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器官捐贈人數居全球之冠,除了有完善的立法規範,人民化哀傷為力量的大愛胸襟也值得讚揚。

 在西班牙,病患與器官捐贈家屬從頭到尾不會見面,完全由各醫院的器官捐贈協調人居中牽線,因此病患與捐贈者雙方的身分得以保密,不至曝光。

 西國歌手提多.摩拉(Tito Mora)稱得上鼓吹器官捐贈的活廣告。1990年代器官移植協調人制度上路後,他受益匪淺。他說,家裡多位近親死於肝病,他本身也難逃肝病魔掌,所幸16年前成功接受肝臟移植手術,自此除了每天需服用兩顆抗排斥藥錠,和一般正常人無異。

 摩拉日前復出,重返舞台,並錄了一首歌,鼓吹加入器官捐贈行列。他說:「大家看看我,我16年前接受肝臟移植手術,因而獲得重生。一切都得感謝捐肝的善心人。未來大家可能也需要別人的器官,所以不妨考慮一下。」

 岡薩雷斯女士去年不幸意外喪生,享年45歲,嚥氣後沒多久,家屬一致同意捐出她的器官遺愛人間。

 岡薩雷斯女士年邁的父親儘管不捨,但坦承做了捐贈決定後,心裡得到了些許慰藉。他說:「給別人重生的機會,感到自豪又心滿意足。我建議大家踴躍跟進,因為好心有好報,未來一定讓你快樂又滿足。」

 根據標準作業程序,醫院的器官移植協調人一定會詢問家屬,請他們試想死者若在世會怎麼做。

 岡薩雷斯家屬認為這問題切中核心。她的妹妹心想:「姊姊做人慷慨,喜歡助人,因此應該會同意捐贈器官。」

 數周後,岡薩雷斯家屬獲悉,一位31歲女性靠著岡薩雷斯的一枚腎臟成功活了下來。

 捐贈者可能不知道自己幫了多少人,但一個決定可能足以幫上3、4名分別需要腎、肺、肝、角膜的病患。

 卡莫諾斯在2006年耶誕節收到了一分貴重禮物-腎臟,讓他擺脫了每天洗腎10小時的煎熬。他說:「以前我努力替自己打氣,但總有氣餒的時候。從現在開始,既然我已退休,可以遠離塵囂,在鄉下享受安靜生活,並走很多的路。」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