上網。

感想:
不知道的地方,很多。
用典,不太強。
邏輯,有時會硬坳,但不會說不出道理。
文思,多,但不知如何駕馭方向。
觀點,不夠光明。
結尾,不會寫。
對這個題目,有點反感吧。
這就是今之八股文,東西講的很清楚沒錯,但內容少少的,要討論的東西還沒見影子,下課鈴就響起了...(哀)。八股文,現在的孩子寫出無火星文,即可偷笑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