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常常對別人的人生有意見嗎?

有個朋友是這樣的。

有時對他的好意不知如何是好。他會告訴你,你該這樣、那樣,「我已經幫你報名了。」或者丟一個網址給你:「就是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你自己去加入會員吧。」一段時間之後,他會追縱:「有沒有去報名?」跟他說真的不需要,他不相信:「怎麼可能?你就只是懶吧!」

還有個朋友會說你最近有沒有運動?答曰有點忙,朋友不悅了:你這樣不行啦,要死啦,都肥成這樣、身體又弱,還敢不動,「社會上就是有你們這種自甘墮落的人。」對啦,東亞病夫都是我造成的啦。

自從我讀博士班之後,最常聽到的問題是:「幾年可以拿到學位?」我覺得這種問題真的很煩,說少了是自欺欺人,說多了是自惹麻煩:「要那麼久哦,唉呀,那我看你算了啦,還有幾年好拖的啦!」

我看你算了啦!哇,這傢伙憑什麼介入我的人生,憑什麼認為我應該「算了啦」?就算我是本系有史以來最老的入學生,我也還沒有到行將就木的程度,好嗎!

或許我們對別人的生活充滿了想像力,也充滿了無能想像的困境,有想像力讓我們有一種不恰當的好奇,總想知道更多一點的細節,尤其是那些花花草草的事;沒有想像力讓我們對別人的生活有一種不恰當的否定的傾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類,也就是說,對方如果不是這樣、那樣生活的話,他一定活得很痛苦,不對,他應該根本就活不下去……諸如此類。

但是,有想像力跟沒有想像力,往往只是一線之隔。

友直友諒友多聞,孔子說這三種朋友很重要。不過,人過中年之後,我想,大家還是放了彼此一馬吧,不要再對別人的人生有這麼多意見了。他可能邋遢,但也沒有對市容造成太大的傷害;他可能懶散,但也沒有叫你養他……就讓他照自己想過的方式去過吧。人生還能有幾個如此隨意的歲月?


砂:就是好為人師
友:你看我都沒有干涉你的生活吧
砂:大家只是樂友,連叫你聽某某專輯都要先三思
友:這...不需要啦

砂:因為人心各異,隔著肚皮,誰都不知道你的一句話會帶給別人什麼樣的感覺
友:說話的人若是不很高明,有時真不知如何接話
打一架來比誰比較好怎麼樣??
你說舌戰嗎?辯贏了又代表什麼?惹人討厭而已...
我是覺得在自己小王國當王就好了,別跑到別人地盤撒野
就是有人有虐待狂,愛找有被虐狂的來墊背www
真是莫名其妙的重荷,世界上的人這麼多,管不了這麼多啊
因為你討厭人,是有好多人好喜歡這種人際網絡
所以才會大家愛講八卦,像我家區長就說了一個...
她是怎樣www
區長他媽媽告訴他一個施恩反被咬的故事
有教育意義,好,人就是喜歡聽故事
我喜歡聽故事學道理,但是不喜歡直接的說教
嗯...
直接的說教是一種沒有想像力的行為
我到是覺得我們不是當事人,聽聽就好了...等一下,這樣表示大家還是愛聽八卦的嘛
愛聽,可是不會去講啊
也對,其實把你我丟到一個難關裏,也不一定會做的...怎麼說,很棒還是怎樣...完美嗎?
我做的不怎麼樣,不代表你可以來插手(像是我家的廚房
是的,就是這樣,不過你可別直接叫他們滾喔
....算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